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夢 - 白翼之一

我在追求太陽。

我努力的走近,接近,當我能稍稍熔化我的白翼時,我已經痛得無法再拍翼,我再想熔多點……熔多點……最好將我的白翼都熔掉……再熔多點,這種祈禱、就只會在、在我在高空墮下的時候,不停的呼喊出來。

幾秒鐘。我的翅膀就只能在稍有熔化的時候拍翼多幾秒鐘,陪伴我生活,長大的,或許偶爾也會使我引以為自豪的器官,就只有幾秒鐘,到底是我的器官想向我報復或者是我太怕疼,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在落下。

現在是早上,我墜落在灼熱的沙漠上。我的臉、手臂、四肢、全身大概已被熱沙擦傷,要不是跌落沙上,或許我連骨頭都會碎掉吧。現在也好不了多少,我只能控制眼珠的滾動,我瘋狂的視察周圍,然而我的身體卻不能動彈,我就只有眼珠在動,全身就只有眼珠願意給我控制。

我已數不出我的眼睛有幾多顆沙子了,過程大約是:張眼、馬上閉上、眼珠在眼皮下轉動、流眼淚、張眼、馬上閉上……雙手開始聽話了,於是我轉而以雙手匍匐爬行,我看到的,我或許知道我向著什麼方向爬行……

我爬一下,張手四處摸索一下,忘了走過幾遠的路,我終止摸著了什麼。

那是我的蠟滴,沾了沙子,不再純淨的蠟滴。

 

不知怎的,單是想到這裡,就很想哭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