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外孫成了章副局長的燙手山芋。


女婿不幸遭遇車禍身亡,女兒嫁到了國外,小外孫暫時不能帶去,章副局長老兩口巴不得哄外孫玩,理所當然地照顧起了這小東西。然而,兩口子爭著搶著地疼,把小傢伙慣得無法無天,這不,剛才姥姥惹得他發脾氣,他居然要擰開煤氣,把房子點著!老兩口氣得嘴唇發青,還得低聲下氣地哄他開心。


正發愁呢,鄉下表嫂登門。表嫂是家窮親戚,這回帶來許多禮物,肯定是有事相求。老兩口便不約而同訴說起了帶外孫的苦處。這樣訴說,就達到了轉移話題的目的,讓客人有事也難以啟齒。


章副局長說:“我在公安局幹到快退休了,再蠻橫的疑犯見了我都打哆嗦,想不到讓這5歲的娃娃給治住了。”章副局長又說,這小子真是個混世魔王,他睡起懶覺來,誰影響了他,他就咬誰。現在這小子胖得快到90斤了,還是頓頓要吃肉,沒肉就絕食。稍有不順,便躺在地上打滾,直到你答應他的條件為止。原以為送到幼稚園管教一下或許會好點,可送去不到一天,人家管不了,又給送了回來……


“表嫂你給評評,我們家到底誰是孫子!”


表嫂歎氣道:“老話說,兒要窮養呢。這孩子還不是讓你們慣壞了,就像小樹苗,必須打小治理,越大越難治。”


章副局長心道,我整天對下屬說這些道理,還用得著你啟發?可手中還捧著燙山芋呢,只能哼哈應對。又聽表嫂說,這叫自己的刀削不了自己的把兒。如果能捨得,小外孫可以交給她,只要一個月工夫,就能訓練得規規矩矩。


真的?章副局長夫婦交換了一下意見,一咬牙,答應下來。


第二天,章副局長帶外孫去公園玩,故意把小傢伙丟掉,讓表嫂拾了去,花言巧語給弄到了農村。再往後,只是每天電話裏聽到那邊的消息:“大兄弟,孩子挺好的。你倆再怎麼想,也不能隨便過來看他呀,那可就白費工夫了。”


離開了小外孫,章副局長夫婦心裏那真是沒著沒落的,然而,他們畢竟還是通情達理的人,既然有言在先,只能度日如年地盼到了一個月期滿。表嫂打來電話:“時間太緊了,要是有一年的訓練期,那就再理想不過了。你們若實在想得受不了,那就還你們個半成品吧。”


第二天,表嫂老兩口把外孫給送到了章副局長家中。老兩口打眼一看,呵,這孩子瘦了許多,卻變得健康結實,尤其是見到姥爺姥姥,那親熱、禮貌更是前所未有。以前飯菜上桌,小傢伙這也不好,那也不對,如今,規規矩矩,吃得那叫一個香,吃飽了,還知道把碗筷送到廚房裏。


章副局長夫婦倆你看我,我看你,不相信眼前的事實,就短短一個月,孩子判若兩人了!


表哥表嫂簡單說了管教孩子的經過——


當初他們先讓一個老鄉假裝歹徒,拐騙了孩子,然後,表嫂“碰巧”給救到了家中。這孩子乍到了農村玩得高興,可天一黑,就原形畢露,吵著要回家找姥姥、姥爺。這時,表哥把臉一翻:“小兔崽子,我們好吃好喝供著你你不享受,難道你還想讓人販子拐走不成?”說罷把門打開。外面漆黑一團,這孩子怎麼敢出去?他故伎重演,馬上躺在地上打滾。老兩口就按商量好的,一齊鼓掌,說滾得太好了,再滾還鼓掌……最後孩子只好爬起來求饒。老兩口略加安慰,讓他洗澡睡覺。


第二天吃飯,孩子要吃牛肉,老兩口回答說沒有,孩子又拿出了絕食的辦法,老倆說,你早該減肥了,你不吃我們吃,故意把飯菜嚼得山響。到了晚上。小傢伙一口氣喝下兩碗玉米粥。至於睡懶覺,更好辦,老兩口說,我們還有事呢,你自己在家睡吧,安全不能保證。嘿,從此,早晨一聽到老兩口起床,他就忙著穿衣服。


“我們見有了效果,馬上給予關懷,帶他爬山,捉螞蚱,采野果……如今相互都處出感情來了,再讓他跟我們回去住一段,他肯定不會有意見。”


章副局長兩口子瞠目結舌。其實過程並不複雜,可他們怎麼就下不了手呢?猛然,想起表嫂上次登門,一定是有事:“表哥表嫂,你們有事用得著兄弟的,我一定盡力!”


老兩口說確實有事相求:他們中年得一子,直嬌慣到25歲,這小子吃喝嫖賭無所不能,父母想管卻管不了,弄不好怕是要進監獄的。“我們手裏握著他一點證據,交給大兄弟,幫著教訓教訓。可別真抓去給判了呀,嚇唬嚇唬,讓他改了就中!”


章副局長立刻兩眼放光:“小菜一碟!憑我這三十年的老公安,怎麼可能收拾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