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


我很祟拜、信仰一件名為本能的存在
本能不能被解釋,像道之類的
因為被解釋的本來就不是本能

比如說

食、
睡、
哭、
性慾、
尋求安全,或者說害怕跌落、
殺人、
撕裂、
對利器的追求、
將一些脆弱的事物粉碎、
舐血、
流血、
將指甲拔掉、
從高空跌落、
道德(但非倫理,兩者有強大的差異分別)、
愛、
各式各樣的本能

而本能與本能之間會有衝突和互相制衡

我沒有傷害自己,哈,這肯定是自欺的
我只不過
選擇性地
無限
擴大一些本能
同時,無視一些本能而已

這是扭曲的,結果

躁鬱症

誰來說服我沒有患上這疾病
發表時間:2009年2月8日 | 評論 (5) | 全文

到底有冇人識整毒蘋果


即係呢,錫完會醒果種呢

唔係真愛唔醒個喎不過
發表時間:2009年2月7日 | 評論 (2) | 全文

近日常聽的歌:


濱崎步 - Mirrorcle World



 
發表時間:2009年2月7日 | 評論 (0) | 全文

我在慢慢復原


那是因為,名為世界觀的網有一根線被挑走
我才會生病的

我在慢慢復原
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我為了傷補我的網

情況
既然我願意免費付出,又怎會是「代價」呢?

不是的,我指的代價

不是指這種事

而是,壽命,之類吧?
發表時間:2009年2月7日 | 評論 (0) | 全文

我是一面鏡子


我從不曾意識過自己的存在

只能讓鏡對面的人,投影出我的身影
發表時間:2009年2月4日 | 評論 (0) | 全文

這是離道火湖


我是如何的不能自制地憂鬱

想著每一句「最後一次」

又想著其毀壞的可能性

 

我痛苦嗎?

不知道,在言辭之間

我的投影世界,怎麼會如此空洞
發表時間:2009年2月4日 | 評論 (0) | 全文

我會這樣幻想


終有一日,我會站在舞台,唱自己的歌

那時候,我演唱的第一首曲目,定必是《血色.灰世界》

接著是《貓》、然後是《人樹》………

 

我唱的第一首,一定不穿鞋子,帶著腳鐐手扣

用著微小的步距,從某處走出舞台

站到舞台的中心

 

開始唱起歌來
發表時間:2009年2月1日 | 評論 (2)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