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永遠都被「這次不同」愚弄

來源: http://www.jiujik.com/resources/article/%E4%BA%BA%E9%A1%9E%E6%B0%B8%E9%81%A0%E9%83%BD%E8%A2%AB%E3%80%8C%E9%80%99%E6%AC%A1%E4%B8%8D%E5%90%8C%E3%80%8D%E6%84%9A%E5%BC%84

 
最貴的四個英文字是「這次不同」(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 ── 約翰.坦伯頓爵士。
 
二十世紀備受推崇的著名投資者約翰•坦伯頓爵士( Sir John Templeton )可謂無人不識,他的投資哲學更是出類拔萃。在他的姪孫女洛蘭.坦伯頓 ( Lauren Templeton ) 的著作《坦伯頓投資法則》記載,其中一個章節描述人們吃了多次「這次不同」的大苦頭,但也不能在從失敗中變得精明。
 
以身試險是人之本性,通常都是傾向盲目兼樂觀地預期未來的成長。不過,在風險升溫之時,他們卻告誡自己這次不一樣,不會再像過去那樣一輸到底。最可慘的是,就連財經專家都走出來喊著「這次不同」。
 
美國在1910年代,人們想也不想,就把投資於汽車業視為金礦,因為所有人都必須體會快速運輸的時代,故很難想像人類對汽車的需求會減弱。汽車的進步,把我們帶進「新時代」,這和千禧網絡掀起「新經濟」一樣。2000年網絡泡沫在未被刺破之前,專家們都不認為網絡的估值高得瘋狂,幾乎所有預測都是估計網絡流量的增長於未來5年可達一千倍,相信大家仍記憶猶新,對吧?當金融市場接受了這些新玩意時,泡沫便愈吹愈大,結果我們兩次被「新經濟」的新憧憬殺個片甲不留,但我們仍不能從中學精。
 
現在,金融市場對新能源及網購的憧憬又開始喊著「這次不同」,並開始譏諷投資於舊經濟的投資者是食古不化。新經濟的支持者並叮囑,投資是向前看,過去就是過去,未來才是大道理。不能否認,以上說法大致正確,惟他們卻無視風險。前景多麼美好又如何,付出過高溢價買入一家前景美好的公司,絕不等於是一個美好的投資機會,這個道理太淺易,但不懂的竟然大有人在。看來,「這次不同」將要再次出動,好好再一次教訓他們才安樂。
 
文:張偉傑(太陽國際証券分析師,擁有多年股票分析及投資實戰的經驗,持有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及商業系統碩士學位,專長以多元思維模型尋找投資機會。 )
發表時間:2014年10月21日 | 評論 (0) | 全文

恆發(097)賣殼憧憬已告一段落

這8年多以來,投資者一直在期待四叔會賣殼,誰知卻來了一個注資,令這份憧憬正式劃上句號。結果,恆地(012)恆發(097)注入千色店零售業務,開價9.35億元,是2013年盈利的7倍,似乎明益恆發小股東。

咁大隻蛤乸随街跳,反對聲音當然不會就此放過這個批評的機會。首先,千色店的低資產淨值及ROE分別為1,580萬元及8.4倍,如此不尋常的數據令投資者生疑。不過,我們若以永旺(984)作比較,後者於2014年6月底止的ROE只有9%,兩者之比率表現更差之千里。但大家需知道,永旺的淨資產幾乎百分百是由現金砌成,其ROE只是由高現金比例拖低,若撇除永旺的現金因素後,其ROE應該比千色店更高。說實在,Equity(E)可以由很多因素去影響,換言之,只利用了ROE來舉證去懷疑千色店的收益表入賬質素,似乎有點不合理。

無疑,以千色店跟恆地的關係,其租金可能比市價低一點也絕不出奇,惟詳細情況卻沒有在收購通告中透露。但是,截至2011年、2012年及2013年財政年度,千色店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對銷售額的比率分別為20.5%、21.0%及22.1%,的確較同業高出不少。一般而言,零售業租金成本佔總收入約9至12%。因此由上述已公布的未計利息、稅項、折舊及攤銷前盈利對銷售額的比率去推算,千色店的租金成本可能遠低於業內的租金成本佔總收入的下限9%,市場上對這個質疑我倒是頗為認同。

以安全邊際為本,我們先假設千色店注入恆發後,其租金成本將會回復至市價水平,這可能令去年之盈利降低約3成,甚至可能減半,如是者千色店即以10至14倍的往績市盈率出售。恆發目前的市值約25億元,其錢江三橋項目已沒有希望,假設千色店於2014年的盈利維持在上述以安全邊際為本的假設水平,預測PE是27至36倍,估值已偏高,現價買入似乎佔不到任何便宜。
 

(本人為證監會持牌人,申報於本文章刊登之時,並上述股票。) 
發表時間:2014年9月11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