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用「閒談法」 人人也可成投資專家

來源: http://www.jiujik.com/resources/article/%E5%96%84%E7%94%A8%E3%80%8C%E9%96%92%E8%AB%87%E6%B3%95%E3%80%8D-%E4%BA%BA%E4%BA%BA%E4%B9%9F%E5%8F%AF%E6%88%90%E6%8A%95%E8%B3%87%E5%B0%88%E5%AE%B6

 
1958年出版的《非常潛力股》一書,至今仍是所有美國投資管理研究所的指定教科書;而這本書的作者正是金融界無人不識的成長股價值投資之父 —— 菲利•費雪 ( Philip Fisher )。
 
費雪專註於尋找持續成長的投資機會,重視公司的經營層面,此乃目前投資理論的主要基礎之一。他強調以「閒談法」實踐「葡萄藤理論」,這一絕技也深受金融界所推崇,包括筆者自己。
 
分析員及基金經理會拜訪企業管理層,了解公司最深入及鮮為人知的一面,再過濾得到的資訊作出終極分析。不過,我經常反問自己,世上有多少位企業的管理層會提出不利自己公司的意見呢?答案當然是沒多少個。既然如此,從金融界最上層打探得來的消息,極可能都是傾向樂觀的資訊,對研究分析的工作看來毫無幫助。
 
運用「葡萄藤理論」 
所謂「葡萄藤理論」,就是說打聽公司的營運優劣時,觸覺要像葡萄藤的枝幹向上下擴展,並從左右旁敲側擊,從而取得更真實的公司營運狀況評價。即是說,投資前應找一些業內人、內線人及員工等打探行業資料,同時也應該去了解行業競爭對手之說法。去打探競爭同業的意見,目的是讓自己把內線人所提供的資料客觀化。有時候,某些員工對公司有抱怨,他們充滿偏見的資料可能會誤導了你。因此,「閒談法」可讓你從多角度去「套料」,杜絕自己只信任一面之詞。「閒談法」並不是金融界的專利;事實是,散戶投資者也可以輕易辦到,而且簡單易用,出色的閒談所產生的優勢分分鐘勝過基金經理,不要小看「閒談法」的威力。
 
筆者可在此分享一下使用「閒談法」的經驗。去年撰寫759阿信屋一文中透露過,親自訪問阿信屋的店員、打聽銷售的狀況、並測試他們對公司有多忠誠,就是一個「閒談法」成功的例子。而2012年向公司的店員打探時,他們都一致表示生意只是一般,直至上年中開始轉了口風,指出銷售情況大有改善,所以我才信心十足地向讀者作出推介,其股價亦迅速升了數倍。
 
另外,「閒談法」也可以運用在親朋好友身上。本人的好朋友一家人都巧合地從事航運業,因此我會經常向他們請教航運業生意的狀況,並請朋友一家每當發現航運貿易生意轉好時,務必馬上告之。不過,經過多番打聽,航運業仍處於不濟。就航運投資而言,我情願相信內線人,亦不會多看被視為貿易風向標的波羅的海指數。
 
當然,使出「閒談法」是需要無比的勇氣及高超的人際關係技巧,就759阿信屋一例,有多少人能夠順利地與美麗的店員攀談閒聊呢?但事實上,每一個人都可做到的。正所謂熟能生巧,世上無難事,只怕有心人;前英國足球隊的中場靈魂大衛碧鹹,他射了一萬球以上才練得一身好武功,獲得「罰球王」的稱譽。故此,若一開始運用「閒談法」失敗了,不要氣餒,繼續努力,如成功獲得資料後發電郵給我分享一下,就更理想了。共勉之。
 
 
文:張偉傑(太陽國際証券分析師,擁有多年股票分析及投資實戰的經驗,持有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及商業系統碩士學位,專長以多元思維模型尋找投資機會。 )
發表時間:2014年10月21日 | 評論 (0) | 全文

戳破買樓必升兼保值的神話

來源: http://www.jiujik.com/resources/article/%E6%88%B3%E7%A0%B4%E8%B2%B7%E6%A8%93%E5%BF%85%E5%8D%87%E5%85%BC%E4%BF%9D%E5%80%BC%E7%9A%84%E7%A5%9E%E8%A9%B1

 
四年前,筆者仍在澳洲居住。一次聚餐中,朋友告訴我,澳洲的樓市可以每年升值約10%。最近,筆者在報章上看到一篇關於本地樓市的評論,該文章的作者指出:「只要經濟平穩向上,每年樓價會平均上升半成,十年後又可再升一倍。 」
 
聽上去很理想,對吧?但其實只是作出假設前不願去計計數而帶出的假象。相信我,假如日後要用數字去支持自己的論點,不妨先計計數,才會萬無一失。
 
以下就讓我們好好的來「計數」。首先是澳洲樓市每年以10%升值的假設。當時我朋友以40萬澳元買入一幢洋房,以每年10%增長計算,他的洋房在10年後會值多少錢?答案就是94.3萬澳元。以目前澳元兌港元7.24去換算,就是值682.9萬港元。再計下去吧,20年後便會值1,771.2萬港元,30年後就值4,593.9萬港元。
 
然後,我們又將本地樓市以每年5%的增長去計一計。例如說現在買入一層527呎的將軍澳中心單位,市值約450萬元。10年後,這層可算是上車盤的單位將將升值至698萬元,累計升值了55%,而不是1倍。而20年後它便會值1,137.1萬元,30年後便是1,852.3萬元。上述該文章的作者說可以升值1倍,明顯是沒有認真計數才會有的結論。
 
另一方面,現在的40萬澳元的澳洲洋房及450萬元的將軍澳中心,基本上僅是上車入場費,若然未來可以升值至我上述計出來的10年後、20年後及30年後的價值,究竟這種「上車盤」又可由誰來承接?就以20年後的將軍澳中心527呎單位來說,你必要儲起341.1萬元作首期,7成按揭,借貸796萬元,分20年還款。以較正常的3.5厘息口計,每月供款就需要46,163元。換句話說,想要做業主成家立室?你必須月入9萬元。
 
再看看實際情況。過去10年,工資幾乎沒有升幅,與30年前的情況截然不同。八十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工資每年平均增加兩至三成,也很難請人,樓價也正好是在這段時間升得最勁,皆因人人都有足夠的收入去支撐樓市。現在呢?走出來的專家紛紛只單純地用過去的數據去分析現時樓市的升值潛力,無疑是沒有想過這樣的假設成真的話,可以由哪一群人來接貨。一個這樣的「上車盤」,你想由誰來接貨?達官貴人嗎?抑或是你認為20年後新一代的普通白領會有9萬元月薪?那麼一個經理級的月薪豈不是會有27萬元?如果你認為未來20年後的月薪會變成這樣,那麼樓價每年升值5%才不是夢!
 
 
文:張偉傑(太陽國際証券分析師,擁有多年股票分析及投資實戰的經驗,持有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及商業系統碩士學位,專長以多元思維模型尋找投資機會。 )
發表時間:2014年10月21日 | 評論 (0) | 全文

厭惡損失只會輸得更慘

來源: http://www.jiujik.com/resources/article/%E5%8E%AD%E6%83%A1%E6%90%8D%E5%A4%B1%E5%8F%AA%E6%9C%83%E8%BC%B8%E5%BE%97%E6%9B%B4%E6%85%98

不論國籍膚色語言,人類這種生物在面對相同幅度的收益與損失時,反應是有天淵之別的。一般而言,贏錢時就覺得是應該的,反之虧損時則會覺得難以接受,在心理學上稱之為「厭惡損失」。
 
有研究報告指出,同等份量的損失和收益,前者所帶來的負面情緒可以比後者帶來的正面情緒多2.5倍。由此可見,人類受厭惡損失這心理影響,連風險偏好都會偏離一貫的做法。獲利時,不能容忍風險,就急不及待沽貨賺錢;虧損時,卻反而可以接受更高的風險,因為決心要收復失地。
 
以下我就舉例子說明,方便大家理解。投資者以10,000元買入某一股票,當股價上漲了10%,投資者會感到稱心滿意,然後馬上沽出獲利。不過,當這隻股票下跌,同時錄得帳面損失達10%時,他們卻不願意止蝕了事,情況跟贏錢時剛好相反。有一點我們要留意的是,人總可以為投資失利找到藉口,同時認為帳面的跌幅不是真的虧損,只要肯守 ( 其實是守株待兔 ),股價最終會重返「家鄉」,可惜這可能只是一廂情願。投資者討厭「止血」,結果是跌進一個更深的深淵。
 
另外,這一心理也會帶來一個奇怪的現象。遇上虧損,某些股票經紀會建議客戶先沽出正在虧損的股票,然後「換馬」至另一隻股份。面對這個提議,投資者倒是十分願意止損,因為「換馬」這一動作絕對不是認輸,反之還留下了「報仇」的機會呢。只是以這種方式「止血」其實不過是場美麗的誤會,說到底,沽出本身就等於止蝕。
 
厭惡損失是常見的心理現象;因為投資不希望輸錢,所以用「避免損失」為決策的依據。然而賺蝕與否,機會一直都是一樣的「五十五十」;感情用事,人就會作出愚蠢的決定。從上述的例子可見,輸錢時會容易失去方向,由規避風險轉向尋求風險,結果就是輸得更慘。這一點,我們必須引以為鑑。
發表時間:2014年10月21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