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個投資者必須接受一個現實,就是我們是經常出錯。道理是非常顯淺,但真正能接受又有多少人呢?究竟為什麼我們總是拒絕認錯,單單只是面子問題嗎?

 

要解釋這簡單道理,我們需要由小孩成長期說起。在小孩的學習階段,父母,長輩,老師等會將正確的意識教育我們。例如幫人為快樂之本,我們應該幫助弱勢社群。試想一下,在地鐵上,你見到一個身懷六甲的大肚婆在你身邊,你能不能不讓位给她呢?你的良心會令你向她伸出援手,幫到弱勢社群會令你感到安樂,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良心就是一種日積月累的思想,有時候我們做了一些遺背良心的事情,會令我們坐立不安,因為這行為和我們處世之道對抗。)

 

我們從小到大被訓練成一個了解真理,追求正確的人,信賞必罰。久而久之,我們不希望成為錯誤的一方,因為錯誤會令我們良心不好過,有一種挫敗感。很多人不願意止蝕,其中一個原因就是不想承認失敗。當股價跌到不合理地步,有人會嘗試找出借口,例如大市回調,莊家壓低入貸,莊家震倉等等,總之就在為自己的錯誤開脱。最危險的借口莫過於我是價值投資者,越跌越買,合理化自己的溝淡行為。可能令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補充一點,我不是反對別人運用價值投資法,只是很多人以為自己是價值投資者,而真正運用得宜又有多少人呢?

 

現在資訊發達,湧現出不少投資專家,亦所謂的財經演員。他們經常評論不同股票,但甚少聽到他們說自己分析錯誤。要他們承認錯誤,實在比普通人困難得多。因為除了大家都有追求正確,逃避錯誤的特質,他們還背上一個專家包袱。如果他大方承認錯誤,一般投資者就會認定他是無能,他的公信力就大打折扣。不少散戶希望出現一個料事如神的股壇救世主,帶領大家走出紅海,最後當然事與願違,世界又怎會有股神呢?如果在電視,報紙的財經演員是百發百中,他們還會在電視上做show?一早去了享清福,還會在電視,報紙上普渡眾生嗎?

 

另外亦有一種人是很難承認錯誤,就是已經取得一定成就的人。他們是其他領域的優勝者,本身擁有一套恆之有效的人生哲學,相信堅持自己信念就會得到最後勝利。要他們不斷接受自己的投資錯誤,很多時都是違反他們的成功之道。特別是金融及經濟教授,要在投資市場上有所斬獲,實在比常人更難.因為他們一生所研究的金融及經濟知識,往往是與大市相反.面對投資的時候,應該相信自己的研究,還是否定自己的知識呢?香港末日博士羅家聰,城市大學經濟系博士,擁有真才實學,但他的大市預測,和擲公字沒有太大分別.如果一個經濟系博士就可以準確預測股市,一早就有成千上萬的人去報讀經濟系博士學位,還有人去讀其他學科嗎?道理簡單,只是人們都是迷信專家.

 

根據“一個投機者的告白”:“成功的投機家在一百次交易中,獲利五十一次,虧損四十九次,他就靠這差數為生.”在投資生涯上,錯誤是不停不停地發生.作為一個投資者,我們需要去面對自己的錯誤,絕對不是逃避錯誤.巴菲特投資錯誤,並不是什麼一回事.如果你因為他的失誤,而否定他的成就,這樣你太不認識投資了.投資者很多時和職業賭徒十分接近,在些微高於50%的勝算上,盡量減少損失,增加利潤.

 

P.S.:日後我會寫一篇專業投資vs職業賭徒,分析兩者的相似之處及不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