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漓凍:S


 

Gift to Shin

冰漓凍:君常妾守




後期有點修改,比如說君字的一撇有點問題,不過修改後的直接送了給王子殿下所以沒拍照

下次吧

冰漓奇妙世界

進入冰漓奇妙世界,請按這裡哦



這裡會放著一更新途中的感想:

寫EC使我變得更成熟

.如果要玩的話,絕對是至少玩兩次的,尤其是取得水晶之後

.我很喜歡第三、四關,很肉麻

.我總算能找回以前更新EC的時候的感覺了

.章節的長度果然是倍數增長,以前沒變數的時候抵銷了太多的文字輸出了

注意:按「上一頁」會嚴重影響變數的轉換,有機會出現劇情上不能連貫的斷層,請避免使用「上一頁」或善用進度儲存。遊戲不會走掉的,多玩幾次更添樂趣!我覺得我寫這句出來真的很帥氣

.目前的進度是一日三頁,我覺得很不錯的了,目前第五回合46頁,我才覺得只寫了一半多點點

.要修改的bug:R4ToBR5光榮解決

.我第五回合故意讓遊戲難度作了很大幅度的提升,同時,我在某地方加了運氣的因素,要是運氣欠佳的玩家(不過要是玩家還未多玩幾次是沒可能發現:原來那跟運氣有關的)可要好好三思一下自己每一步的行為,不然會輸定的

.在每一關開始前先儲存一下,這是建議

.插圖半製成:

WIKI

.我在寫的時候不停想著「流行之神」,這真的是一個好棒的作品,可以將玩家本人的邏輯推理去到影響結果真不是一般的神

 (2012/8/8)

.現在已經不會想著流行之神了,甚麼也不會想,只想要趕快寫好

.第六回合都只是第一至四回合的長度的一倍而已,還不算太誇張嘛

[小品文] 無題


。為了減低故事對我的傷害,我添加了很多合理情節進去來減少真實感,謝謝
。再說人生稱作無題的作品不類在任何範疇只有一個限額罷了,我就在使用這個限額
。我其實很想寫B和C的關係的,可是寫完會沒氣
。麵包店是亂作的

 
 無題   暫且假作男生名為A,第一名女生名為B,第二名女生名為C。 *   「為什麼後天也得在夜晚才見面呢?那可是難得一個星期六。」B嘟嘴說道,A和B站著立著圍欄的家旁邊,這是B的房子。  「因為我是灰姑娘的凌晨版,」A吻了一下B的額頭:「別想太多了,早點睡覺,做個好夢。」  「嗯,再見。」B推開沒鎖上的圍欄,正欲將鎖匙伸進門鎖時回頭向著A說:「近日,我在每早起床時總能感覺到你的吻,是你的靈魂前來偷吻我嗎?」  A笑道:「哈,怎麼辦,瞞不過妳了。」  B開了家宅大門:「本小姐饒了你啦,以後也得這樣做,知道嘛!」  「是的,知道了。」A鞠了一個躬。  B回以一笑,然後關了大門。 *   星期五。   B穿著校服站在麵包店外,看著瘦削手腕上的手錶,心裡想著:「A今天還是沒來嗎……?」B站在馬路前,看著亮起紅燈,燈柱繫著一條繩子,B行經馬路,看著街上統一的校服,B再次想起A──他們是同一所中學,同一個班級的同學。  B回到課室,看著A空掉的座位。  「A的轉校已經是四天前的事。」B開始回想:  *   星期一,我在約定的時間和地點等著A,就在約定的時間,我目睹了馬路的不遠處發生一樁車禍,肇事司機是一名年輕女生,我能確認這不涉及A在內,因為發生車禍的一刻我趕上現場協助,車禍的地點沒有人受傷。我目睹了救護車到達、我目睹了記者採訪、我目睹了新聞的報導。   「神秘車禍,無人駕車撼燈柱」,那是一個噁心的標題吧,似乎想著很努力嘩眾取寵卻不成功。   發生車禍後,我立即打給A。  「有看新聞嗎?還好你今天遲到,我們約定的地方附近的大馬路發生神秘車禍耶。」我說道。  A仍然氣定神閒:「啊……B,抱歉呢,今天我不是遲到,而是我家人突然要求搬屋……就在昨天,所以今天很早便去了新學校辨理入學,那時候你還未起床,所以沒打給你。」  A的背景很靜,在新學校嗎?  我說道:「喔……這樣啊……」  A再說:「我在新學校的校務處,不方便談電話,我放學找你好嗎?因為新學校離約定地點有點遠,我們約六點吧。」  「嗯!好啊!」我回應。  我們如常的見面,A如常的送我回家。   趕快放學吧,我很想你,A。 *   A站穿著校服在約定的地方和約定的時間等候B──是麵包店的門前。  C慢慢從馬路的一端走近A:「你在等她嗎?」  「嗯。」A沒看過C一眼。   過了會,C走到A的正面,是可視範圍之內:「你仍在惱人家嗎?」  A答道:「是的。」  C微笑,用指尖點一下A的鼻子:「怎能用這種可愛的方式惱著人家呢。」接著C捉著A的手:「過來,我有些東西想給你看看……」  「放手。」A甩開C的手。  「別這麼冷漠嘛,畢竟也跟你每天等候的女生有關的。」   A終於看著C的臉--C微笑著,一個漫不再意的樣子,視線在A的臉上游走--眉、眼、嘴巴、耳朵……到A的身後,A注意到的C的視線轉移,猛然轉身後望--那間麵包店--沒有任何一人。  「嗯,我跟妳走。」A說道。  「謝謝你。」C語畢,吻了一下A的臉額。 *   B蹲在麵包店的架後,直到他們走近了大馬路旁邊的底層房子--那間房子的窗門剛好面向著麵包店,B在麵包店能看進這間房子--除了床和書桌以外空無一物,房間以白色為主題,非常的簡潔,就像人任意偷窺也不能獲取對這房間主人的資訊--當然除了簡潔以外。  B蹲在窗邊旁的牆,好讓屋內的人看不到自己--她直覺覺得他們會進來這房間。 *   C按著坐在椅上的A的肩,順勢正面的坐上A的大腿上──C的雙腿夾著A的身體,再道:「我為了偷看你,我裝修過我的房子,窗口對著你每天經過的地方,這樣也為了多看你一眼。」C如此說著,指向窗外的馬路:「那就是你每天等待女孩的地方。」  「那跟她無關吧。」A冷冷說道。  「A,先回答我的問題吧。」C走近窗邊,向著窗外說道:「可憐的女孩永遠不知道A先生你死了幾多次呢,她一定恨透我對吧,畢竟是我把人家的男朋殺掉的。可是,作為鬼魂的你怎能每天死一次來回復肉血之軀呢?」   A扶著C的腰才站起來,以免C因為自己的站起而向後倒:「我是因為遲到而看著她焦急的臉,就在這附近自殺死了。」   「行了……辛苦你了,」C看著窗外說道:「奇怪,六點多了怎麼她還未來到約定地點呢,可能有什麼危險吧,趕快打個電話給人家吧……」   A帶著焦慮的表情,緩慢地取出電話,開始逐一按著B的電話號碼。   「然後,跟我相宿相棲……」 二零一零年三月廿三日 
 

真實的人生


(續上篇--我的下半生不能沒有妳

(男下。女上 獨白


什麼才是人生
恆流不盡的人生是不存在的--凝視和守候永換不了上一秒的流水,
你的人生不可能沒了我,因你先被歲月洗沒了你的人生
十八見頂的人生,將踏上毫無止境的下坡路,
你仍擁有人生嗎?誰也用不著向此甜蜜謊言作疑心,
被盡剝的人那,你尚有人生的籌碼、尚有多滴換取他人的依戀嗎?
堅強換取柔弱的過程中,忘卻人生的侵蝕乃兩者之橋,
那何等罪名,定以孤獨作罰--
親愛的,儘管一切成局,我以警言當離別的禮物:
當心!這才是人生啊!

舊網誌收藏 - 我的下半生不能沒有妳


(男上 獨白

男 

下半生不可以沒有妳:
妳能令我的下半生感到前所未有的安祥與舒暢,
也許是這生被蒼涼焦慮所洗濯、
也許是這下半生已經因此而變得毫無生機,
是妳啊!你是使我此生能到甦醒的瓊漿藥膏!
若我能得到你的凝視,
我的下半生已經能夠抬頭展現生機,回覆往昔的活潑!
若我能得到你的守候,
更是使我深覺上半生的感受皆是徒然!
唯獨得妳,我只會依戀--妳所能所身邊呵護的下半生啊--

------------

翻垃圾筒時看到的,短短的一段還覺得還有點觀賞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