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我覺得粉紅灰真係好靚啊


哎呀我覺得粉紅灰真係好靚啊

「我覺得係你誇大左個程度lo,靚就靚,但係就未去到見親都要讚幾分鐘既程度lolol」

以後


以後唔再寫請勿進入lu~~

認真的時候


我在認真的時候,話說得很少

如今,說不出一句話

看不見的理由


當我是無聊好了。

九四曾經向我說過一個故事,那是失戀的時候受他的安慰,那個故事畢竟是第一次聽著,無比的深刻,也是我當時的一種心靈安慰的良藥。故事的內容是這樣的(我居然想打「是咁的」):

從前,有個心理測試(我故意不說心理測驗,儘管那該叫心理測驗),有兩組人,第一組人從一堆海報選自己喜愛的,問及他們的喜愛程度,然後讓他們跟這海報相處一下,再在若干日後再問及他們的喜愛程度;第二組人也是從一堆海報選自己喜愛的,問及喜愛程度,不過同時要提出對海報喜歡的理由,接著還是相處一下和若干日後提問喜愛程度。

那是一個典型的心理測驗沒錯,第一、二組也出現了對自己所選的海報的喜歡程度的下降,不過,被要求提出「喜歡原因」的組別的跌幅較第一組的大。

故事在此結束。可惜九四問我喜歡那個男孩的原因的時候我還是答不出,不過說真的那是一個很好安慰失戀的方法,要是那真的是壞男孩至少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的堅持是如此的不值得,不過這話題肯定不是我希望訴說的重點就是。

 

「說不出的理由」是一個保護的方法:可以減少「理由」被提取的頻率,也就減少了理由弱化、或說理由被挑戰、自我推翻的機會(當然也有強化的可能),或者說提供一個足夠的時間去事後孔明地提出一個比原來的理由更佳的理由,甚至我們得考慮一下堅持的理由是否存在。

不過,我在想,有什麼情況下會說出「其實我有著說不出的理由」呢?

試圖數出「有著說不出的理由」和「說出『有著說不出的理由』」的原因是沒可能的,我們分不出主動和被動,故意製造還是事實,雖然其中的分野和分別出來的理由大多不如諸君想像中的重要:那頂多是動機論者用來方便分別的方法罷了。

 

話題一轉說回妾身,妾身向來有本子記錄兒家(?)的思緒二三事,名曰離道火湖。

妾身會記下的事情--至少我不希望受到「說不出」的我的保護,也不會受到他人的干涉(包括反智干涉),謝謝,我愛死了本子,大家也快來寫日記吧。

(突然完結)

確切的事


我討厭我說的話被劣質化,我想大概跟說這句話的心情一樣令人討厭

我討厭浪費唇舌替辯護

某些的背後,附帶著令人震撼的失望

治癒我的,那是一件死物

記錄時間


遊戲王GX3--從昨晚開始

 

啊,感覺真好啊

發達後要做的事


.玩遊戲王真卡!

.我要喪食大閘蟹!

.買部hi-fi塞住陳駿個口!

.我要買吉普車!

.之後買拖頭+貨櫃!(意即我視考拖頭車牌為發達前也該做的事〔羞〕)

.買碟:一青窈陪哭(最好加埋月天心)、Within temptation同clazziquai所有ablum、Rurutia所有碟

.買鬼曬自己的怨唸書目,最好係精裝本添:原富、反基督、查拉圖斯特拉如是說(精裝本)、理想國、奧德賽、歷史之眼(漫畫)、罪與罰、夢的解析(精裝本)、DSM、個體心理學的實踐與理論(精裝本)、歐洲哲學史、康德三本批判(就算睇唔明我都要買黎放屋企!)

.我要去旅行,次序之怨念次序:敦煌、新疆、日本、德國、英國、澳洲

(PS. 閱讀時,請幻想以遊戲王召喚怪獸的語調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