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打算賣出澳門的一房樓FP換成屯門的兆康邨,最大的目的是為左退休後冇糧單亦依舊保有借錢的手段,當然減債也是重要目的,但早兩日放租樓A時,經紀提起澳門人買香港樓係要比買家印花稅,直接閹左味皇
即是買香港樓已經行不通了
上一篇文提到,味皇打算買日本樓,呢幾日都同日本經紀交換電郵,味皇用日文同繁體中文內容向5間有中國員工的地產發電郵,結果有兩間有回覆,其中有間服務最齊全叫湯馬士的台資地產問我預算是多少,味皇答左後就斷左聯絡,另一間叫阿魯馬田的只有10個員工兩間分店的地產就冇嫌棄,一直有問必答,蚊子再少也是肉啊
這些都是味皇搜出當地的地產協會,再查協會的會員的曲線方法找出來的,直接GOOGLE是查不到
日本人口老化,大部分地方人口都在減少,買日本樓收租不一定可以收到老,而且極大機會買左賣唔出,但是,雖然大部分地方包括大阪的人口曲線是向下,但總有些地方人口是增加的,舉例說廣島同長崎就因為歷史原因冇乜老人
日本買樓稅收極重,例如頭5年的增值稅直接可以閹左炒家,而且賣樓會另抽一成稅,加上買入時抽的消費稅,樓要升2成先可以打平,想日本樓升?發夢
不過由於是增值稅,你蝕賣或者原價賣就可以唔抽,即是說日元升值兩成,你也有收回成本的機會
所謂安倍經濟學,其實是叛國,雖然吸引了大量外資進入日本,比如說流入1萬億,但由於租金回報高,例如實肉7厘咁計,每年就會流出700億,即是說在安倍任期內會出現一次9300億的資金流入,日本繁榮一陣,但安倍退任後就要面臨每年700億的逆差,而且是流向日本政治上的敵國,長遠會形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因此安倍其實是賣國賊,不過過左海就神仙,反正任期有限
因此再過幾年,日本必定會對外國人的資產作出各種管制,我們可能會被當成為過街老鼠,因此買日本樓時要限制投入的比重,唔好見啱數就狂買
至於味皇,可能12月飛去日本自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