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語有諺:“一年容易又中秋”,我就覺得是:“一年容易又稅收”才對.大家報稅時,有無想過為什麼要交稅呢?為什麼我們需要照顧弱勢社群呢?每一個社會都會推行財富再分配,簡單如提供免費教育,圖書館服務,細緻到派發低入息額外保障.我近日就看了一本好書,就是由哈佛大學教授邁可.桑德爾所著作的“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書裡面有解釋為什麼社會要有財富再分配,及其理據所在?先介紹這本書的來頭,這書是一本探討很多社會經常討論的哲學問題,令讀者可以在不同角度思考一些社會現象.王維基就是閱讀了這本書,下定決心“賣仔”去做免費電視.關於財富再分配的問題,筆者會以微觀及宏觀的角度去分析.

微觀來睇,每一個人自己用努力賺取財富,並無義務去幫助他人.引用“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書中一個例子,米高·佐敦這個前籃球巨星,佢憑著超凡入聖的籃球技術,賺取千萬家財.社會有什麼理由要抽取個人所得,去扶助有需要人仕呢?要解釋這個關鍵問題,必須明白任何一個成功人仕,他們的成功必定包含幸運因素及適合的社會條件.米高籃球技術一時無倆,佢亦生活在美國這個對籃球瘋狂的國度.試想一下,如果佢在香港出世,香港有無條件令米高成為超級籃球巨星呢?很多年前,香港差不多沒有運動員,因為大家都覺得運動不足糊口,父母根本不鼓勵子女做運動員.米高適逢其會,在適當土壤下,發揮了自己的才華,總有點幸運成份.要是他生在香港,而他又堅持以籃球為生,他就可能成為需要社會照顧的人.

有時候,成功和失敗只是一線之差.香港上市公司譚木匠(0837)的老闆譚木匠,曾經在中國北京,西北地區,昆明等地流浪,窮到變賣衣服,以6個包子的代價為人作畫,最後生無可戀準備自尋短見.他打算在峨眉山上跳下來,了結坎坷的一生.誰不知因為大雪的關係,峨眉山封山,他的自殺計劃告吹了.真真正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自殺不遂的譚木匠,脫胎換骨,將家傳的傢俱生意發揚光大,成為香港上市公司.他人生的起伏,又豈是可以估計.如果當日沒有封山,譚木匠可能已經去了西方極樂,還說什麼上午公司大亨呢?現在大家都在說劉翔受傷的事,事實上一個運動員可以成名多年,已經算是非常幸運.更多更多運動員,在未正式亮相大型錦標賽前,已經因嚴重傷患而被逼退出運動員生涯.無盡的血和汗,都付之流水.

所以我們從幸運成功的人身上抽出部份財富,去扶助一些不幸的人,有一定合理性.如果無適當的財富再分配,大家就只有放棄自己的興趣,專注在一些可以餬口及安全的工作.更可憐的是一些傷殘人仕,在起步點上已經落後,如果缺乏政府的幫助,可能連學習機會都沒有,令他們的才華被終生埋沒.

以宏觀角度來講,社會大部份人投入在熱門產業中,是非常影響人力資源的效率.根據邊際效用遞減原理,過多的人才投入同一產業,只會令後來的人效率急降.正如大陸很多政策扶持行業,資源一窩蜂湧入,結果就是產能過剩收場,LED就是一個最好例子.引述明報專訊“東莞LED重鎮 六成廠家倒閉”:2009年內地推出4萬億救市,其中「十城萬盞」計劃力谷LED燈行業發展,地方政府更資助高達八成購置生產機器,大大降低入門門檻,結果民企一窩蜂入行,形成嚴重產能過剩。碰上歐債危機引致外需市場不振,東莞LED生產重鎮之一的高,兩年間逾六成廠家倒閉。

香港就面對這個情況,大量畢業生投入金融市場,在同一個餅上互相撕殺.今年香港有十七名高考狀元(5A或以上),其中十五人選擇商科,情況之嚴重,可見一斑.

如果百花齊放將人力資源投入在不同市場,一定會更有效率.一個生活保障完善的社會,大家就有更大的選擇權發揮個人才華.李安在國際電影的地位有目共睹,成名前佢失業長達六年,在老婆支持之下,終於拍下嶄露頭角的“推手”.之後,他在奧斯卡屢獲殊榮,更成為第一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導演獎的亞洲人,成為亞洲之光.

哈利·波特作者羅琳是史上第一位收入超過十億美元的小說家,哈利·波特出版之前,羅琳靠著政府支援下生活,憑著她的小說才華,終於名利雙收,亦為社會帶來龐大稅收.如果他們因為生活的壓力,被逼找一些非本身專長的工作,他們的價值自然差天共地.但藉著人民發揮出各自專長,整個社會將會發展更多領域,創造出更多不同價值.

不論從個人微觀或社會宏觀角度,財富再分配都有利於個人及社會.個人而言,每一個人有更多發揮自己專長的空間,成為該行業的精英,令社會地位提高.亦可以為自己喜好工作,追逐個人夢想.對於社會的福祉,各行各業各種興趣都會有不同的人去嘗試,說不定有一些天才發明和“憤怒的小鳥”一樣賺錢的玩意,令社會擁有更多元素.適當的財富再分配,相信可以令香港變成一個更多元化的社會及令香港軟實力大為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