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翼之二

白日夢 - 白翼之一

我在追求太陽。

我努力的走近,接近,當我能稍稍熔化我的白翼時,我已經痛得無法再拍翼,我再想熔多點……熔多點……最好將我的白翼都熔掉……再熔多點,這種祈禱、就只會在、在我在高空墮下的時候,不停的呼喊出來。

幾秒鐘。我的翅膀就只能在稍有熔化的時候拍翼多幾秒鐘,陪伴我生活,長大的,或許偶爾也會使我引以為自豪的器官,就只有幾秒鐘,到底是我的器官想向我報復或者是我太怕疼,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在落下。

現在是早上,我墜落在灼熱的沙漠上。我的臉、手臂、四肢、全身大概已被熱沙擦傷,要不是跌落沙上,或許我連骨頭都會碎掉吧。現在也好不了多少,我只能控制眼珠的滾動,我瘋狂的視察周圍,然而我的身體卻不能動彈,我就只有眼珠在動,全身就只有眼珠願意給我控制。

我已數不出我的眼睛有幾多顆沙子了,過程大約是:張眼、馬上閉上、眼珠在眼皮下轉動、流眼淚、張眼、馬上閉上……雙手開始聽話了,於是我轉而以雙手匍匐爬行,我看到的,我或許知道我向著什麼方向爬行……

我爬一下,張手四處摸索一下,忘了走過幾遠的路,我終止摸著了什麼。

那是我的蠟滴,沾了沙子,不再純淨的蠟滴。

 

不知怎的,單是想到這裡,就很想哭起來。

發表時間:2010年9月18日 | 評論 (0) | 全文

白日夢 - 白翼

我長了一雙蠟造的白翼,我用盡全身的力量才能使翅膀撥動,我像吸血鬼只能在夜間活動,陽光雖然不使我的翅膀溶化但卻使我灼燙萬分,我閃避著陽光,每一天,每一年,過了好久了的光陰。

所以我如此的喜歡晚間的沙漠--強風使我飛得沒這麼吃力,我的翅膀也很安全。

翅膀很好,卻快弄壞我的身體,強沙擦過臉是如此的痛,若飛慢點卻十分的累人,而且很多時候我也不敢睜開眼睛--沒錯,甚至我沒睜開過眼睛。

這雙翼總成了我的負累,我不想它黏著我的背上單純成了我的飾物,每次使用這器官卻是如此的大費周章……這令我十分的苦惱。

對我而言,這器官從不改變我生命的什麼,它只是被仍在一角,或像使用頻率極低的一件傢俬,當你不想使用它的時候,真的可以很順眼的完全忘記其存在,然後又總會在使用的時候輕道一句:啊,這真是方便。

然而並不是真的方便,我的白蠟翼和輕巧的羽翼有著極遠的差距,這對於飛行而言,實在是太重太重了。

我常常在想,我應不應該去找些永生不能追求的東西去追逐一下呢?

我只在夜間出沒,只能在沙漠的上空輕輕游游,我到了現在卻不能細描我的夢幻視點--畢竟我從沒試過在飛行的時候張眼,我只能告訴別人,我的皮膚和臉蛋有多的乾燥和刺痛……

 

於是,我嘗試追逐太陽起來。

發表時間:2010年9月13日 | 評論 (2) | 全文

我愈來愈討厭使用facebook了

與其說討厭facebook,不如說討厭市面上的人,他們多說一句也顯得如此的愚不可及,常識解答到的問題,就故意說歪然後沾沾自喜,幼稚到極點。我到了現在仍未可以過濾到這些朋友,跟一些不合性格的朋友相處是我最感煩惱的事。

facebook最大的困難是,我不喜歡remove朋友,可是別人說的每一句對我來說都像嬰兒的呱叫一樣的刺耳和低等。嬰兒可以這樣叫,但成年人不可以,因為成年人叫出來毫不坦蕩。成年人的叫聲是用高談闊論的噁心一知半解的知識吐出來,單是看著就已經使我作嘔和失望。

發表時間:2010年9月4日 | 評論 (1) | 全文

右手

我用慣用的右手拖著王子,王子就用慣用的右手來保護我
發表時間:2010年9月1日 | 評論 (0) | 全文

這次用成語想表達近日感想

跋前躓後

發表時間:2010年8月24日 | 評論 (0) | 全文

近日感想

聲音在空氣中流轉時碎落、凝合、沈澱,就這樣死掉了。

嗯,從來沒存在過。

至少、我想,這是我目前努力追求的幸福。

別開玩笑了,這種帶著幸福藉口的追求從不曾使人幸福過。

逃亡吧,不停的逃亡吧。

發表時間:2010年8月21日 | 評論 (0) | 全文

近日感想:時間的快慢

.近日很依賴一種物件,那是什麼我就不太想說,因為市面上的人對真實世界認知的偏差很大(話說有一本書叫「真的不用讀完一本書」,我打書釘的時候看了幾頁,已經足叫我恍然大悟:他大約教導人高談闊論,訴說著市面上的人膚淺地單純喜愛對書本的高談闊論,以及其實書本真的很無謂),沒錯,就是那種喜好高談闊論的人類加上群體極化才令致無辜的事件發生。人可以因為個人喜好而討厭一類人,或者討厭一種氣味,但就不能夠如此無意地傷害別人,然後事後後悔,我又說起這話題了。

.所以我愛心理學,像常識一樣的知識,令我覺得人類覺察並改善自己的愚蠢本能是人生主要的目的。不這樣做的話,思考會有很多砂石--並非不成大器,會很慢。

.近日的時間過的偶爾很快,也很慢。

.比如說小孩覺得時間總是很慢,我假設小孩持有一萬個客體概念,那在無聊時白日夢的隨機提取就只能提取一萬個之內;而成年人有一億個客體概念,隨機提取為一億個之內。相較之下,小孩的隨機提取相同的客體機會會較成年人大極多,就是這種重複,所以才會覺得時間愈來愈慢。這是忘了我說還是早晨說的,不會有第三人。

.我近日常常回憶,甚至我覺得兩三年前的事件進行式的(我想這跟Watchman無關的,就有這種感覺)。可是,事件的本身就不可能是進行式,事件被提及出來已經有一個圈子了,即使事件正在擴大,這已經是別的事件了。

.我打字慢了點,少了打字,按下鍵盤時有大大的陌生感。

.我在思考死亡。

發表時間:2010年8月17日 | 評論 (3)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