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長一段時間,不想說話,不想寫字,不看電視,只呆呆的坐著,一任思想天馬行空。

往事如煙般彌漫在眼前,整個人仿似在迷霧中行走,尋不到前進的路。

都過去了,真的都過去了,那些精心編織的美夢,在最後的一星半點中,化為七彩的泡沫,瞬間消失。那些真心傾注在筆尖上的溫柔,已無任何感化的痕跡,黯然隕落。

仰頭望天,望不見天涯海角歸時路,悄然回轉,夢裏幾度人憔悴。誰知我心,誰憐我情,夢不見,情蠱處,聲聲呼喚……

生活依舊,孤獨依舊,如影隨形般,在空白的牆上,在熱鬧的街道,在無垠的大地。我聽見心之牆狹縫的風聲,穿越了千年的塵埃,落定在山谷的回音,我看見如蟻的人群,背負著重重的軀殼,或疲憊,或坦然,堅定的行走在自己的征途。

不想做夢,做那個癡心妄想的跋涉之旅,樓下有汽車駛過的聲響,前塵往事如滾滾潮水,席捲而來,將夜晚偷襲。華燈閃爍,夜的黑在審視,忽而仰天長歎,原來,世人皆不過如此,在生到死,白與黑,是與非,夢與醒中,苦苦掙扎,感知感受。

一個人的一生,猶如一朵花做的一場夢,夢裏夢外,冷暖自知。

有些人做著自己不喜歡的工作,聽命於不欣賞自己的上司,空有滿腔熱血豪情,卻在夢裏花落時凋謝;有些人卻平步青雲,左右逢源,一生春風得意,甚是風光;還有些人習慣按部就班,生活如軌道,中規中矩,平平淡淡。

我常常在想,是否,看見的不一定是真實?聽見的不一定是事實?憶起的不一定是往昔?忘記的不一定是仇恨?遇見一些事情,我們會被自己的心蒙蔽,被自己的思想左右,被自己的眼睛誤導,讓自己的耳朵輕信,深陷其中,不能自已。

只是隨便說說吧,只是發發感慨吧,只是乘著雨的倩影,邀鏡中的另一個自己,同遊青山綠水間,看一季花開,品煙雨香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