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H


我覺得人生好美好

又是日記


以前從來不明白寫日記有什麼好,想不到現在居然是來不及記下自己的事
感謝我換了新電話,在床上用電話寫Blog的感覺棒極了,電話Wifi真是偉大發明
自某時開始,我便不再覺得我是個不愛哭的人
在床上哭著,我感到真的很確切的壓力
唉,誰來給我一滴愛和安慰

今日日記


話說自從我上次寫完日記之後好似寫上癮

雖然RB(REALBLOG)有不少台灣人可是為了傳意話是用廣府話

我好記得凌晨兩點突然之間經痛痛醒,身體變得前所未有的冷
因為我從來都冇試過經痛,我發現醒左的時候我身上冇被蓋住
而我好多時候半夜醒來都係因為凍醒的,點解我會咁認為,因為我一著返件厚少少既衫就可以睏返
我蓋返被子,我發現根本睏唔到,因為身體仲係好凍

我喊住打比男友,打左幾次,睏左冇人聽
打左比個新朋友(B),因為我知佢返夜工
佢叫我五點如果再痛陪我去睇急症
咁我就沖涼先啦

總會有人因為機緣巧合而知道我其實沖涼真係沖得好熱
當時三點幾,我真係沖左一個好熱,熱到好暈既熱水涼
我皮膚都紅晒但我就係覺得好凍,真係好凍

我好似由兩點幾喊到四點幾……掛

之後我miss左個電話,係B打電話黎
我七點幾醒左,打返比佢,佢話佢車我返工
我第一句同佢講「我喊到隻眼腫左」
哈,果然出到黎佢話我成個樣唔同左

佢車我返工,幫我買早餐--我只能夠話,我覺得好…開心
不過我講野真係唔多,冇咩表情,因為當時仲係好唔舒服

返工,搬過小小貨,我都覺得好重、全身都冇力

我只係冇意識過原來我會經痛同埋因為呢種原因而覺得返工辛苦
畢竟我都係會帶住感冒跑陸運會三千米既人

順手send左個email比個客,比老闆寸:
「拿你咁同個客講就得,出到去作文肥梗架,你考試係唔係咁寫啊?」
好啦好啦,我其實我都唔知點解UE作文及格

這是上午

下午終於收到一個網友(下稱佢/兆佑)的訊息,佢話唔見左我電話

我同佢已經識左八年
本身係香港網友,但一直都冇見過面,然後移民去台灣
雖然有時都會返香港但係次次比我電話佢佢都話唔見左我電話

突然佢又話嚟返香港,好,我又比多次電話
我叫佢嚟香港果日打比我佢又唔打
下午終於收到一個網友的訊息,佢話唔見左我電話

我當然好高興地講我的聯絡方法
我的電話,一個精確的等候地點,同埋我著咩衫

首先去左交收兩本好重的書,然後就出發去旺角,之後再去poly搵早晨同九四
嘩,本書真係好重,不過呢個後話啦

去到旺角,沒來電打來的,啊!係佢啊!

直到見面,直到同佢傾計,我都唔知佢叫咩名XD
好似同我講過但我鬼記得咩,原來係兆佑

之後一齊火車到紅磡,見到早晨同九四,大家不停互打招呼打左幾分鐘

去左poly新can樓上玩UNO仲要用世界語XD
正當玩第一次,楊津贏左的時侯,楊津突然提出一個懲罰方法:

喂,輸左舉起張凳入去(學生休息室),輸一張一分鐘!

無錯,我之所以咁講係因為我已經贏左
九四輸左,佢真係行埋去舉凳--對唔住我錯XD

玩多次都係九四輸XD

九四發現左兆佑「冇拉拉鏈」,我在一剎那間話:

死我唔小心諗左糟糕野

早晨大約四五分鐘就get到,但九四同兆佑都係唔明,我就比左提示:

拿,一個係動詞加名詞,一個係名詞加動詞,明唔明?

(算了都是結束這話題比較好)

之後落去食野,我地話題都不離HEY~查理~XD
因為我的體檢報告話我冇糖尿,反而有血同蛋白orz

HEYYYYY~~ go to kidney mountain to find a suitable kidney~~~

一直都是這種氣氛orz
九四、早晨、兆佑不停笑人地英文屎orz

之後唔知點解時間過得好快,兆佑本來要九點走,已經係九點半
早晨話要有見面禮,哎呀,我身上咩都冇
早晨有個五蚊印同刻刀,我地即場刻左個印比兆佑
早晨刻兆、我刻佑
送左比佢做見面禮

我第一次感覺到刻印很有用

以下是感想:
一、真係好開心
二、點解第一次見面可以玩得咁熟XD
三、哈哈,我問兆佑:「見到面之後八年的印象有冇崩壞」,佢居然話冇
四、我要同九四私人補習網絡知識
五、知己難求
六、我是小六認識認識兆佑,中一認識早晨,中二/中三認識九四,當時我說了一句:「我們生命重疊的時間可以堆得好高了」
七、如果一次過集合到所有friend list第一層的人,聚會應該會很不錯

[認真] 是日行程(完)


我認真地說,我極少極少(我記得只有一次而已)在網誌或者是其他地方講述我的行程和所見所聞
我網誌的大多只是我的感受或經過我的感受所過濾出來的事件,但也與事實的描述有一段很大的距離
但今天發生的事,令我瞠目結舌、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我將來會不會發生同樣的事情

所以,我必須認真的,仔細地記述下來……
今天如常的上班(人家目前做文員),如常的過度我正常的上午,
如常的獨自去吃飯,如常的去寄信

正當我下午回公司的時候,有些事情發生了,那時候,我深刻的記得,那是,2:34分
「喂!你在公司啊……你會……你會何時放學啊?」

那是父親的聲音,然而,他根本知道我上班的啊
他在說話的時候,有不希望我在公司的意願嗎
而且,我聽著街聲--他聲音不像在醫院耶……那即是說:
我的父親大人突然要出院了!他不是應該留院的嗎!?

不過也不管了,那我就追問一下啦
「嗯……我出院了……不過沒鎖匙啊……」父親支吾地道,大概是知道我在公司吧。
「你在哪裡?」我語氣稍重。
「我在……家門口啊。」父親再道。

「那、那……可是因為待會會有些貨品送來,我要簽收耶……」我思忖一會後道。
「可是、可是哥哥和媽咪都在上班吧……他們很忙……」父親極少勉強自己,然後他還是說出來了:
「你有空嗎……我的傷口很痛……我要休息……

唉,算了,貨送到就自己會打給我吧。
我按來電轉接,轉接到我的手機,然後離開公司,鎖門,那時候,大約也只是2:40。

上車了,$7.4,距離回家有20-25分鐘。

那時候是3:10分,我快回到家了,我再次收到父親大人的電話:
「哎,楊津啊,你……啊,我問鄰居借了個衣架,開了門囉。」

我說,這叫專業。不過那不是重點。

「唉,」我輕輕嘆氣,甚至這嘆氣聲我也不讓他聽見:「那我回公司了。」
我在屯門公路後第一個車站下車,接著就行到馬路的另一面,乖乖的等車。

上車了,$7.4,哎,八達通負錢了,不管了回到公司再算,距離回公司有20-25分鐘。

回到公司,那時候大約是3:35,距離放工還有一段時間。
啊,收貨啦,那時候大約四時。
好,五時正了,放工。

這些都不是重點,完全不是重點,這只是開端。

 

放工了,我從工作的地方走出地鐵站附近,突然發現
啊!我身上一毛錢都沒有!
為了讓粵語的朋友能夠感受得到我再說一次
啊!我身上面一個仙都冇啊!

我檢查一下錢包,啊,有3.4元,不過還是不夠錢
回家的車還是要7.4的,而且我要先去(屯門)市中心再回家
不管了,上車的時候問人借吧……

我見到一位很友善的女性,就走近問:「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你有沒有4元呢…?我…八達通負錢了可是又沒有錢……」

嗯,接著,很幸運地,4元入手了。

連同我手上的3.4元,YEAH,剛剛好可以乘車
然後到了市中心,辦完一些事之後,才想起自己沒錢回家
接著我想啊…對,有朋友在市中心上班,好,問她借錢--也是4元

4元又入手了

話說正當我拿著4元,正要放入售票機的時候,啊,他沒反應耶,直接將我兩個2元吐出來了
我再放一次,他再沒反應耶!我按取消--那--那部機居然吐出一個五元和兩個一元硬幣出來!

太神奇了。

太神奇了。

接著我用那個五元買票,吐出了一個一元。
我手心,放著兩個二元和三個一元硬幣。
對,這裡是七元。

我有一種流淚的衝動

 

我乘車的時候,看著手心的硬幣,想了很多事情
比如說,今天的女性和某朋友送(借)我的8元,加上那天跌下來的7元……

8+7=$15

那不就是……不就是我來回荃灣和屯門的車錢(7.4+7.4=14.8)了嗎!?

(突然完畢)

近期活動


我以為,真的以為,當我假期之後,就能高高興興的看書,結果開始了一大堆進度比56kb還要慢(?)
以下的次序只是想到的次序,而不是看的次序,應該說是「開始看的書目」吧

心理罪之畫像
論自然與語言
語言文化學
語言的死亡
基督教史
姑獲鳥之夏

而以下是放在家裡可是一直未開始看的書目

奧德賽
罪與罰

看完的書也可以說一下,不過只有一本

立方體的秘密

而在看的動漫為以下

HETALIA
歷史之眼
真月譚月姬
未來日記

至於近期的電玩為以下

DJMAX - 1 / BS / CE
BIO5
MHP2G

真不明白為什麼自己要寫出來?

一個奇怪的現象


近來香港流行著一套邏輯:

對某些人來說,同性戀是有問題而值得反對的
同性伴侶也會發生家庭暴力
家暴的受害者是值得保護的(作為公民或其他原因)
因為同性戀是(被認為)是有問題而值得反對的
因此不應該保護家庭暴力下同性伴侶的受害者

這是什麼東西?

ISSA - Justiφ's




平成最愛ri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