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翼之一

白翼之二

我從沙漠的日找到沙漠的夜,我雙手盛起我那沾滿沙子的蠟滴,連是想起我的白蠟已經沾滿了沙子就好想哭起來了。

我將蠟滴在手心用力一捏,原本數顆蠟滴成了一大顆。

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就是這個荒漠的夜、一雙令我痛苦萬分的白翼、我手上的蠟滴、以及滴在我手背的眼淚。既不能讓我的翼子消滅、半溶扭曲的白翼也差不多喪失了飛行的功能,我的生命反而變得更痛苦了。

我試著拍翼,失控的力度讓我站不穩的左右飄移。

我微笑的哭泣,我在想,說不定,我已經不能再飛了。

這不是我一直所渴求的嗎?既不用煩惱這器官如何使用,也不用煩惱我該追逐什麼了。從始到終,我就不可能追著太陽,還未到他的身邊我就已經飛不起了。至於每當回想一下,當時我是抱著什麼的心情去追逐太陽,這不重要,我也快忘記了。

再說,有這些沙蠟成了我的最佳紀念品。我開始和沙蠟獨處。

要是白翼有知,它一定會很痛苦吧,它現在的樣子如此的扭曲變形,蠟熔化的時候酷似了腐爛的過程,而蠟的本質就將這腐爛永遠紀錄。

而這就是它現在的模樣。

 

可是,到了最後,我還是緊握著手中固體的沙蠟。走到沙漠的中心。扔掉。(或許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