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有位同學在微信中建議,我們壹起到佛子嶺去旅遊。這壹提議壹進視頻,立即得到十幾位同學的響應。大家選擇了壹個星期天,包了壹部中巴車,直奔佛子嶺水庫。大約在上午十點鐘左右,我們的中巴車就平穩地停到佛子嶺水庫大門旁的停車場上。坐在車門邊的壹位帥哥,將車門拉開。我們壹個個從車上走了下來。三個小時的車程,大家疲勞極了,有的站直身體,將兩支胳臂往上使勁地升,似乎從來沒有這洋舒服地伸過懶腰。有的先是扭動扭動著肥胖的身腰,然後,又伸直雙臂,以臂帶腰,彎了下去。各種活動的姿態,演繹著各種解除疲勞的形體活動。壹陣忙活之後,我們大家有說有笑,壹行三三兩兩,向大壩頂走去。

大壩的南面,依山就地建築有水泥臺級,盤旋向上,逐級通往大壩頂端。臺級陡峭的壹邊,焊接有鐵質護欄。山坡較緩的地帶,生長有高大挺拔的樹木,華冠枝繁葉茂,形成濃密的遮陽林蔭。初次來到佛子嶺的同學,這時就已情不自禁掏出手機,在手機的屏幕上,劃出相機,開始留下輕姿靚影。

登上壩頂,向東望俯瞰下去,是開闊的河面。遠處幾座拱形的橋墩,托起筆直的橋面,將南北兩邊的公路緊緊地連在壹起。中央有座橋墩,座落在河中間的小島上。遙望小島,坤秀小巧的樹林,擠得小島密密實實的,有些樹樁仿佛差壹點被擠掉到河裏,像大人壹洋,壹腳落在島上,另壹只腳趟在河裏。河面的南北兩岸都是偉岸的崇山峻嶺,圍得河面不見壹絲漣漪。剔透如鏡的河面,倒影著深邃的藍天,在天空中飄逸的白雲,也蕩漾在河面上,上下相望,有時真的分不清,哪裏是天,哪裏是水。

向西遙望,遼闊的水面,浩瀚無垠,壹下子使我們的心境,也隨之舒展得無限博大起來。這裏的世界,比起鬥室的櫥房,比起竈臺上的炒鍋,真是不壹洋的天地,博大,浩瀚。我們在這裏,舒展的不僅僅是視野,放飛的不僅僅是心情,更是精神翺翔的愉悅,身體解放的快樂。大自然的魅力,僅僅就給我們這些嗎?我認為不是,真的不是。它給我們以不壹洋的啟迪,每壹次都是新的,新的魂魄的重塑。

有同學提議,我們壹起坐遊艇,到水面上拉風。同學們個個歡呼雀躍,像壹群小魚壹洋,三五成群,來到碼頭,租了壹艘小遊艇。我是個旱鴨子,從小就畏懼水,有壹次差點就找到了龍王爺。龍宮太大,我沒有找到龍王,也就又回來了。內心的恐懼,又不好意思訴說,只好硬著頭皮,登上了遊艇。有個細心的暖男,看到我登艇的動作,就知道了壹二,他讓我坐在他的身邊,和我細說他的水性,是如何得了得。

駕駛遊艇的是壹位熟練的漁家婦女。壹開始,她開得並不快,平穩,勻速,直線行駛,使遊艇自始至終保持著平衡的姿態。我糾結的心理,放松了許多。不壹會,我們來到水庫中的壹個叫鷹子島,上面沒有著名書法家遒勁的題名,也不知道有沒有哪位文豪給它冠名。但是,聽駕駛遊艇的靚妹介紹,島上確實有幾個鷹子蝸。順著靚妹手指的方向,我們仰頭看見了在青灰色的懸崖峭壁上,有壹落三個依次斜排的小山洞。在洞口的上方,隱約可以看見黑漆書寫的鷹子蝸三個字。我覺得,字,不夠力透紙背,應該刻塑鏤雕進巖石內層比較好看,又可保存久遠。冠名,也不夠大氣,應冠名為鷹子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