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水從冰離


我不喜歡活於自己的世界,即使偶然我也會這樣,但畢竟是人,很難去杜絕,責任是取得一個平衝
應該說,活於自己世界的合理性在於自己的世界和現實和理想世界的契合程度
說程度也太過的明顯了,因為本來這種概念便不得量化之類的應該不會有什麼程度可言

然而
自己的世界觀若然是不完整或者是有缺憾的

應該盡力找理想和現實世界填補才是
比如說,邏輯性的貧乏

不,不能這樣說,或者說這樣說不夠貼切

這個世界只有三種:一是理論(還是科學?)、二是宗教、三是哲學
(這個宗教的意思不是指慣常使用的宗教,我發現原來自己不太會用這些字眼)

分別由實證、信仰、邏輯支持著

之類吧


世界觀就由這三個範疇組成
嗯,暫且可以說我是這樣認為的

第一的是必須的,這是對於豐富自己的投影世界有很重要的地位
不然就連傳意也有困難
而投影世界,以愈接近大眾的投影世界愈多為優
因為投影世界的存在是為了社會的存在而存在
忘了在哪裡取得「我們所用的語言表達出來的不是真實世界而是投影世界」
即是說只有自己一個根本不需要投影世界

…………

我到底在說什麼

我在說的跟我想說的完全沒有關係

 

我想說的是

為什麼

在世界觀如此殘破的情況下

仍能如此快樂地生存下去呢?

既然不能快樂的生活下去

為什麼還不修補一下自己的世界觀

仍在勉強幸福


正如心愛的遊戲王怪獸之決鬥的一句對白:

「為什麼還要築起仇恨的高塔呢」

 

我要強調這是水從冰離

以上的都是吹吹水而已


Cutie Honey


1973年版





冇錯,又係倖田來未
不過倖田來未的是電影版的主題曲,我所鍾好的是劇集

說起Cutie Honey(準確點說是Cutie Honey The Live)
其實這是一部我很喜歡的成人向特攝片
記得有段時間日本還在播影的時候
冰漓有好好推廣過



是會有無關痛癢的露點鏡頭,可是那真的是無關痛癢
我是被劇的開首「人的黑暗面」而被吸引
當然劇中後的黑暗面只是噱頭(好像是吧?)
不過整套劇也是相當的喜歡,是很少數能看完的劇集
很喜歡山本匠馬--話說一直也是以靈魂角色的存在出現(?)
第三集的開首我可是看了十多次以上……

還有很喜歡的草加雅人(假面騎士555)

不錯不錯,回味完了

松浦亞彌 - First Love




我發現原來自己幾鍾意松浦亞彌

我將會

我將會愛上一切您愛上的事情,留您一瞥注視
我會幻想這篇是您初來離道火湖的開場白
因為您從不知悉這個地方的存在

看吧,我在走您走過的路
我會是最忠心的O

我怕


我怕這會忘記了

11月2日
在電話的草稿

女朋友 *我親愛的女皇我很喜歡你好想見到你有辯法嗎?

或者是

金花茶

每次看見
總會有種
骯髒的污手,撫摸骯髒的身體

的感覺

「是你令我心靈扭曲的」

這句的道出,是如此的無力

我有點

離道火湖跟蒼雅碧靈這兩個分類是同一類的體裁或者事情
因主軸不同了,蒼雅碧靈有存在的必要性

這也可能是離道火湖的最後一篇


我有點

厭倦了

名字的存在

MSN 名


『Take me to the dream onegaimatte』冰漓、Twilight:我諗起原來我打邊爐既時候講「怕咩丫」既頻率同我食野既次數差唔多

前:Ask to wind jp ver.
中:Twilight、吸血新世紀,正戲一套
後:同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