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


我突然忽發奇想,想在這裡記下一些我的轉變。
我的性格和喜好有很大的一致性,只有擴張和淡忘,但極少有相反的情況出現,所以這裡會稍為記下這些東西。

.我一兩年前是很喜歡葛珮帆(EQ)的,我當時喜歡她的勇敢和務實,還有「不虛偽地向青年灌輸美德概念」,或者說是(我覺得她是)真心的,我是喜歡她的性格。可是現在真的不敢恭維,不是因為她的博士醜聞、也不是她加入了民建聯,而是性格問題。人的名氣(或職位)很有用,盡力地在尚有名氣的時候發表自己的想法增加影響力,這是名氣合理存在的因由(所以我喜歡周澄)。EQ利用自己的名氣/職位發表這種論調,要是她這是自己的想法,我會覺得很失望。

小學的回憶

在我的記憶中,我記得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時候是小學。小學的時候我很少哭泣,我最會哭泣是在高中,那就是交了第一個男友之後。

要是我現在的心智回到小學時間的話,我應該會不停的哭泣吧,因為我現在才覺察到很多以前不曾覺察的事。

小學啊,那就是你還未有能力去過濾知識的時候強行灌輸一些社會美德進你的身體裡,用的是最低級的制約(我說的低級不是指古典制約什麼的,而是指讓學生「學習」的時候,採取了較生物性的方法,如食物是低級激烈),你在這裡學習到禮貌、學習到老師會怎樣的獎勵和懲罰,它的規則也能夠在這裡妥善執行,因為對環境高度控制。

在受到別人恩惠的時候要不問因由地先道出謝謝。老師觀察在環境,不作出感謝的話,老師說做人要有禮貌,收回原本屬於那同學但卻遺失了的東西。

這是缺乏美德的表現,自己的持手物遺失了(其實也許是掉了被拾起,或被偷了然後虛心的交回)別人找回了,因為不說感謝的話而沒收。

這是我對小學的一切評價。

最後我還是沒說道謝,我和那同學仍沒什麼要好不要好的分別,還是老樣子,會打招呼的類型。

那件道謝什麼的事情,我和他大概都忘了,我(們)就永遠了解到,原來所謂老師訂下的規矩,他不存在於同一空間,規矩就不一樣了。而老師的抽屜永遠多了一件兒童物件(垃圾)。

畢竟那件物件對我來說真的不怎麼樣。

我卻對我的小學時期產生極差的評價。

我只是看不過眼,一些志願的美德(禮貌、誠實、自信)原本成了給大人褒獎的物件,成了做人的基本條件,否則就會被剝奪一些東西。

這就是我的小學回憶。

還有別一樁我是深刻記得的,不過也算了,那是個誤會,因是在教師作為獎罰的正確執行者這種絕對服從的信仰的破碎。不真實的認知,愈早碎了愈早,在自己有能力改變世界之前。

我最喜愛的電影,第五元素

每當我有目前這種感覺,就會想起第五元素。

第五元素是部很舊的電影,特技精美,歌曲好聽,最喜歡的是這片子給我的意義。
為什麼人只會傷害,只會殺戮和戰爭,自私自利,創造的事物也是用來破壞的,為什麼女主角仍要拯救世界?
只有一個原因,因為女主角需要愛,需要男主角的愛,只要男的吻了一口,作為拯救世界的鎖匙(女主角本人)才願意啟動。
那只是一個單純的個人意願。
片中所指的,第五元素就是愛,明顯受者只有男主角一人,跟這個世界的任何人無關。

這裡的愛,內涵只有男女之間的愛情,指涉的就只有男主角。
沒其他了。

用不著去把他廉價化,指成拯救世界的博愛,片中給我的意義也就是這樣。
而我是如此的認同。



另外,學術成了盾或劍的時刻,我認為,是這個世界最悲慘的事。

一些我做人的態度

我跟不喜歡的人就不會跟他們談話,或許會有一次,因為這樣來知道性格合不合得來。

我不會跟性格合不來的人做朋友,我以此為榮,因為我能夠以一己之力去反抗一些我認為整體社會都做錯的事,比如說認識朋友是一件非常好的好事,人應該盡力讓大家喜歡自己,等等。

生氣的時候會心跳加速,瞳孔放大,這種警戒的狀態對我而言是很浪費體力的,這種警戒的狀態的引發可以用來做很多事情,比如說保護他人的拯救。

所以我很討厭吵架。

我很喜歡以「你的說話有理」作結,理,是指道理,理論,是思路的運行。

不合理是指什麼?是指矛盾,邏輯不矛盾只不過是做人最最最基本的事情,為什麼幼兒時期要教人分辨三角型和正方型?是因為一個形狀不能同時擁有三隻角和四隻角,這是矛盾的。

合理,只是合符你的思維,但我不一定認同。當然我會確保自己的說法無誤。

但通常我跟不合性格的人結束對話時,我也會說「你的說話很合理」,但絕不會說「但我也合理」,因為我不想再跟對方有任何交涉。

性格不合的人便做不成朋友,我感到可惜,但我以自己的選擇為榮。

iPhone/iPod - Peggle


我近來在沉迷一隻iPhone遊戲,這佔了我不少的乘車時間(其餘的就是看書了)

Peggle

這真是一隻好遊戲,既有技巧性、畫面風格可愛、遊戲性良好、遊戲時間長,真的是好遊戲啊!
但這不是我提及這遊戲的原因
而是,我做了一些可能人們一輩子都做不到的事情





原來有人也做到的

我喜歡的女生

我是不太懂和女生交往的,王子如是說。

我也不否認,所以我喜歡或熟絡的女生不多,反而無感覺或負面感覺的倒有一堆--她們大都有一些醜陋的習性(我嫌陋習不夠重),正因為這種習性,才會有一堆教人了解女人的書,說女人是不同的生物,教導如何溫柔對待女人云云,這些不是一個「秩序重組(#京極堂詞,字面借用)」,而是讓秩序更不明顯,離真相愈來愈遠,甚至扭曲秩序,才換來一時的安逸滿足。然而過程的受益者也只會偏向女方,更悲慘的同時,由於生物性地缺乏了程度的對比,生物性的永不會知足,只會愈取愈多。同時生物性的滿足遞減若得不到制衡,悲劇才會發生的。

我之所謂強調生物性,是因為這是很難控制,而不少女性卻永意識不到問題的本源,反而找很多冠冕堂皇的理由來掩飾自己的生物性(不停的要求安全感和呵護),我認為人/社會的最終目的是什麼,就是很大程度上能控制本能,可以放縱,可以保守,但前題是控制度。而該些女性,卻徹底地違背了。所以,簡單來說,我不喜歡。

提外一句「愈有錢的人愈得不到快樂嗎?」這是一個無聊的對比。要是快樂的來源是來自「從沒有到獲得的過程」,上句是不能再廢的廢話。

說完負面了,相反,我特別喜歡【正面標籤】的女生/人的屬性真的蠻少的,是一種可列的長度,既然長度適宜,就寫寫吧。

.飽讀詩書,滿口粗言
我原本想寫「飽讀詩書,滿口粗言」,為什麼第一時間總會聯想到轉折的意思呢?因為這是一些醜陋的刻板印象,這種東西愈多只會令自己距離真實世界愈來愈遠,甚至要扭曲這個世界來符合自己的道德衝動,粗口是市井的象徵,飽讀詩書卻跟這格格不入,可是人們會因為飽讀詩書的光環而扭曲自己對真實世界的認知,所以她們/他們對這個真實世界的重組有很大幫助。

.外表漂亮,不卑不亢
因為前者的出現令很後者出現的可能性更低了

.希望懷孕並已懷孕的女人
原本想說懷孕的女人,想了想發現意願很重要

.對任何人皆「具同理心」地體貼
我想到的暫時是這些吧,想到出來的話再加上

#秩序重組:京極夏彥指出推理小說是被稱為秩序回復的故事,我寫重組完全是因為回憶時,使用語義提取字詞的失誤,而我指出的秩序重組/回復也只是字面的意思,而非他本人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