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兩日同人去左泰國玩左幾日

BUT,今日味皇去學電單車,第一堂,就炒左,不但要破財,仲埋受傷添,現代黎講唔係乜大野傷,手腳擦傷事小,但撞崩左門牙,破相不但止,現家算係食唔到野,煮到面都咬唔斷,連飲水都控制唔到流量,平時都唔知隻牙咁重要,古代冇得醫都幾慘,乜心機都冇曬

好彩冇撞到人



*

受傷初日心情非常低落,食唔到野咁,食特唔多,夜晚肚餓,左手受傷冇握力,開水樽開唔到,攞個碗都攞唔郁,呢個程度仲未去到需要介護的程度,但已經屬於生活質量相當低下的情況,如果呢個時候一個人生活會好唔掂,好彩味皇同屋企人同居,但世界上傷得比味皇重的獨居者大有人在

受傷當晚訓唔著,朝早仲好地地的一部分,幾個鐘之後就冇左,異樣感,空腹感,無力感,重複想像炒車的情況,呢樣同D人某日唔見左隻手,唔見左個腎,唔見左塊包皮(誤)應該係類似的,此時味重開始明白抑鬱症的人的心情係點的,由於味皇的傷姑且叫有錢能夠醫好,因此唔會無限期的抑鬱落去,但世界上傷得比味皇重的無限期傷殘者大有人在

味皇好快會去睇醫生,而且應該比較快醫好,而醫好左9成就會冇左件事,趁仲記得呢種感覺同呢種心情,特此記錄


*

由於澳門醫牙超貴,而且技術應該比較落後?所以出左去拱北整,咁全家人都係客仔了,用人仔5千幾整兩隻牙套,每粒1000-4200不等,味皇選了中價的,現家用AB膠痴左粒臨時牙,姑且能用,不個成個朗拿甸奴咁,正式版需時一個星期先整好,現家總算正常飲到水,咬野今日仲未得但起碼好過之前

不出所料,心情已經平伏,好了的傷疤忘了痛,好快就乜都唔記得

向往獨立生活的味皇,已經不確定一個人生活係好係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