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感想

經過一段不安穩的一段日子,現在的生活說是十分的愜意吧,跟喜歡的男生熱戀,在學校在讀自己喜歡的科,每天也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甚至於這種自由自在、無拘無束的感覺讓我想做更多更多的事情,力量也源源不絕的湧出來,甚至也開始想寫起網誌來,談談有的沒的也好。

再上來寫一寫就發現自己的分類實在很有問題,用起來很不方便不貼心,找天將分類砍掉重練就好了。

重看自己的網誌實在有很多不同的看法,我看見標題句「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就覺得很納悶,對於聖經或是基督教的興趣也只是在於像海量字數和晦澀內容(不能理解或許因為毫無意義喔)這兩個原因,啊,我不想將話題拉到沒趣的地方,作為一本文集,他引用的次數已經過多了。

好吧,這幾天想一想新的標題句就好了。
發表時間:2012年7月15日 | 評論 (2) | 全文

人樹


我是這棵樹
甘心留在這裡 償還心願
樹枝 折斷
讓我哭叫 讓血 滴落 流轉

誰人亦能把我的根部截斷
誰人亦能將我的心臟挖去
然而為何 生命 已消失盡去
我卻不枯萎

切斷我
誰人也可將我生命奪去
請切斷我
切斷我
誰人也可將我生命奪去
請切斷我

到善惡彼岸
心境能靜態至毫無繞蕩
或升 與降
但也不過獨個 寂寞 搖晃

誰人亦能把我的根部截斷
誰人亦能將我的心臟挖去
然而為何 生命 已消失盡去
我卻不枯萎

切斷我吧
終歸已不再害怕
只感到空白
看吧 身體已不再腐化
還結出 血色的花
我曾 依稀記得有份愛
終演化虛幻
過來 請不要想救助我
請切斷我

我是這棵樹
甘心留在這裡
我是這棵樹
甘心留在這裡 償還心願
我是這棵樹
甘心留在這裡
我是這棵樹
甘心留在這裡 償還心願
發表時間:2012年4月8日 | 評論 (0) | 全文

[漫畫][快樂人生] 看完快樂人生後,覺得人生絕望的(部份)原因

事源是錯誤報導新聞,讓警方錯拉好人,原犯(其實是意外誤殺)向報館說出真相,但報館因為諸多的利益等原因不願報導真相

 

結果被誤當罪犯的人自殺了

潛對白是:「我們害死人了!」

大概看到這畫面都會這樣認為吧?

最後以這張令人覺得不安的圖片作結

發表時間:2011年7月4日 | 評論 (3) | 全文

目前的wallpaper

發表時間:2011年5月24日 | 評論 (0) | 全文

愛稱

.暱稱(愛稱),就是指非正式的名字,表示親密和喜好,是綽號的一種。愛稱的出現是由於關係親密或者使關係親密而另取稱號。

.(我將)暱稱分了三種,一種是具有普遍性的暱稱,為團體或圈子使用,比如說我會在面對別人的時候自稱為津津,那津津是我的其中一個具有普遍性的暱稱。

.第二種是準普遍性,為個人使用,比如說我會稱我的好友abby為早晨,這是因為個人原因而使用的親暱別稱。而在我和abby的共同圈子內,早晨這個名字會被公開提及,比如說,我在zkiz裡面仍會稱號abby為早晨。而經由我認識到abby的人我也會以早晨一稱來介紹。

.第三種是私人暱稱,只能出現於私人場合,我認為這是唯一貼近愛稱的意涵的。比如說情侶之間的愛稱,如豬豬、寶貝。愛稱之具有特別的意涵,是因為只能夠被某個具有意義的身份的人使用。親愛的也是愛稱,因為「親愛的」是指涉一個特定對象,私人場合下的愛稱幾乎完全不會在二人之外的地方使用,同時在介紹持有愛稱的朋友給別人的時候,也不會以愛稱作稱,因為愛稱的意義不能夠給他人使用,否則便會無禮、不合度。

.於是,我認為,暱稱所強調的是,到底稱號的意義有沒有擴張給其他人使用。

.有愛稱一定是親暱,親暱的不一定有愛稱。

.過份親暱的話,不合度引起的違和感會使我們反抗。而不反抗暗示了接受對方請求的親暱關係。

.我是這樣認為的。

發表時間:2010年10月25日 | 評論 (1) | 全文

白翼之三

白翼之一

白翼之二

我從沙漠的日找到沙漠的夜,我雙手盛起我那沾滿沙子的蠟滴,連是想起我的白蠟已經沾滿了沙子就好想哭起來了。

我將蠟滴在手心用力一捏,原本數顆蠟滴成了一大顆。

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就是這個荒漠的夜、一雙令我痛苦萬分的白翼、我手上的蠟滴、以及滴在我手背的眼淚。既不能讓我的翼子消滅、半溶扭曲的白翼也差不多喪失了飛行的功能,我的生命反而變得更痛苦了。

我試著拍翼,失控的力度讓我站不穩的左右飄移。

我微笑的哭泣,我在想,說不定,我已經不能再飛了。

這不是我一直所渴求的嗎?既不用煩惱這器官如何使用,也不用煩惱我該追逐什麼了。從始到終,我就不可能追著太陽,還未到他的身邊我就已經飛不起了。至於每當回想一下,當時我是抱著什麼的心情去追逐太陽,這不重要,我也快忘記了。

再說,有這些沙蠟成了我的最佳紀念品。我開始和沙蠟獨處。

要是白翼有知,它一定會很痛苦吧,它現在的樣子如此的扭曲變形,蠟熔化的時候酷似了腐爛的過程,而蠟的本質就將這腐爛永遠紀錄。

而這就是它現在的模樣。

 

可是,到了最後,我還是緊握著手中固體的沙蠟。走到沙漠的中心。扔掉。(或許結束)

發表時間:2010年10月15日 | 評論 (0) | 全文

嘆氣一下

然後繼續走
發表時間:2010年9月19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