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閒的生活


起床、梳洗、去吃早餐、買牛奶回家、開信箱、寫(??)筆記

這是什麼悠閒生活
難不成就是傳說中的反璞歸真嗎orz

論廢除通識的合理性(一)--多角度思維與通識教育


  「從多角度研習不同的課題,從而建構個人知識」,這是通識科的寄願和最終目的()。從個人、社會、人文、科學和科技等,通過各項上述議題探究學習,這是理想化的情況。

我們從不質疑對多角度思維的追求,這是安排學生將來在不同的社會角色,達成對社會角色的不同期望。理論上地提出,學生應設身處地理解不同社群的文化價值,欣賞和尊重他人。

然後,重心問題是,通識如何達致多角度思維?

正如零六年人際關係甲部首題:
---------------------------------------
甲:    我在兩年前參加了我們學校的「cosplay」會。我最好的朋友參加了,所以我也參加。將自己裝扮成卡通片裏我心目中的英雄,短暫地把自己代入,我覺得很棒。他們看起來真酷。

乙:    對我來說,那不僅是裝扮。我喜歡縫製服裝,做得也挺好。每次當我看電視或視像遊戲中一些新角色的時候,便會想像怎樣設計和縫製他們的服飾。近來我開始縫製這些服飾,也喜歡穿上自己造的衣服。我很為我的縫紉技巧感到自豪。

丙:    這些卡通片人物樣子很酷。他們醒目、英俊,總是處於最佳狀態。他們能一次過打敗十個敵人,而頭髮看上去還是那樣完美。我想能像他們看起來那樣完美。為了能更像他們,我不但買那些服飾,還到健身室去鍛鍊肌內,以便在穿上那些服飾的時候可以炫耀。

丁:    對,我嘗試使自己的外表像我「cosplay」的人物那樣有吸引力。我有時候不進食去減輕體重,以便穿上貼身服時更好看。可是,為了買昂貴的服飾,我要在一定本地的商店當兼職女售貨員。

(a)就以上陳述,分析「cosplay」吸引香港青年人的因素。 (10分)
---------------------------------------

我們並不是分析cosplay的特性和吸引青少年的因素,而是「就以上陳述」,換句話說,答題目的時候局限於上文所指的(甲)朋輩影響、英雄理想、短暫的代入、(乙)縫紉技巧所得到的優越感、(丙、丁)外表上的炫耀。

我們分析的,是分析「從試題設計者所認為cosplay的成因」,作答的框架卻局限於「就以上陳述」,作答的內容,亦得承接試題設計者的觀點。如此一來,往往忽視了其他(或真正的)引致cosplay的成因--比如說日本文化的傳入、對於動漫畫(及其相關產物)的喜好。

事實上,「cosplay」的來由更是由於「通過外型上的模仿來表達(動漫等)角色的訊息」。要分析cosplay的成因,更要分析青少年對於角色的執念,和表達那些訊息的原因。

作答問題的時候,為了不偏離題旨,便必須「就以上陳述」、承接和根據試題設計者的觀點和想法去表達,試問如何達致「多角度思維」?甚至當中的議題所提供的背景資料,大多摻雜不少既定立場,比如在討論親子關係,將問題的成因簡化,並依據已過濾出來的原因作背景資料以作出分析(06,human,Q6)。不單不能達致擴展不同的角度,甚至會使分析的角度流於片面和狹窄。

的確,通識教育所指出的論題往往是城中熱話,比如同性戀、兩性關係、家庭關係疏離等。然而,設題時往往已依據一定的理論基礎,比如說性別定型、家庭管教方式等。即使有言通識教育沒有既定的考核範圍,但在設題、解題和作答也大多不離當中的「規律」。
核卷員也在「考生作答表現」提出,「能援引資料和將參考內容分類描述」是為良好的作答方法,先不論此類題目能夠達致或涉及批判性思維,但至少與多角度思維是兩碼子的事。

知識型經濟


這篇文章是用來回應早晨的某日感想

當初我跟早晨提及「知識型社會/知識型經濟」的目的是,為了表達目前香港社會所謂學歷的諷刺。
也是當日,我聽說到「讀營養的需要大」,原因不是將來的志願還是目標是當一個營養師、還是對營養學有興趣,而是另一個更有趣的理由:

「保險營業員要讀營養學,因為讀營養學所讀到的知識可以與客戶有良好的話題,沒人會不關心自己的身體,當你是一名保險sales,他也是一名保險sales,他有營養顧問的證書,你也自然會選擇後者吧?」
「你是一名健身教練,成為一名營養顧問對日後對顧客也更易建立形象」
「讀營養學可以增加與身邊的人的話題」

這時候,我只想著一件事情--「本物」

我從來視清高高尚為終生的追求,因為我知道我所求的與「本物」有一段距離,但至少我從來會尊重每一個科目和行業,至少我認為,每一個行業也有一個本質,參與每一個行業的人最終也會受其本質而感動。
這個本質,就是類近於「本物」的存在。
所以我從來信仰每一個學術科目也有真切的價值(通識教育並不是學術科目,這是後話)。

也許應該有人知道我當時有多悲憤--營養學,還是一門學問,何時會淪為「製造印象」還是「引起話題」的工具?最令人奇異的是,人們所考慮保險,不是應該是自己的需要、或者是計劃的貼身程度之類更值得考慮的因素嗎?

不然就是,一門學問在何時被簡化為一張只是入門到不能再入門的證書,然後作為次項的爭勝準則,以--以為了自己可以更加順利的售出一份保單?

香港人利用證書,利用學問,利用到一個病態的程度。

政府常常會說裝備自己,自我增值,所謂的增值,不外乎讀多幾個風馬牛不相及的證書,而讀這些證書的理由不是因為自己的興趣、甚至不是為了將來的職業有關於這證書的範疇,而是為了--為了更膚淺的理由--就是為了「看起來」更「像」一位通才。

那時候,只能道出一句:「沒辦法,香港是『知識型經濟』。」

近期活動


高高的高考、絕體絕命都市3、DEWPRISM、biohazard 5、MHP 2G、論自然與語言、寫自娛小說、仙劍online、做冰漓奇妙/魔法世界

絕體絕命都市3


先說一句,我沒玩過前作,只接觸這代啊



官網

話說當時家兄在播絕體絕命都市3的主題曲,當時我就抱著「為歌而玩」的心態
這首歌很靜,幾乎只聽見Vocal的聲音,就像清唱一樣
最妙的地方是,我認識這首歌的時候,畫面正是天崩地裂

發生什麼事也好,能夠站起唱起歌來,我想世界就會變得平靜
就像這首歌一樣

當天崩地裂,世界末日的話,唱一首歌就能夠釋懷,繼續走看似絕望的世界

真是貼切的系統啊

月離於畢


自從寫了這個在名字

直到今天

還是下著雨

一些我的堅持


我在從前,大概是初中時期吧,常常會想一件名為「潔癖」的東西,想法的起源是來自「禮貌潔癖」
來源/理論大約是這樣的
「某人被斥為沒禮貌,然後為了強調自己不是,敏感地斥罵別人沒禮貌,從而提醒自己並不是一個沒禮貌的人」

或者說「某人被斥為沒__,然後為了強調自己不是,敏感地斥罵別人沒__,從而提醒自己並不是一個沒__的人」而__是隨便一種美德

那時候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別人不會無故攻擊和傷害自己(我)
當時,我認為人的寬容美德去了一個極端的低的程度--
說「寬容美德」只是客辭,事實上,只是希望大家能稍為不自我中心,違自己的意就是錯誤的
所以,這個說法就出現了
因為我要安慰自己,因為他們本來就是這種人,一定是受過某種傷,來作某種對自己的警惕
當時是這樣的--想了很久很久,自己的真的沒有問題啊,我努力地為別人的斥罵提出合理的原因,但當找不到的時候,我才放下心頭大石--
嗯,一定是因為這個理論
(當然事後可以想出無限個原因解決為什麼人要以言辭攻擊他人)

題外話,所以,我從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死不認錯的人

 

我的堅持是,在別人因犯錯而痛苦的時候,我絕不會以一些「提醒自己的言辭」來提醒別人

同樣道理,除了戲言,我絕不會講「節哀順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