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馬:今日又係杯面,平安夜大餐食杯面何期可悲
太田:有得食你就食,食得飽就係唔好諸多事實
野明:上海亭叫外賣唔得咩
山崎:可惜,上海亭今日休息,叫唔到外賣
遊馬:第一小隊今日輪休,所以我地不但過上悲慘的杯面日子,哀傷仲要獨自承受
野明:唔好拖埋南雲隊長落水...又有D想拖埋南雲隊長落水,心情復雜
遊馬:喂!果邊果個,台面上個謎之盒子係乜野,快快從實招來!
進士:飯,飯盒,多美子整比我的...
遊馬:飯盒!人人食杯面你食愛妻飯盒!?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進士:但係整左冇理由唔食...
遊馬:住口!!無恥老賊!豈不知天下之人皆願生啖你飯盒!安敢在此饒舌! 所以呢舊係我嘅
太田:咁我篤呢舊
野明:咁我,我要呢度少少?
遊馬:太田!好野唔好全部納走曬!
太田:勤務需要營養同體力,你有意見!?
遊馬:議長!我嚴重抗議!強烈譴責!不勞者不得食!
太田:你說甚麼!
進士:....你們...食得好開心?不勞者不得食?我D工作量係因為邊個而黎架!??! (啤)
遊馬:對不起!
太田:哈哈,抵你死
進士:?! (啤)
太田:對不起!
香貫花:(成班蠢材)


野明:呢個時候後藤隊長做緊乜呢?
遊馬:9成係度捽緊腳,一邊刨馬經,一邊食秘藏的和果子,不過係可能係過左期的
野明:感覺好似眼前見到一樣...
(後藤:哈啾!呢個冬天有D凍,唔...女裝之星,青瓜大師...)
野明:如果呢個時候休息,大家會做乜野?我自己就會返鄉下飲酒
遊馬:你鄉下好似係北海道?飲完酒痾尿D蒸氣應該超勁
野明:遊馬笨蛋笨蛋
山崎:遊馬先生係女性面前講似乎有D失禮
遊馬:咁你又點?返鄉下避寒?你鄉下好似沖繩
野明:廣美醬鄉下應該暖D?我鄉下果道現家應該係零下8度,取暖飲烈酒就最好
山崎:我果度就18度左右,有人仲著短袖衫出街
遊馬:山崎你一定包到成隻糉咁,直覺咁話比我知
山崎:哈哈..不過我一般都唔返去,來回一次機票貴
遊馬:咁又係,我地呢D下等公務員,人工低,手緊都冇辨法,杯面就係我地生活?寫照
野明:講起黎明明其他警察都可以儲到D錢,點解我地個個都咁?
遊馬:首先外面租屋住,每日上海亭貴一貴的外賣,食物同消耗品只能在最近15分鐘車程外的便利店買,油費交通費,加上某移動火藥庫的原因,維修同賠償搾突盡予算,間中的停薪減薪處罰,第二小隊的年終獎金凍過水,地底泥的評價,唔駛旨意升職,窮神附體係我地特車二課第二小隊的宿命
野明:呀~講到我想喊
遊馬:關鍵的窮神大人完全冇自覺先最慘
太田:喵喵喵???
遊馬:我地第二小隊仲未解散自體已經係一個奇蹟
繁夫:完全講得冇錯!
野明:繁夫先生早晨
遊馬:喲!阿繁
繁夫:你地隊長真係了不起,咁嘅情況仲可以維持到特車二課的自給自足,唔係佢嘅話我地早就破產餓死
野明:後藤隊長?佢有做乜野咩,我見佢一日到黑到係偷懶咁      (後藤:哈啾)
繁夫:哦,你諗下空地種的蕃茄同蔬菜,雞舍入面的雞蛋,外面曬緊的魚乾,如果果D冇左,我地真係豆豉都冇粒食啦,唔係你認為除左後藤隊長以外,好似南雲隊長呢D正常人會諗到同批准咩?
遊馬:最重要的仲係免費!
繁夫:講得完全冇錯!!免費...黑暗枯乾的人生之中的一線光明,憂鬱的男子漢們的希望!除此以外仲有!你地隊長仲確保左特車二課的重要財源!
遊馬:那東西...
繁夫:冇錯!!!那東西...本來係同特車二課無緣,你地隊長用各種手段入手的那東西...
繁夫:冇錯!!!!漁政船!警隊最新銳的高速艇!星夜中乘著希望之船出海的男子漢們,帶著滿載的漁獲回歸,廣大的東京灣就是我們的生命之源...我地出產魚乾係出面仲賣到唔錯的價錢呢,現家已經係我地特車二課必須的重要財源
野明:之前總覺得曬魚乾的技術進步成咁...維修班晚晚揸船出海,原來係去打魚...幾時開始變成咁
遊馬:那個不良中年,有點本事
繁夫:唔係我地張揚,我地維修班總力研究的曬魚乾技術,暗黑料理界之中已相當有名
太田:警察做埋呢D野太唔似樣了!
遊馬:餐餐食最多的你最冇資格講
太田:你說甚麼!
香貫花:(成班蠢材)


野明:遊馬係大公司的太子爺,咁太子爺正常應該點過年?
遊馬:唔知道
野明:??
遊馬:都話唔知道囉,你認為我係正常的太子爺咩?我老豆就算新年都係辨公室,檢查會計報告之類,因為係上市公司,唔可以有錯,而且我都唔打算搵佢
野明:聽落好似好大頭咁,果然大老闆個腦剩係同賺錢有關?
遊馬:才不是咁呢,其他國家的大老闆點樣諗我唔清楚,但日本的至少唔係咁
野明:乜野意思?
遊馬:社會地位,賺錢係次要,最重要係保住社會地位,特別係我地呢D養咁多員工同競爭對手的公司
遊馬:四菱,菱井...夏夫頓,我地一方面要改良自已的技術,同時又要防止技術流出,最大的敵人係商業間諜,防止技術盜取,技術被盜事少,最多損失金錢,比對手知道BUG事大,因陷害而損失的聲譽好難彌補,另外就係員工關係,如果比人認為係唔負責任的僱主,以後好難係社交界生存,所以還要防止醜聞
遊馬:賺錢係好重要,萬能的錢可以解決任何問題,唔公開的話呢,但係聲譽一定係公開的,有錢都唔係咁易解決,聲譽損傷會比同行避開,至少明面上呢,政府亦唔會黎採購,況且老豆咁要面,整幾單醜聞佢切腹都似
遊馬:基本上任何大公司都會有醜聞,我地公司都係,關鍵係有冇人爆出黎咁解,現家冇左終身聘用制,前員工呢類內部人員就係醜聞制造者
野明:誒...咁遊馬你算唔算醜聞制造者?
遊馬:我的事是鬼但!
遊馬:總之日本大公司賺錢唔係最重要,聲譽比佢優先,特別大老闆係公眾人物時就更加,野明你如果買股票就唔好買大公司,買就買D同聲譽唔乸更的公司,不過同你講都係嘥氣
野明:唔!遊馬你好過份
遊馬:我地呢D下級戰鬥員又邊有閒錢買呀,嘰



野明:啊,隊長
後藤:很冷呢,大家唔駛理我,繼續扮做野,香貫花,跟我過黎
隊長室
香貫花張望,四周的道具有茶煲,煤爐,煙盒,拖鞋,愛膚堅,比文件壓住的馬經,馬經上面係文件,前面有個猥瑣佬,垃圾桶有個飯盒,用過的牙籤,需要用到牙籤
後藤:唔好意思呢,哩個時候你應該係美國食緊火雞大餐,但現家就係鳥不生蛋的地方食杯面
香貫花:如果這是日本的模式我自然要入鄉隨俗,我並不介意
後藤:唔好啤住我
呠~~茶煲水滾音
香貫花:錯覺啫,可以回到正題嗎
後藤:啊...啊,你睇下呢份報告
<<清除低端勞動人口>>
香貫花:簡單講即係外判商將外國工人用完即棄,並立即收回宿舍,而外國工人失業不能續得簽證,必須回國,心懷不滿的人員威脅社會安定的意思
後藤:負責巴比倫計劃的外判商當中用左唔少外國工人,如果係一般冇反抗能力的工人,根本唔駛我地理
香貫花:而當中有唔少係Labor操作員,天寒地凍無家可歸滿腔怒火,在趕離住處的初期,銀包還有些少錢時會飲烈酒取暖
後藤:所以相當麻煩,聽講地方分局有些很威猛的女交通警,所以一般的醉酒佬交比佢地,但醉酒Labor就係我地管轄範圍,海之家已經搞到我地一頭煙,外國人就交比你啦,我很期待你的表現架
香貫花:我不認為低端勞動人口能夠操流利英文,所以這還是隊長的工作
後藤:...


山崎:唔知隊長叫香貫花小姐去做乜呢?
進士:會唔會係維修費超支保險公司唔賠?
太田:介意保險公司賠唔賠仲點做警察呀
遊馬:就是得你冇資格講
太田:你說甚麼!
山崎:說起來香貫花小姐的研修期都過了大半,很快就要回國了
野明:唔捨得香貫花,不過太田先生應該會最開心?
太田:才才才沒有這樣的事
進士:希望接手的人....(管好太田)可以好好地做就好了
山崎:大田先生你希望點樣的人接手?
遊馬:我知我知!太田最唔想接手的人係女性兼高級過佢,冷靜溫柔,開口成文,最好就好打過太田,咁太田就抬唔起頭做人了
太田:死仔,做乜我聽起黎好似係你希望咁!
繁夫:聽講接手的人係國際刑警,唔知有冇記錯
遊馬:哦,咁係男係女?點樣嘅人?
野明:由國際刑警調黎特車二課,好可憐啊,想出人頭地都冇行了
繁夫:可憐呢點就同意,但係似乎唔係左遷,係男係女就唔清楚啦,不過聽講係相當優秀的人材,內定將來做第三小隊的隊長咁講
遊馬:優秀人材呀喂,隊長呀喂,即係高級過我地啦,呢?太田
太田:我我都係做返本份?...


墨田區暴走Labor發現,特車二課第二小隊立即出動!重複,墨田區暴走Labor發現,特車二課第二小隊立即出動!
老人家:快很D同我搬二號機上車,檢查電池電力,仲有果邊個木嘴即刻同我休好條褲佢,唔係我就掉曬你地落海!

山崎:大塞車呢
進士:冇辦法,呢個時間灣岸線日日都塞車
太田:讓開讓開!唔係就當你地妨礙公務,想死嗎!屁民們
山崎:太田先生冷靜些少
進士:呀~~我的胃藥

後藤:那個~如大家所見,現家搬運車處於不能行動的狀態,所以先由英格倫徙步前往目標地點,巡邏車同行,搬運車隨後先到,冇問題?
一同:了解!


男:政府腐敗,我要求阿部首相同埋內閣即刻落台!仲有停止排放幅射廢水!仲有提高起薪點!仲有禁止西芹芫茜交易!仲有女子高中生的裙子長度...
記者:自稱申張正義的男子,內容收得唔係咁清楚,似乎向政府提出左各樣要求,到底佢可以支持到幾多分鐘呢,特車二課今日又會造成幾大的破壞呢,電視前面的觀眾競猜一下,A.5分鐘 B...

野明:前面的Labor請立即停止活動,離開駕駛倉,束手就禽...
太田:不許動!惡黨們!一動我就開火!不動我也... 香貫花:SHUT UP!  太田:但係!
記者:哦!似乎有人成功阻止了暴走警官開槍,到底市民的和平還能夠持續幾多分鐘?特車二課今日又會造成幾大的經濟損失呢?電視前面的觀眾競猜一下,A.300萬以下 B.800...

香貫花:Labor的駕駛員似乎係本地男子模樣,請 隊長 下指示
後藤:...總之循例先交涉一下先,二號機原地待命,一號機趁佢唔覺意想辦法繞去後面包夾
野明:了解
後藤:呀~TESTING~呀~那邊的男子,你的主張也有道理,你的心情我好了解,但唔好做傻事,有野慢慢講
(野明:遊馬,犯人之前講左乜野?  遊馬:我點會知道唧,我地都係啱啱到之嘛  野明:隊長好似知道咁說服緊喎  遊馬:都係套路唧,你做多幾年人就會講  野明:你有大過我咩)
男:我冇講錯架,周圍都係老屎忽,後生完全冇位上,話係民主國家一D都唔民主,乜野社會的主人翁,未來的棟樑都係呃人,800円一個鐘咋
後藤:係係,非常值得同情
..........
男:....女子高中生的裙子長度還要再短D
後藤:我完全同意
男:就係囉!呢個社會需要變革!你都係咁諗呢
後藤:呀~咁就煩惱了,因為我係公務員
..........
男:咳!啵!凡,凡夫俗子果然唔會明白我高尚的情操,籍由我的犧牲,引起公眾的醒覺!
後藤:勸你唔好做傻事,世事唔你好似你諗得咁簡單...
後藤:不如想像一下聽日的頭條,你以為會寫乜野"某某男對社會不滿,政府犯下的過錯"?錯了
後藤:明天的新聞會寫的係"特車二課又破壞了大量公共財產","稅金小偷的存在價值",你簡單的被捕的話,我地的負面新聞版面會細D,你佔的面的會大D,你反抗的話,損壞左公物,我地的負面新聞版面會大左,你佔的版面會變細,你諗下,市民會想睇乜野內容
男:...   (遊馬:趁現家兜去後面)
後藤:你佔到的版面連風月版都大過你,你的新聞內容過幾日就冇人記得,人類好善忘的,你就算令市民醒覺左,但之後就比每星期的商品促銷沖淡唔記得,呢?
記者:哦!第二小隊的後藤隊長對犯人進行精神打擊!何其不知廉恥對話
男:怎會...
後藤:放棄抵抗下來把,否則明日的頭條就由"撐不過10秒,特車二課暴拳"變為"制服變態,特車二課把周邊為廢墟"
後藤:你抵抗而比警方當成係恐怖份子的話,警方就有權查你電腦的內容,入面應該唔會有羞羞的內容掛?你不是認為警方很腐敗嗎?
呯!
香貫花:3時方向發生爆炸!
後藤:立即行動
太田:等左呢句好耐啦!!!
太田:同我上西天!
呯!呯!呯呯呯呯!
野明/男:哇!
記者:哦!暴走警員亂射,完美命中那邊的跑車,呢個好痛,仲有震碎那邊一排建築物的玻璃,特車二課第二小隊的暴行是否僅到此為止呢!
遊馬:太田!你射卵左邊卵度
太田:呢D叫隨機應變!
香貫花:唔好吱吱喳喳,制服犯人優先!野明
野明:噢!

香貫花:犯人已經制服
後藤:現家立即趕去爆炸現場,我地分兩路行
香貫花:了解!
爆炸現場
後藤:唔...犯人還真係慘...
遊馬:哦...這就係有那名的...
野明:我看我看...."垃圾蟲成敗!! 聖誕老人猛男上",這是甚麼!?
後藤:中大漁呢,看這包垃圾
遊馬:嗚啊,都係爆炸物...
(香貫花):2號車發現非常可疑外國男子,追跡中!
(太田):我要開火!我要開火!
後藤:那個"非常可疑男子"的特徵說明一下
(香貫花):身穿紅色披風同面具,一直大笑不止,坐著紅色哈利,以公路限速的3倍速度行駛,指揮車難以追上
(太田):我要射死這可笑白痴的傢伙!準我開火呀隊長
後藤:...那不是本此事件的犯人,真正犯人已經就逮,立即收隊

繁夫:呀~慘烈成咁呀
遊馬:基本上都係太田整出黎的
太田:你說什麼!?
野明:阿魯凡大概要整幾耐?
繁夫:一兩日就搞得掂,呢種程度已經算溫柔可愛架啦
遊馬:咁都叫溫柔可愛,下水道的鱷魚都溫柔可愛啦,同太田比起黎
太田:你說什麼!?
後藤:係係,報告書今日內交比我
一同:...係
後藤:積極一點哦,今日我地夜更,咁聽日就輛到第一小隊,聖誕休息咪幾好
野明:朝早到下午會眼訓
遊馬:咁唯有將杯面的怨念咒殺第一小隊了,聖誕上海亭都休息的
後藤:講乜野傻話,南雲隊長有私家車的,開工之前準備定一堆飯盒有幾難
香貫花:失禮問句,隊長可以接受隊員的定單嗎?
後藤:咳咳!啊啊,報告書忘記了,我先返隊長室,你地同我寫好D報告佢,呢?
太田:...報告書!我去寫報告書
野明望著機庫的螞蟻般勞動的男人們:冇錢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月黑風高殺蟲夜,看似平和的社會潛伏著黑暗,罪惡的爪牙蠢蠢欲動,正義的使者不需要假期,雖然今次沒有我聖誕老人猛男的戲份,但我依然會在陰影中看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