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說討厭facebook,不如說討厭市面上的人,他們多說一句也顯得如此的愚不可及,常識解答到的問題,就故意說歪然後沾沾自喜,幼稚到極點。我到了現在仍未可以過濾到這些朋友,跟一些不合性格的朋友相處是我最感煩惱的事。

facebook最大的困難是,我不喜歡remove朋友,可是別人說的每一句對我來說都像嬰兒的呱叫一樣的刺耳和低等。嬰兒可以這樣叫,但成年人不可以,因為成年人叫出來毫不坦蕩。成年人的叫聲是用高談闊論的噁心一知半解的知識吐出來,單是看著就已經使我作嘔和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