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經看見你的信心了

耶穌就對那個希臘女人說:“我已經看見你的信心了,現在,你回去吧,你的小孩已經好了。”於是,那個希臘女的謝過耶穌以後就急急忙忙趕回去看她的孩子了,當那個希臘女的到了家以後,她的孩子正坐在門口等著她的媽媽回來呢。
那個希臘女的走了以後,門徒彼得他們就對耶穌說:“主啊,你不是說不把救恩給以色列別的國的人的嗎?為什麼你還要救那個希臘女的家的小孩?”
耶穌對門徒彼得他們說:“對上帝天父的信仰,不分種族,凡是熱心尋求上帝天父的天國福音的,他們總是可以尋找到的,上帝天父並不會因為那個人是以色列之外的人就拒絕那個人。但是,話雖如此,我還是不忍看到以色列百姓深陷迷途之中而走不出來,以色列民是上帝的選民,上帝天父指派我來拯救他們,你們說,一個人如果有一百只羊,其中有一只走失了,那麼這個人將會如何?他肯定會很著急的去找那只迷了路的羊,當終於找到了那只羊以後,我就告訴你們,他為這一只羊的歡喜,比為那沒有迷路的九十九只羊歡還要歡喜。你們的上帝天父也是這樣,不願意他的選民走失一個。”
門徒彼得他們就問:“那以後我們是否就只在以色列傳福音?”
耶穌就對門徒彼得他們說:“總要以上帝的聖靈來作為指引,不以自己的是非來行事,不過,在我看來,我寧願你們先牧養以色列的羊群。”
在地中海的這座沿海城市待了幾天以後,耶穌就沿著這個地方南下過去了,南下到以色列境內的一個城鎮的時候,突然,迎面跑過來幾個慌慌張張的人。門徒彼得他們看到那幾個人以後於是就對耶穌說:“主啊,我認識那幾個人,他們是施洗約翰的門徒。奇怪了這就,他們怎麼慌慌張張的?”
耶穌於是叫彼得把那幾個人叫過來。
彼得於是對那幾個人揮著手:“嗨,這呢,在這呢,朋友們,在這呢。”
那幾個人於是就朝耶穌跑過來了。到了耶穌這裏,耶穌拿了一些葡萄酒和一些餅給施洗約翰的這幾個門徒,施洗約翰的這幾個門徒餓壞了,拿過來耶穌給他們的葡萄酒以後一飲而盡。
彼得看到他們這幅狼狽相,於是就問他們發生什麼事了,他們就哭泣著說,他們的師傅施洗約翰被猶太王抓到牢裏去了。
彼得驚訝的問:“什麼?約翰被猶太王抓起來了?猶太王不是很願意聽約翰講話的嗎?怎麼會被抓起來?”
“是這樣的。”約翰的門徒說,
“猶太王前一段時間娶老婆了,你們知道嗎?”
門徒彼得說:“知道。”
約翰的門徒就對門徒彼得他們說:“那你們知道那女的是誰不?”
門徒彼得說:“不知道。”
約翰的門徒就對門徒彼得他們說:“那個女人,說起來,太讓人難堪了,那個女人原先是猶太王兄弟的老婆,後來猶太王兄弟有事到別的地方去了,那個女的就趁著猶太王兄弟不在家的這一段時間在猶太王面前搔首弄姿,勾引猶太王,那女的之前還和別的國家的一個王公生了一個女兒,她的那個女兒,也不是個什麼好東西,耶路撒冷的很多人都已經知道了,這個女的把她的女兒帶進猶太王的皇宮裏,三個人在一張床上做那大逆不道有違天理的事情。”
門徒彼得他們聽到以後驚歎到無法自語:“有這等事?”

彼岸未見


佛說:前世的五百次的回眸只換來今生的擦肩而過香港權證

壹枚小小種子靜靜坐在佛面前,壹坐就坐了幾千年,沒有人知道緣故,或許只有佛和種子知道。種子是在等待那個屬於自己的他,為了他,種子放棄了曾經所有的美好。

佛說:“種子,妳還要等嗎?他或許並不屬於妳,他只是妳生命中的壹個匆匆過客。”

種子說:“即便是壹個過客我也願意等下去,因為我壹直愛著他,而我自己從未求過他愛我,只願能在他的身旁默默關註他、守護他就好。”

佛說:“妳等幾千年,難道只為和他在壹起而不求他愛妳和妳廝守嗎?妳這樣是否值得呢?!”

種子壹笑,說:“今生他若屬於我便是我的,若不屬於我用幾千年求得他還是不屬於我,我何必又強求呢?”

佛被種子的誠心打動,發願讓種子轉入塵世和她等的那個他相遇。種子來到人世落入源起山中,被山寺中壹個小和尚將種子放入凈瓶中,等待有緣人的出現。

就這樣種子在人間壹等又是幾十年。那小和尚也成了寺中的方丈。

傾盆大雨壹下就是好幾天。寺中食物短缺,方丈決定讓寺中僧人下山找吃的。僧人到半山腰時看見壹位臨產的婦人昏倒在地上,四周沒有壹個人。僧人便將婦人擡回寺院。種子知道這婦人便是自己的有緣人,心裏暗自高興。方丈看看垂死的婦人,拿出凈瓶將種子放入婦人口中。不久婦人恢復了意識,並產下壹名女嬰。然而,命運無情,婦人產下女嬰兩天後變辭世了。

女嬰出世的第五天,寺中來了個男人,男人進寺便問有沒有看到他即將臨產的夫人。方丈將實情告訴了男人護膚品,並把孩子交給男人。男人甚是悲痛,後悔自己對妻子做的壹切。在寺院中吃齋念佛壹個月來祭奠自己的亡妻。壹個月後男人帶著女兒下山,並給女兒取名叫瑩。

男人帶著女兒在外打拼小有名氣後又娶了壹個離過婚帶著壹個兒子的夏。夏的兒子比瑩小壹歲名叫文,夏對瑩很好,把她當做親女兒壹樣,當然男人對文也很好。就這樣瑩在這個重組的家庭裏快樂的成長著。

時間飛逝,轉眼間瑩已變成了大姑娘。男人的事業也越做越大。

在瑩20歲的時候無意間知道了壹件事,而這件事對她的打擊猶如是晴天霹靂直擊她的心窩。她知道了當年為什麽媽媽死於非命。

20年前,男人對瑩的媽媽並沒有真感情,只是感覺她從上饒尚美得來的美使他魂牽夢縈,才決定和她結婚,結婚後男人在外又有新歡,瑩的媽媽正是忍受不了才會去源起寺,不料途中遇暴雨跌倒路旁……

瑩知道這些後心如刀絞,她找到男人和他大吵壹架,並作出了壹個驚人的決定——離家出走。離開這個讓她心碎的家。

壹切準備好後,瑩走了。

男人知道後甚是難過,找遍了大街小巷找不到瑩的身影。文更是難過的要死,從小到大,瑩對他很好重啟人生,無論什麽東西只要他喜歡都會給他。當然文也很聽姐姐瑩的話。

瑩走後,來到了壹個陌生的城市——上饒。在這裏她不認識任何人,在這裏沒有她爸爸的公司,但她感到很安全,似乎命中註定她應該生活在這裏。。。。。。

自從搬到現在這個小區

三年前,自從搬到現在這個小區,每天清晨和大中午鑽石能量水系統 ,都會被對面壹棟樓房入口處的老人聲打擾著。心想,要是早知道這個小區不安靜,就不搬到這裏了。

特別是中午,聽著老人像破鑼壹樣的聲音,在不斷地與過來過往的人打著招呼,有時與壹些人交談起來像吵架壹樣,特別是與小區裏的清潔工,壹談起來沒完沒了,加上我壹句也聽不懂的上海話,真是吵得人根本無法休息。

每當此時,我的心裏實在是有點氣憤,但,因為剛來也不便說什麽,就是說點什麽,人家也不壹定會聽得進去,所以只有忍著。

有時會聽到其他住戶,站在自己房子裏,沖著老人喊道:“阿姨,請您回家去休息吧,讓我們也安靜地休息會。”就這樣,壹次兩次管用,後來老人只當沒聽見,聽說有人舉報到社區,社區的管理人員也勸說了,但時間長了也管不了了。

老人特別有精神,每天起得很早但睡得很晚。早上五點鐘左右,就能聽見她在樓道外刷牙的聲音。讓人心煩的是,老人刷牙後把牙刷放在搪瓷牙缸裏,攪啊攪啊,那攪動聲鑽石能量水電解水 ,仿佛能把牙缸攪穿,最終把熟睡的人們從睡夢中攪醒。“真是要命,刷個牙也要到樓道外,生怕人聽不見嗎!”我迷迷糊糊地都囔著,此時,真想大聲地亂罵壹通。可是忍了忍,怒火還是被壓在了心底。

有壹天中午,我實在是被老人吵得睡不著,便透過窗戶望去。只見壹個約七十多歲的老婦人,坐在壹把破藤椅上,說是藤椅,其實已經看不到藤條,整個椅背打上了各種顏色的補丁,四條腿也被不同顏色的舊布條纏繞著,看起來早已飽經滄桑。然而,破藤椅壹直呆在樓道邊,仿佛是壹名保安堅守著陣地。

我在想,這把破藤椅已經經歷了無數個歲月的磋砣,早已千瘡百孔,要是生活好壹點的家庭,早已把它扔進垃圾堆了。我又想,或許是老人不忘艱苦生活的原因,也或許是為了懷舊,硬是舍不得扔掉吧。當然,或許在老人心裏,破藤椅壹直放在底樓樓道邊,是為了安全吧,如果放張好的椅子,或許小偷會光顧吧。不管是什麽原因,不去仔細考究了。

原來,老人自己壹個人獨立生活,兒女們都在別的小區,可想而知,那種孤獨之感,誰都能體會。這樣想來,老人天天早上五點多鐘起床,整天坐在樓道裏,而且大中午也不休息,也就情有可原了。其實,我仔細觀察過,老人白天除了吃飯時間,大多坐在那張破藤椅上看人來人往、聽風聲雨落,有人路過時就趕緊跟人家搭訕,沒人的時候就在那發呆,心裏想些什麽,誰也不知道。

我想,老人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排解孤獨吧。平日裏,仿佛與壹把破藤椅有著千絲萬縷的情結,因為她不怕有人偷走鑽石能量水價格 ,還可以隨時出門坐著與行人拉家常。有時,甚至有不認識的人路過,她也會用上海話打著招呼。


快樂分享


壹大早,班級微信群擠滿上百條文圖信息暗瘡治療,壹幫老同學圍著阿光的壹張生日照片鬧騰的厲害,輕松愉悅的氣息在群裏悄悄蔓延。

阿光是我在省城讀書時的同班同學,在班上年齡偏小,綽號光屁孩。他年紀小,人機靈,善於搞笑,長壹副白面書生的模樣,自讀書以來壹直很受大家歡迎。昨天是他35歲的生日,也不知去哪樂了壹番,隨機發出壹張美照到班上的微信群。照片中的他怎麽看也不像三十好幾的人,居然會對著壹份燭光閃閃,中央擺壹手麻將好牌的生日蛋糕搞怪賣萌,真是既羨慕嫉妒,又令人捧腹。這個死阿光,還讓不讓人活啊!

聚焦這張生日照片,群裏頓時炸開了鍋卓悅冒牌貨。首先是帥鍋平開火,光光生日快樂!恭喜又大壹歲,好像蠟燭不夠數量?

學霸接著跟上,阿光今年17歲,蠟燭剛剛好。

隨後,壹支支鮮艷的玫瑰花,壹句句溫馨的祝福語陸續擠了進來。

眼看群裏的動靜小了壹些,詩人老馬適時放出了壹個生日祝福的微信紅包。

眾人壹番哄搶,唯獨不見阿光的蹤影。

老馬急了,光屁孩人呢?我的紅包都不拿啊?

穿褲子去了。學霸來了壹句神回復。

阿保出手也不賴,光光終於長大了,恭喜恭喜!再也不用穿開襠褲了。

此時,阿光冒泡了。妳們這幫壞人,準備好啊,發紅包啦!

群裏真的安靜,只是紅包遲遲未見出來。

怎麽回事,壽星被美女拐跑了?大哥阿成有些熬不住了。

我剛只說了壹個“發”,還有兩個“發”沒說呢,對不住啊!阿光又出現了。

發、發、發,微信紅包剛露面便壹搶而空……

其實,我們這批省城讀書的同學畢業已經十七年了,都來自不同省份地區,離校後大多數沒見上壹次面,彼此間的信息動態知之甚少。自從有了班級微信群,大家壹下子都回歸了,個個精神的不得了卓悅冒牌貨。平常瑣事再多、工作再忙,每天都會抽空來群裏逛逛。

像阿光生日照片引來圍觀的情形,幾乎天天都會在群裏上演。同學之間似乎有壹種默契,壹旦有什麽開心樂子都願意放班級群裏曬壹曬,第壹時間與大家快樂分享,讓快樂相互傳遞。

想到這,我突然記起自己今天剛在壹文學微刊上稿的事。於是迅速拿上手機,在班級群曬出了刊發稿件的微信,同時開心的送上了壹個快樂分享紅包。

明月千裏寄相思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越來越喜歡黑夜hifu 療程。在漫漫長夜裏,獨自漫步,獨自思念,獨自徘徊,獨自回憶,不知不覺之間,竟然和月亮成了朋友。當我十分得意的時候,明月為我披上壹身清輝;當我非常失意的時候,月亮為我放送默默的柔情。當我渴望友誼的時候,明月見證了我的壹片真心;當我神往愛情的時候,明月驗證著我的深情。這壹輪明月,照耀過我的童年,照耀過我的故鄉,照耀著我前行的道路,照耀著我癡情的內心。童年的時候,明月又如壹個白玉盤,高高掛在碧空,令我神遊萬裏,想象萬千;少年的時候,月亮像壹座宮殿,裏面住著嫦娥、吳剛、小白兔,美麗的神話傳說令我心馳神往,戀戀不舍;青年的時候,月亮如壹面鏡子,照著友誼的純潔,初戀的羞澀,熱戀的甜蜜,以及兩個人珍藏在我們內心的秘密;中年之後,歷經了滄桑沈浮,懂得了塵世的艱辛,真情的珍貴,月亮如壹位女神,看似懸掛在天空,其實住在我的心裏,時時給我以希望,常常充當我知音,似乎天長地久,仿佛心心相印康泰旅行社

多少曲折的道路,明月給我希望;多少不眠的夜晚,明月寄托我的相思。多少次,明月像壹位多情的戀人,給我無限的溫柔;多少回,明月如壹位慈祥的老人,激勵我在失敗後重新站起,繼續前行。

明月寄托了少年的夢想,少女的情思,遊子的思戀,少婦的思念,深深的恩情,綿綿的眷戀。古人為妳作詩,今人為妳感嘆;妳融化了寒冬的冰雪,釋放了遊子的鄉愁,化解了情人的幽怨,展現了純真的光輝,凈化了塵世的魂靈。在妳面前,無論何人,都可以裸露自己的秘密,表達自己的心情。有妳的時候,心胸更加遼闊;看妳的時候,心情更加寧靜;站在妳的光輝之下,視野更開闊,心胸更寬廣,夢想更遠大,思念更深沈,友誼和愛情更加純潔。

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中秋分外明。特別是中秋的時候,人們更是對妳寄托了無限的深情。花好月圓,錦上添花,總會引起無數詩人的感慨萬千,更會激起無數漂泊者的浮想聯翩。月光如水,思念比水流的更遠;月光如詩,思念比詩更加深入人心;月光如玉,思念比玉更加無瑕光潔;月光如夢,思念比夢境更加令人銷魂。

花開花落,月圓月缺,都會令人情思綿綿。經歷了風風雨雨,走過了沈沈浮浮,更加懂得了人生的難得、青春的美好,更加明白了友誼的珍貴、愛情的堅貞。越是失去了很多,越是懂得珍惜。

所以,在我心裏,我始終將所有的深情深深珍惜。不怕天長地久,不怕地老天荒,只怕歲月無情,我們來不及珍惜。

每當我看到天上皎潔的明月,我就想起了友誼與愛情,想起了我的父母康泰自由行,想起了我的親人。雖然人在天涯,但溫馨從未遠離。有月亮的地方,就有思念;有思念的壹顆心,就有故鄉,就有友誼與愛情。

我走在草原的夜色裏,望著天上的月亮,常常不由自主地吟唱起鄧麗君的歌曲《月亮代表我的心》 。更多的時候,壹個人走在蜿蜒的小路上,總是想起那首流傳已久的《明月千裏寄相思》:


淚水簌簌而下

嫂子手捧壹束益母草,跪在壹堆新墳前,淚水簌簌而下Amway呃人,壹種深深的自責像石頭壓在心上。“小鳳呀,是我害了妳,是我對不起妳呀!”她痛苦地閉上眼睛,小鳳的身影立刻出現了……

小鳳九歲時,父母雙亡,便跟著哥嫂過日子。嫂子心地善良,待她很好,吃的、穿的、用的從沒委屈過她。嫂子還經常給她講故事,教她唱山歌,領她做遊戲。有時小鳳摟著嫂子的脖子說:“嫂子,妳就像媽媽壹樣。”雖然失去了父母,小鳳卻不感到孤單,她過得很快樂,很幸福。

小鳳是個勤快的孩子,她總是學著大人的樣子做家務活。她站在小凳子上,學著刷鍋碗;她拎著小竹籃,下地拔豬菜;她提著小棒槌,到溪邊洗衣服。如果嫂子不讓幹,她小嘴壹撅,扯著嫂子的衣角撒嬌。

嫂子家有只老母雞,下的蛋從沒賣過,總是留給小鳳吃。不知為什麽,這幾天老母雞光咯塔,窩裏卻沒有蛋。嫂子很納悶,而小鳳沖嫂子神秘地壹笑,雙手捧著玉米渣糊糊,香甜地喝著,比吃雞蛋還高興呢。嫂子家並不寬裕,為了給父母看病、辦喪事,還欠下壹筆債。為了還債,哥哥出去做工去了。嫂子拖著個“笨”身子,拉巴著小鳳,支撐著這個家,但她毫無怨言。由於操勞過度,嫂子病倒了。小鳳端出十幾個鮮亮的雞蛋王賜豪醫生,來到她的床前。嫂子看到雞蛋,頓時明白了壹切。她眼睛壹熱,流下淚來:呵,多懂事的孩子啊!

嫂子的身子越來越笨了,終於生下壹個女孩。接生婆讓弄點益母草喝。嫂子卻為難了。丈夫不在身邊,誰去弄呢?這話正巧被小鳳聽見了,並且記在了心裏。

李時珍曾把益母草寫進了《本草綱目》:“它的全身――根、莖、葉、粒全能入藥,主要是獻給母親,特別是對分娩後的母親身體極有益,故稱益母草。

這些知識,小鳳並不知道。可山裏的孩子卻認識周圍的壹些花草。她知道,村東邊的山溝裏就有益母草。她去那裏拔豬菜時曾見過這種草。

小鳳瞞著嫂子,涉過小溪,摸到了山溝溝裏。山溝溝兩邊是陡峭的高山。往上看,是壹條刀把形的藍天。和“刀把”對應的是鋪滿綠毯的溝底。壹些紅的、黃的、紫的顏色的小花,點綴其間,非常好看。在花草叢中,嚶嚶嗡嗡的蜜蜂忙著采蜜,成雙成對的蝴蝶翩躚起舞,嘰嘰喳喳的小鳥上下翻飛。還有壹只調皮的山雞,站在山巖上沖著小鳳“咯咯”地笑著。

小鳳卻笑不出來,她無心欣賞這美麗的景色。嫂子產後失血,急需益母草啊!她睜大眼睛仔細尋找著。壹叢沒腰深的蓬蓬草擋住了她的去路,她伸開雙臂,使勁地扒開。那白嫩的胳膊頓時被啦啦殃刮破了,現出壹道壹道的血絲,她忍著疼,艱難地跋涉著。突然,她的眼睛壹亮:啊,益母草!在十步開外的地方長著壹叢綠草:四棱形的莖、披針形的葉、淡紅色的花。“是它,正是它!”小鳳驚喜地向前撲去,把它抓在手裏。就在這時,伏在草叢深處的壹條毒蛇出現了,它昂著頭,、流著毒涎、吐著信子。猛然,它向拔草的小鳳發起了進攻。小鳳慘叫壹聲,昏倒在地,手裏還緊緊攥著壹束碧綠的益母草……

那束益母草還在,小鳳卻走了,永遠地走了。嫂子哭成了淚人。她多麽希望小鳳重返人間,再樓壹樓她的脖子,再甜甜頭皮發炎 地喚壹聲嫂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