雖然味皇也遭遇到一些危險情況,但總算無事生還,不過離味皇50米附近也出現遇難者

最高水深會比這高50厘米,而且相當的急流,姑且拍左片但上傳唔到,就係對面停車場吸左人入去,說明一下,最近呢區比人叫做"低洼地區",但味皇住咁耐只係水浸過兩次,因此味皇不認為呢度本身係低洼

味皇遇到的危機是回到大廈但防火門因水壓差而打不開(門外水位高門內水位低),當時大廈內水位己過心口仲上升中,街外接近兩米,最後要3個精壯男子踢爛防火門才能逃生

味皇過左4日以上冇水冇電冇上網的日子,頭兩日齋食公仔面,而公仔面用元寶臘燭燒黎煮,冇風扇只能睡地板,冇水腌鹹魚,冇電梯唯有日行N次樓梯,住地面,住高層,行動不便,養大狗之類的人的生活實在難以想像

上面個停車場抽左6日水先抽乾,,青州經屋現家都仲抽緊,水浸地區所有銀行同超市到現家都不能營業,好多學校唔見左屋頂,澳門的百年老樹基本冇剩,據說陣風時速最高240KM(大橋),持續風力比不上其他大台風,但怪風應該算歷來最猛

打風當日電公司水浸斷電,電訊公司冇電而斷訊號,電台冇電而停止廣播,水公司水浸停水,停車場冇電抽唔到水,冇訊號打唔到999,條街水浸出唔到消防車,有消防員但唔夠人手同時處理,救人裝備冇電濕水只能用手動或電油工具,情況大致係咁

救災同清理主體以義工同差佬為主,差佬同消防全體出動連日通宵32度體力勞動唔可以話佢地冇做野,前期媒體報導會讚美警隊同義工,但軍隊出場之後媒體就只報導老解的偉大,警隊同義工媒體基本不再提起,好似足球隊員們的功勞會自動比最大粒的球星吸走咁,實際上老解做的相對於義工其實不是很多,但這時免費的勞動力能利用時就應該好好利用,防疫就是同時間競賽

味皇認為今次水浸的範圍向北擴展,原因在於內港河道填海,雖然澳門已停止了內港填海幾十年,但河道另一邊的珠海並沒有停止,因為灣仔填了很多地變豪宅,河道變窄變淺,水容量就變少,令更上游的地方水浸

9000蚊下年未必會派,難得澳門有正經駛錢的大義名份,想叫停9000蚊只有現在

到味皇恢復比較正常的生活時,業績期也出得7788,日前以3.5以上賣清春泉,5.13以下換入越秀,味皇必須承認當年越秀換春泉係錯誤,呢次換馬中間損失起碼80萬,認左錯就要修正,否則同雲格有乜分別,春泉棟樓旁邊跟住會起好棟KING SIZE的物體爭食,相對越秀旁邊的巨物已經起好招租但IFC的租金冇跌(也冇點升),補貼又拿清光,因此今年是踩返入越秀的適當時機,而且今年息也比春泉高,味皇下一個要處理的是電腦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