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感想(公平世界、緊張、她的重要性、方便、乾淨)


 .公平世界理論,忘了在哪裡看來的,是指人得到他該所得到的,我覺得這很有意思,很像經濟學的「局限下極大化」--人做作出理性的行為,一切也是理性的後果,如果我們的理論推斷這個現象不理性,但現象仍然存在,就是遺漏了什麼局限、條件之故

.以上的我不認同,可是這是我對張五常經濟學的理解,我覺得從一個經濟理論來說這沒問題,除了很套套邏輯這裡也有很好的套套邏輯解釋)之外

.可是公平世界理論會用在……?

.「朋友是不是應該過濾出來的」,這個問題仍困擾我

.近日真的有點緊張,這是我神奇地認為自己緊張的地方,或許我以前也有緊張過,沒被我「認知」為緊張才以才沒緊張感覺,一但判定了,身體的反應便自行實現起來--噁心,作嘔,睡不著,做惡夢,一切的負性/噁心的偏向的聯想

.心理病,象徵的安慰動作輕易解決

.因為這是思考時間增加不會和問題答案變得接近的問題

.問題也許不存在

.我跟某好友說的話,覺得蠻有意思,所以記下來:

「你以為你有這麼重要嗎?
你是她的誰啊
別想了
你的回憶只會增加你自以為的重要性」

.開始迷上了Heavy Rain,覺得是時候要收機了

.一切的優點也是指向方便

.沒有優點不是不能達致某個情況,只是很不方便,我們會說漂亮是優點,因為漂亮很方便,至少很容易從一群人中被輕易看見,這是方便,也就應說在某些情況下會不方便(有用之用無用之用之類的)

.女性很有中國味道,網友都說一個中國人像龍,一群中國人是蟲,女性也是,至少我接觸過的女性在這方面有很明顯的特徵,我沒見過女性群體是成功的

.我今天才知道,原來紅茶加上檸檬是會腐爛的,而且檸檬還是很不穩定,以前有一個想法,是只要茶和咖啡不加糖奶便是「乾淨」的,即是說可以用來洗手、嗽口、像水一樣清潔,原來不是的,加了檸檬原來會很不穩定,這對我有點震撼

.煮早餐比駿駿,我覺得我比他幸福

近日感想


覺得很久沒寫blog,卻發生了很多事,思緒過程很多,可是事件真的很無聊,
對我來說無聊吧,也沒有複述的價值。

我感覺自己變了點,至少這一年,這幾個月

.愈來愈有粗口思維,即是說,在思考的文字庫中摻雜了粗口成份/摻入的比例多了點,這是以前沒有的

.想法和情緒愈能對身體有實際的影響,比如說,緊張還真的能幾晚睡不著

.對於朋友的想法不同了,這是我掙扎很久的問題:「朋友是不是應該過濾出來的」,我再次認真的想著。
對我來說也許待遇上我對任何人也差不多,實在我很討厭接觸陌生人,我很討厭別人的氣息,
所以,我討厭口香糖,那是會令我意識到我吸進了別人吐出來的氣的代表;我也討厭別人抽煙,那些氣是臭的。
將朋友分類,其實這是一個很奇怪的行為,因為熟點生點這些自己知就好寫出來也沒用
算了
回到那個問題
「朋友是不是應該過濾出來的」

.我仍希望這樣做,畢竟跟某些人相處是開心的,是零的,是負的

.登入時限令我專心寫blog,真的

 

近日感想


.醫德是很重要的,不是倫理學的那種,是法律責任那種

.倫理學,對我來說真是令人懷念啊,回憶起我在看倫理學釋論的時候,嗯,我記得那是中六,我第一次被沒收電話,那時候沒收電話的老師還問我為什麼要看這種書,聊了一會,她好像對宗教很感興趣,我送了本失樂園給她

.倫理學釋論就是AS宗教與倫理的參考書啊……

.我記得了,還有天堂和煉獄(神曲)在老師手上,有空回校要叫他還給我

.其中一粒藥長2cm叫人怎樣吞下去啊

.好緊張

電話鈴聲


 .昨天沒睡過

.我的電話鈴聲是:

Stop callin', stop callin', 
I don't wanna think anymore! 
I left my head and my heart on the dance floor.
Stop callin', stop callin', 
I don't wanna talk anymore! 
I left my head and my heart on the dance floor.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Stop telephonin' me!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I'm busy!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Stop telephonin' me!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eh

 

[小品文] 無題


。為了減低故事對我的傷害,我添加了很多合理情節進去來減少真實感,謝謝
。再說人生稱作無題的作品不類在任何範疇只有一個限額罷了,我就在使用這個限額
。我其實很想寫B和C的關係的,可是寫完會沒氣
。麵包店是亂作的

 
 無題   暫且假作男生名為A,第一名女生名為B,第二名女生名為C。 *   「為什麼後天也得在夜晚才見面呢?那可是難得一個星期六。」B嘟嘴說道,A和B站著立著圍欄的家旁邊,這是B的房子。  「因為我是灰姑娘的凌晨版,」A吻了一下B的額頭:「別想太多了,早點睡覺,做個好夢。」  「嗯,再見。」B推開沒鎖上的圍欄,正欲將鎖匙伸進門鎖時回頭向著A說:「近日,我在每早起床時總能感覺到你的吻,是你的靈魂前來偷吻我嗎?」  A笑道:「哈,怎麼辦,瞞不過妳了。」  B開了家宅大門:「本小姐饒了你啦,以後也得這樣做,知道嘛!」  「是的,知道了。」A鞠了一個躬。  B回以一笑,然後關了大門。 *   星期五。   B穿著校服站在麵包店外,看著瘦削手腕上的手錶,心裡想著:「A今天還是沒來嗎……?」B站在馬路前,看著亮起紅燈,燈柱繫著一條繩子,B行經馬路,看著街上統一的校服,B再次想起A──他們是同一所中學,同一個班級的同學。  B回到課室,看著A空掉的座位。  「A的轉校已經是四天前的事。」B開始回想:  *   星期一,我在約定的時間和地點等著A,就在約定的時間,我目睹了馬路的不遠處發生一樁車禍,肇事司機是一名年輕女生,我能確認這不涉及A在內,因為發生車禍的一刻我趕上現場協助,車禍的地點沒有人受傷。我目睹了救護車到達、我目睹了記者採訪、我目睹了新聞的報導。   「神秘車禍,無人駕車撼燈柱」,那是一個噁心的標題吧,似乎想著很努力嘩眾取寵卻不成功。   發生車禍後,我立即打給A。  「有看新聞嗎?還好你今天遲到,我們約定的地方附近的大馬路發生神秘車禍耶。」我說道。  A仍然氣定神閒:「啊……B,抱歉呢,今天我不是遲到,而是我家人突然要求搬屋……就在昨天,所以今天很早便去了新學校辨理入學,那時候你還未起床,所以沒打給你。」  A的背景很靜,在新學校嗎?  我說道:「喔……這樣啊……」  A再說:「我在新學校的校務處,不方便談電話,我放學找你好嗎?因為新學校離約定地點有點遠,我們約六點吧。」  「嗯!好啊!」我回應。  我們如常的見面,A如常的送我回家。   趕快放學吧,我很想你,A。 *   A站穿著校服在約定的地方和約定的時間等候B──是麵包店的門前。  C慢慢從馬路的一端走近A:「你在等她嗎?」  「嗯。」A沒看過C一眼。   過了會,C走到A的正面,是可視範圍之內:「你仍在惱人家嗎?」  A答道:「是的。」  C微笑,用指尖點一下A的鼻子:「怎能用這種可愛的方式惱著人家呢。」接著C捉著A的手:「過來,我有些東西想給你看看……」  「放手。」A甩開C的手。  「別這麼冷漠嘛,畢竟也跟你每天等候的女生有關的。」   A終於看著C的臉--C微笑著,一個漫不再意的樣子,視線在A的臉上游走--眉、眼、嘴巴、耳朵……到A的身後,A注意到的C的視線轉移,猛然轉身後望--那間麵包店--沒有任何一人。  「嗯,我跟妳走。」A說道。  「謝謝你。」C語畢,吻了一下A的臉額。 *   B蹲在麵包店的架後,直到他們走近了大馬路旁邊的底層房子--那間房子的窗門剛好面向著麵包店,B在麵包店能看進這間房子--除了床和書桌以外空無一物,房間以白色為主題,非常的簡潔,就像人任意偷窺也不能獲取對這房間主人的資訊--當然除了簡潔以外。  B蹲在窗邊旁的牆,好讓屋內的人看不到自己--她直覺覺得他們會進來這房間。 *   C按著坐在椅上的A的肩,順勢正面的坐上A的大腿上──C的雙腿夾著A的身體,再道:「我為了偷看你,我裝修過我的房子,窗口對著你每天經過的地方,這樣也為了多看你一眼。」C如此說著,指向窗外的馬路:「那就是你每天等待女孩的地方。」  「那跟她無關吧。」A冷冷說道。  「A,先回答我的問題吧。」C走近窗邊,向著窗外說道:「可憐的女孩永遠不知道A先生你死了幾多次呢,她一定恨透我對吧,畢竟是我把人家的男朋殺掉的。可是,作為鬼魂的你怎能每天死一次來回復肉血之軀呢?」   A扶著C的腰才站起來,以免C因為自己的站起而向後倒:「我是因為遲到而看著她焦急的臉,就在這附近自殺死了。」   「行了……辛苦你了,」C看著窗外說道:「奇怪,六點多了怎麼她還未來到約定地點呢,可能有什麼危險吧,趕快打個電話給人家吧……」   A帶著焦慮的表情,緩慢地取出電話,開始逐一按著B的電話號碼。   「然後,跟我相宿相棲……」 二零一零年三月廿三日 
 

求教


請問有人聽過 體液金字塔 嗎?


頂層是O液,接著忘了第二第三層是膽汁

我第一次看是在「自慰,恐懼的歷史」--這是有點生僻的翻譯書,看來用中文關鍵字是找不到的

突然刺激


這是免費的藥物,沒有該存在的效率遞減,也沒有副作用,怎能這樣呢,源源不絕的能量怎能不斷的被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