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水從冰離


燃燒吧!(謎)

既然我已選定了一條路,才不管這條路要走多久!

苦澀


我的嘴巴是確切地感覺到苦澀
感覺就像胃酸的味道--不,我沒有作嘔,那味覺不是由那些東西形式的

苦和酸

這兩種味覺以極端的身份出現

好核突啊


「學乜野生啊,我就我啦,好核突啊。」

乾花


我很怕乾花,真的,那種意識使我不寒而慄
有時候人的行為就是這樣,一些無心/無意識的行為其實反映了人一直殘忍、恐怖、病態的本性

製造乾花就是其中之一

記得有天跟早晨去文化中心的琴行,有一個乾花擺設
是象徵艷麗的玫瑰

乾了,仍是挺起的,有著「強暴式」的染料

誰知到我那時的恐懼和心寒
想著

要是那個是人,怎麼辦呢

 

我摸著我種的那棵花,刁謝了,我不以為然地回想這件事

怨念書目


這個書目純粹是提醒自己考完AL要買黎睇,絕對冇其他意思:

睡眠之屋
陪妳到最後
簡單死亡
設計圖學
謀殺理性批判
逃避人性︰噁心、羞恥與法律


YEAH,考完AL一定要好好敗家

蒼雅碧靈


原本,蒼雅碧靈並不是放置冰漓從完整到崩壞的過程
從前,冰漓有一句座右銘--「玉潔冰清.清高堅定
無奈地我跟其背道而馳
不過也沒辨法
是無可奈何的沒辨法

 

為什麼我要哭?因為我還是一個正常人
我現在也在哭嘛,不過感覺愈來愈微弱
當我真的不再哭了
那時候,我能斷定
瘋了

 

哎呀哎呀……怎麼辦,我在亢奮
為我的墮落,為我的、即將的



事情的答案很簡單,幾乎是直路
我偏不走

太美了這種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