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第一天,在一場大雨迎來了一個休息日正值,整天窩在家裡,浸泡的戲了一天,連門都不敢出。總感覺今年比往年冷的天氣,比平常更多的降雨。

上午還在夢想,我們聽到窗外淅淅瀝瀝的雨聲,聽見淅淅瀝瀝的雨聲,突然那些慵懶的神經佔據了整個機身,轉了轉身,繼續睡覺,終於等到了未雨綢繆,只是休息,這不能因為繁忙欠睡美美的睡,補補最近一個月。

睡著了,但毫無睡意的痕跡,起身打開窗戶,望著窗外,一個新的樹是綠雨滋潤,那些更新鮮的綠葉在下雨,翠綠。雨總是給我無盡的幻想,看著雨滴,細細密密的,朦朧,霧,所以它填補在雨中整個城市交織在一起,彷彿一個密集的水墨丹青,甚至安靜的墨水尚未乾涸。

記得小時候喜歡下雨或下雪最多。雨,你可以穿那笨重的靴子,撐著一把傘大於自己,踩著泥濘的地板,在泥地上很費勁走,一不小心,就會陷入一個水坑,一個踉蹌,成了泥人。

那天雨下的記憶中,最可憐的是我們的辦公桌上,老喜歡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在雨中奔跑,從一些紅土泥回來的後院操場,然後掏學生一起在辦公桌上或地面上開始扔泥巴。泥漿拋出了N次,開始了他的傑作,然後塑造成最流行的是手機的樣子,然後小心地刻在上面,人物等全部過程完成後,在耳更大的棍子,叫另一人告訴他我是誰,誰誰誰。

雖然那些日子,那些事,已經成為記憶的一部分,但永遠不會忘記。還是在一個下雨天,看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偶爾會跑到我的心臟,我一直在想,他們不自覺地嘴角微微上揚。也許這些東西,只有出生在農村的孩子會知道,出生在一個獨特的童年趣事農村獨生子女。

如今,只有看著窗外的雨的節奏,回想起那些刻在我的腦海裡從來沒有忘記的事情,有喜有悲,有感到嘆息。多年漫長的歷程中,我們總是在不經意間遇到了,不小心忘記了一些事情,一些人,在心心念念,精細,清晰,也許只要一個柔滑的質地雨,並遠離。

雨使了下,彷彿在告訴六月的故事,我可以,但不能讀她的心臟疼。隨著電視劇的幾集的結尾,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雨停了,看著窗外的葉子閃閃發光的雨滴,像晶瑩的淚珠滴,掛在絨長的睫毛。我覺得,雨每一滴都有自己​​的故事,或者你看,它怎麼會獨自落在這片葉子?

吹涼爽的風,雨新鮮空氣混合的窗口,有綠草如茵的觸摸,這對風令人耳目一新,彷彿我們是在六月,即使在大的風,也不冷,只有一絲清涼。見風葉子,雨又是一陣崩潰,看著,忽然笑了,笑了,因為童年趣事的想法。

然後,雨後,像夥伴趴在樹下,故意笑,她把他不注意,使勁地朝樹踢,然後迅速跑開,看到小夥伴被淋喊淋浴找到任何自己在幸災樂禍的笑,笑的這麼狠心。今天,只能看著風分支,雨滴暴跌,但沒有人會是他自己傻,不介意分享誰逗。

風暴的感覺,總是最好的,清新的空氣,湛藍的天空,似乎都一般已被沖洗乾淨。也許這雨洗一個人的最裡面的聖水,滋潤乾燥的,餵的靈魂。

雨空靈城市,繁華,喧鬧的,一下子安靜下來,安靜的只有奔馳車在藍色瀝青路面的聲音水滴濺起的照顧。雨後,心臟似乎也安靜,安靜的只能聽見嘻哈重的笑聲,是無辜的。

因此,它是一個冷漠的,蒼白的草香,忙微弱的聲音,懷舊的淡淡的,淡淡的思念。也許,歷經風雨,更適合於過去的記憶,因為彩虹掛在天空,像雨,燦爛的陽光劃破長空,穿過厚厚的雲層,突破防線的最後一行,重現我們眼前。

季節的變化,不斷變化,除了雨,雪,無論是喜悅和邪惡是真實存在的,而不是任何人的好惡改變。也許這是一個雨淡然,是江南小巷,撐著油紙傘的姑娘和悲傷,憂鬱,悲傷,孤獨的身影,在濛濛細雨中,薄合歡,苦等著。

雨,天氣晴朗,和世界上所有的一切,這場比賽就像是在六月的雨,來來去去,走走停停在我的腦海過,她就開始哭,哭,又是一個陽光燦爛的日子。

那些在心中和記憶喪失雨水會隨著太陽風暴,四散去,像一個與行雲驅散憂傷風,擔心走了,下次見面,而且在藍色的天空只有你,在湛藍的天空,在茫茫

海洋。

生活太忙碌,那個雨天,他們不得不面對他們去上班,快點,軸承的步伐,從來不敢停下來,覺得只要未雨綢繆,他們在舒適的床上巢,享受慵懶陰雨舒適。但並不是每一個陰雨天是那麼的舒服。這是一個希望,永恆的紀念,就像童年有趣的回憶,有笑,有悲。

希望有更多的日子過像一朵花般璀璨,卻不料,所謂的輝煌,但在別人的表演眼睛。我喜歡在慵懶懶,淡漠份額風暴雨。一切都光明,友誼,沒有爾虞我詐,皮笑肉不笑存在的觸感;是淡淡的愛,沒有激情彼此之間的投訴後,淡淡的感情,而不是彼此的後面擊敗虛偽。

就像一個寧靜,經過雨水的沖刷愉快,雨,生活和真實的,從舒適後不染塵,不沾世俗的,簡單的,在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