脷伸,味皇由2011年持有美蘭至今,持有時間僅次於奧普

早兩日美蘭公告話,大陸忽然話今年要取消機場征費--比機場自己袋的政策,美蘭話包括首都機場等3間上市公司會有影響,美蘭一間,694一間,剩低間估計係白雲機場,佢話"等"機場,咁也有可能包括其他上市非上市機場,甚至全國所有有機場征費的機場,而機場征費佔美蘭營業額18%

味皇不清楚機場征費呢D白收的收入會唔會產生成本,假設最大100%係現兜兜好了,咁直接扣除後美蘭上年純利賺4.8億會扣剩得2.2億

問:2017年美蘭航空收入8.3億,機場征費佔32%,非航空收入6.4億,當中特許服務收入包括免稅店租金佔3.8億,兩者只有收入數字,純利唔知,求航空唔航空的純利數字:]

免稅店係美蘭2011年先開始的業務,咁2011年前呢個數字會係0

2010年航空收入3.2億,機場征費都係佔32%,非航空收入1.6億,當中冇免稅店租金,特許服務收入5500萬,最終當年毛利3億,扣左利息之類後純利2.4億,毛利率63%

2008年航空收入2.9億,機場征費都係佔33%,非航空收入1億,特許服務收入3500萬,最終當年毛利2.4億,扣左利息之類後純利1.9億,毛利率62%

兩年水平相近,如果用此毛利率反向剔除特許服務收入的話,2010美蘭機場唔計特許服務收入,營業額4.25億毛利2.7咁樣

因此2017美蘭機場水平一向的話,佢唔計特許服務收入,營業額11億毛利6.8億,至於純利,近年美蘭欠咁多債還利息所以冇可能有5.5億純利咁,而當年味皇買入時是基本無負債,好了,姑且各自都用62%計,得出航空收入毛利5.1億,非航空收入毛利4億,比例56/44

如果扣左機場征費,航空收入得返毛利2.5億,如果1.2億利息支出中56%歸機場,扣左得返1.8億,味皇覺得機場會冇賺頭,唔想投資建跑道

2010年機場征費佔美蘭收入21%,2008年24%,現家有免稅店後佔18%,要追返2.6億的純利,美蘭的收入要增加5.2億以上,或35%以上,只要機場面積增加35%的話...

2017年首都機場航空收入51億,機場征費佔19%,非航空收入45億,當中特許服務收入包括免稅店租金佔31億,機場征費佔總收入的13%,影響度來說首都機場較低

講返歷史,2009年時美蘭話機場征費2010年尾會停,到2011年美蘭話機場征費又比佢續返到2015年尾先停,至2016年美蘭話機場征費又比佢續返到2020年尾先停,舉例的話,就係過海隧道到期政府話將會收返停止收費,然後轉頭又判返比佢繼續收費,連續向市民反口3次咁樣,假如反口的概率係50%的話,2020年反口又比美蘭話繼續征費有一半機會,不過現家政府又反口話不要2020年了,今年就停,但這不影響今年政府又反口比佢繼續征或變相征的概率仲係50%,不過經常反口也有好處的,反口的人每次反口都有人主動請飲茶食飯叫雞

現在在說,政府收機場費,轉頭磅水比機場,咁樣唔知算唔算叫市場經濟,但政府唔插手,就實係市場經濟,深色社會經濟,功能組別經濟,大拳頭經濟,有相有量經濟,三不管經濟,政府唔會埋機場自己點收費,推行可加可減唔好煩我政策,例如對於收開100蚊機場稅的機場,乘客買1000蚊票比1100蚊,機場稅取消,乘客以後可能只用比1000蚊,也有可能收機場建設費繼續1100蚊,也有可能收機場建設費加服務費1100蚊以上,各自都有1/3機會,但味皇做咁耐人冇乜點見過減價的概率被觸發,非洲人面黑掛

好似起好港珠澳大橋有直通車,以為車冇夜航呢樣野就可以逼夜船取消夜航費廿幾蚊,最後居然係直通車收夜航費加價廿幾蚊黎就船公司,三不管就係咁

能唔能夠老屈乘客,關鍵在於店大欺客還是客大欺店,只要是機場夠本錢老屈,唔用就過主唔志在咁,政府唔插手機場就會自行劏豬,政府插手的話最多咪係維持現狀冇事發生,機場最多都係蝕一D禮品費啫,首都機場同美蘭機場有冇本事叫人唔用就過主就自己諗了

乘客可能因為些少價錢真係過主,例如味皇咁,但貨運就不會了,貴一貴都會照用,反正成本可以轉嫁

講返美蘭機場隻股,佢借大錢的建設,基本已經完工,以後就開始收成皮了,固定資產達到最高,而負債開始下降,2017年比2016年都還左9億,唔發新股唔偷唔搶24億債幾年現金流仲清唔到?兩條天橋的錢啫

題外話,海南西部打算起個規劃面積2.2平方公里的儋州機場,打算1年完工,預算係一條天橋,可以有幾咁豆腐渣呢?

*返睇年報,係基本已經完工,但新機場要2020年先驗收,新機場造價5條天橋,無論美蘭揹一半定揹曬,都相當艱苦,但到2020年前美蘭應該儲了不少錢同增加了比較多的盈利,為左揹數,佢有動機返A股上市度水,因此可能谷17,18,19呢三年的數扮增長率黎博高P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