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如此


快樂

一切的事也能成為我快樂的理由

當我寫小說


當我寫到某一句的時候,電腦就會動彈不能,無法回應,當機

誰來告訴我這不是巧合

話說冰漓寫小說得一氣呵成


因為有些感覺過了就不能再寫出來

比如說在夏天時不能真摰描述寒冬的凜冽

春天的沉冗熱膜下也描述不出秋高氣爽

戀愛的時候寫不出枯萎的情感

諸如此類

體液是最神奇的東西我從沒有否定,只是

已經失去了描述的能力/熱誠

 

可能是被考試沖淡了

每一下心跳


嵌入每一滴音符

這篇是蒼雅碧靈


有一種黏稠的氛圍影響著我,跟那時候的感覺一樣,這是天氣的問題

我並不喜歡這說法,因為這極其量只是冰漓用來解釋自己的行為,或者是顯得自己的行為有解釋性--所產生出來的理論

我有時候會幻想到底「那時候」到底是什麼時候,到底存不存在

存在的本身沒有任何邏輯可言,但存在之後,卻會依循著規律對我施行定量的影響

我能夠肯定,這些一直困擾著我的事情,能夠被男孩一剎那解決

要是男孩認識那時候,知道那件事

那多好呢

 

說話本來就會衍生一大堆的問題

 

突然想起

我很想寫小說

久違的離道火湖


的確,在這裡發言已經是一種呼吸類行為

這是久違的離道火湖

我不是有什麼想說,只是單純覺得以下兩篇太刺眼
可是刪文也太不適合我的性格
循例地,也說句

不用擔心,我很好
我在努力讀書XD

我能完全感受到


一個在現實難以確切感受的感覺

是一種,由重生,到崩壞

由擁手到一手粉碎

是力量比重拿捏不足

這種感覺

就是一種
 

步向滅亡的感覺


別問我為什麼要這樣說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