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底

我在追求一種不能用言辭表達的感覺
最接近的文字是「痛苦」,然而我很清楚痛苦只是這種
被追求的感覺的副作用

我為什麼要追求呢?
是追求痛苦嗎?我是要很經典地從中得到滿足嗎?
這顯然不是,因為我不認為我需要這些東西來反映我的存在,之類,吧

是要追求自己身體承受的極限嗎?
這也不是,我對我自己承受這方面的痛苦很有自信,亦用不著證明

奇怪,為什麼我會提出如此的設問?

我到底
為什麼
要不斷地留意自己在這方面的異常
要不斷地消化這些情緒和追求才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病發」,我想起這兩個字

膽汁

醫院、車輪、花灑、裝著水的杯、浴室、畫框、膽汁、苦澀、黃綠色

左、右手

我怕我會忘了我畫這張畫的目的,決定要加一些關鍵字: 左手:中指、飼養、水管的指向、時間 右手:樹木、心臟 

語錄

我三千四分鐘囉……而家爆左二百啊

「嘩,三千分鐘你都爆到,你應該生腦癌架啦」

一、近排愈來愈多小動作,應該係同呢個緊張有關,而呢個緊張應該同AL有關
二、頂,我阿哥拎左我隻手指又唔同我講又唔俾返我
三、有D野由假期拖到而家,呢種感覺我真好憎囉
四、紅色點解可以咁靚架,好想入POLY啊
五、畫畫畫都唔知畫乜野
六、青田石…
七、我認為,寸嘴既人都應該唔會蠢得去邊
八、諗諗下,其實我都幾寸,我應該唔會蠢得去邊掛?
九、妖
十、白紙
十一、滴落
十二、車輪

說這個標題的由來

要數數改變人生的一些事
認識早晨應該是其中之一

這個分類

有些言辭,就只會容許自己理解
很老土地認為什麼很想被了解可是很怕被了解之類的
這是世上最古老的吊詭之一
另一個是to be or not

所以我近來喜歡畫畫
我害怕被觀察筆觸,這是讀心

畫畫有種史無前例的直接
能把語言無法詮釋的,用這種方式表達出來

實在太好了

誰會知道右手的意義;右手的斷;右手的刺穿;右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