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漓奇妙世界

進入冰漓奇妙世界,請按這裡哦



這裡會放著一更新途中的感想:

寫EC使我變得更成熟

.如果要玩的話,絕對是至少玩兩次的,尤其是取得水晶之後

.我很喜歡第三、四關,很肉麻

.我總算能找回以前更新EC的時候的感覺了

.章節的長度果然是倍數增長,以前沒變數的時候抵銷了太多的文字輸出了

注意:按「上一頁」會嚴重影響變數的轉換,有機會出現劇情上不能連貫的斷層,請避免使用「上一頁」或善用進度儲存。遊戲不會走掉的,多玩幾次更添樂趣!我覺得我寫這句出來真的很帥氣

.目前的進度是一日三頁,我覺得很不錯的了,目前第五回合46頁,我才覺得只寫了一半多點點

.要修改的bug:R4ToBR5光榮解決

.我第五回合故意讓遊戲難度作了很大幅度的提升,同時,我在某地方加了運氣的因素,要是運氣欠佳的玩家(不過要是玩家還未多玩幾次是沒可能發現:原來那跟運氣有關的)可要好好三思一下自己每一步的行為,不然會輸定的

.在每一關開始前先儲存一下,這是建議

.插圖半製成:

WIKI

.我在寫的時候不停想著「流行之神」,這真的是一個好棒的作品,可以將玩家本人的邏輯推理去到影響結果真不是一般的神

 (2012/8/8)

.現在已經不會想著流行之神了,甚麼也不會想,只想要趕快寫好

.第六回合都只是第一至四回合的長度的一倍而已,還不算太誇張嘛

近日感想


。我這篇是用iPhone寫的,普遍來說我的網誌不會超越或只稍稍超越登入時限(1440秒),我想這會是其中一個方法來測量我在電話的書寫速度

。我近日對於社會生物學有點興趣,甚至我覺得在其中研究的人也很有趣,比如純潔地不容許政客入侵其想思使之具有操作社會/權力意義,但對於「事後」對傳統的解釋卻「看起來」極具說服力:比如說傳統死刑是減少社會上具有攻擊性的基因

。所以我很喜歡看/寫小說,若是從新設計一個社會而具有其合理的運作方式是很有趣的

。所以我不關心目前社會,不新也不合理運作

。iPhone沒有實心的全形圓點,不過也不打緊,換了新輸入法有全形標點使我高興了好幾天

。比較具有控制現象的意義,沒有此意義的比較沒有意義

。我不是有心將話講得如此理論

。近日絕望地喜歡被評價

。近日沒有對人作出過評價

日記


  今天走過很多很有印象的路,像過了很長的時間,可是現在才九點,很累,很睏,昨天的失眠還我痛苦了一整天。我是不是耐不住失眠呢?太概是吧,可能還有點心情問題,有點燥、有點愛哭,陳駿一直在我身邊,他是引領著我返回現實世界的鏡。

  雖然今天獨處的時間不多,可是想了很多事情--事情也許不太貼切,那應該是叫著回想到一種時間點,今天的回想就是引致著某個時間點與現在的整理,那也大概過了一年了。這一年有很多思緒上的經歷,一年的事物也很緩慢--然而那不代表消化的難易度--我打個比喻:首先是岩石在凝結的時候會浪漫的記錄了當時環境的資訊、而由岩漿成為岩石的種類也分了幾種(三種),我描述兩種好了,一種是岩漿在地殼深處凝結的深成岩、另一種是噴出岩,火山噴出的熔岩成了岩石。

  我的感覺是前者--地殼的壓力很大(這個壓力沒雙關義,是物理壓力)、會有晶體、凝結速度很慢,而後者相反,在噴出火山口的時候壓力會迅速下降和凝結。

  很無聊的比喻,卻很貼切。

  我的比喻只是形容那種凝結記憶和情境的感覺罷了,至於是什麼感覺?盡在不言中。

廣告


這篇是我想說一下關於我喜歡和我不喜歡的廣告

首先我放上三個廣告:


以上分別是維他奶的,紅威寶和領達財務的

在這三個廣告排一個喜歡的序列,會是怎樣的呢?
我的是:領達財務>維他奶>紅威寶

關鍵是:

.觀眾在資訊上能夠選擇的程度--歌詞明顯能接收的程度,語文,歌曲的甜美,比如說,觀察可以直接的因為受注意的資料而作出道德上的排除和過濾
.歌曲與產品的關係
.利用音樂和畫面的劇情給予觀眾的印象,而這些是觀眾並不願意的
.如上,那是在資訊上能夠選擇的程度低
.音樂和畫面和劇情是軟的,我不是指軟不能存在,而是軟資訊對於產品訊息傳遞的幫助
.後兩者對我而言是印象上的洗腦

我被iPhone餵食了一顆名為焦慮的糖果


我被iPhone餵食了一顆名為焦慮的白蘋果

食道太細小讓我不能吞下

我的嘴巴被封掉讓我不能吐出

這些也是我夢寐以求的

別勸我阻減焦慮!

你永不會要求含著糖果的小孩阻減甜味

也不能要求白蘋果不再令我焦慮

我被iPhone餵食了一顆名為焦慮的白蘋果

 

啊啦?出現畫面了

咒語


我不停在心中默唸

或許再沒相同的環境和情節

即使默唸完也不會增加勇氣

我仍是不停的默唸

不停的反覆想著某個情況

再次遇上時

能以最快的速度、不經任何的思量和惻隱

大聲讀出

 

前世今生 Many Lives, Many Masters


 「公元325年,羅馬康士坦丁大帝和他母親海倫娜,下令刪掉了新約中提及輪迴的部分。而在公元553年康士坦丁堡的第二次會議中,證實了確有此行動,並把輪迴觀念作為異端邪說。顯然,他們認為「人不只有一輩子可以尋求救贖」的說法會削弱教會的力量。但是,原始的資料的確提到早期的神父確實接受輪迴觀念。西元第二世紀興盛的早期基督教一支諾斯替教(Gnostic)教徒相信他們曾有前生,並會有來世。」(Brian L. Weiss, 1988, "Many Lives, Many Mas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