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快味皇就會正式成為具有成熟臭味的大叔了,我可不是自願變成30歲的,這樣在街上看見小妹妹時會被誤認為是怪蜀黍的,我只不過是看"親熱天堂"而已...看看馬沙18歲就是大佐了,而味皇現在還是打工仔(雖然別人以後十幾年也沒有升職,老左介要改行賣炸雞)

後生仔過退休生活會被認為糜爛,那麼大叔過退休生活會就叫做享受人生了,至少外人是這樣看的,前文提過的財務自由要260萬,通常到了大叔時代好多人都會有呢過數,但當然越早弄好最好,財務自由有一過風險大家冇留意--一旦財務自由,自己就會很易失去打工能力,一來技巧生疏左,更主要是老左,冇人肯請,好多曾經財務自由過的人,最終變成的士佬同看更,所以說一旦進入財務自由後,投資策略就要轉換為保命為主,死守260萬的底線,變成的士佬同看更的人,就是因為曾冒了不必要的險,慨率性地從此不舉

大佐說:"因為年少氣盛所以犯下過錯,財產都被地球的重力吸走,人類總是重演歷史的錯誤,錢包乾枯時刻即將到來,創造時代的不是老人,所以改行賣炸雞去了"

話說回來,澳門的樓價連續上升,如果想單挑200萬的樓,是比較艱難的,就算比得起首期,供養都麻煩,事實上肯"將就"200萬的樓的人,都是大叔,至少在精神年齡上是,年輕的大佐門,眼角都好高,其實面具上的兩個洞不是眼睛,而是鼻孔,就連那些LV更低的軍曹,都在戴這面具...為左配合戰鬥員的支付能力,日本廿幾年前己推出100年按揭(日本職員的終身僱傭制度可能是100年按揭的果而不是因),如果不用像慒面超人一樣養車的話,供樓就唔成問題,味皇推斷澳門的樓價高,銀行就會放寬供款年限,目的是令更多人有借錢的資格,結果而言卻是變相托市

味皇今年問過銀行,有些已將供款年期上限增加5年,比如20年樓齡由可借20年增至25年,於是收租的計算方法就不同了,100萬3厘20年年供66000,100萬3厘25年月供57000,打平手要求由6.6厘降至5.7厘,方案就多好多

由於樓A放售2個月都賣唔出,味皇亦明白一些時候,冇人買就是冇人買的道理,正如現在股市的成交量一樣,你們一定會有人說減價就賣得出,但味皇自己己預留20萬議價空間,如果味皇直接出底價,買家一樣會照價再壓20萬的,如果換轉味皇是買家亦不會放棄講價的權利,總之不論SET乜價錢,不是一拍即合就是話不投機,慨率是氣氛主導而不是價錢主導(唔係跳樓價的話),因此乘今次機會,打算改為轉按,年期15年變22年

原計劃A(17年):  230/4000(樓價/租金)-80X3%(利息)-->180/4500(樓價/租金)+40X5%(股息)-80X3%(利息)

原計劃B(17年):  230/4000(樓價/租金)-80X3%(利息)-->-->150/3500(樓價/租金)

新計劃(22年):    230/4000(樓價/租金)-80X3%(利息)-->-->230/4000+75X5%(股息)-160X3%(利息)

現金流來說,原計劃A現金流每月由-2200變為-300,原計劃B現金流每月由-2200變為+3500,新計劃:現金流每月由-2200變為-1200

絕對回報來說,原計劃A盈利每月由1600變為4100,原計劃B盈利每月由1600變為3500,新計劃:盈利每月由1600變為3700

想說下原計劃A同B,A的絕對回報最高,B最低,一般而言A是較優的選擇,但實戰中采用B才是最坐佳策略,原因是A是負現金流,只能同時維持有限額度,而B是正現金流,可以同時維持100個以上都得,功效上一個天才修練進度,不一定比得上1000個開外掛影分身的苯蛋,質的不足可以用量來應付,安全性上有強大兵力同財力的國家,並不一定比有天險的弱國安全,現在流行可持續發展,戰略上具有更大安全性的方案是優先考慮的,如果自認本身安全性無問題,先好用A計劃,正如金融機構一樣

新計劃只是賣唔出樓退而求其次的選擇,但都比一成不變好,不過新計劃即使進行了,並不影響將來賣樓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