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back!

我返來啦,兜兜轉轉回港兩年,我又返返舊公司賣酒(各位有人要婚宴嫁娶需要酒水可以搵我),工作好似多左野做,因為人就得一個,但要管兩間公司……

人工……唔好提,比我走之前高少少……

另外,之前應該有講過上年開始玩銀幣,以下條lini係我既收藏可以睇睇:

https://snupps.com/skfv/shelf/877328

又另外,皮革製作因為而家有工返要減產,大大話話都整左五年了,生意無好好,但又咁講,我都幾自豪既係有朋友諗起皮革就諗起我,證明我偽裝得幾好,因為當初我係因為要挑戰自己先去接觸一樣自己唔識既野,睇下一萬個鐘之後做唔做到專家。

不過大家想睇我既野可以follow我既instagram(Lchaimleathercraft)同埋facebook page:www.Facebook.com/lchaim2life

股票方面:

年尾買左隻331中箭墮馬……需要擺擺先……唉……

仲有咩講呢……講埋呢兩句啦,尋日睇左套叫「十年」既戲,好好睇,我覺得香港唔係為時已晚,離開戲院時我立刻想去籌錢發動革命!

越講越多……後日我就生日了,人越大好似快樂離自己越遠,我有個習慣,鐘意行墓場外,仲鐘意收集離開既人既資料,16/12個位15歲女仔跳樓,個心仲鬱住,每個年代既人都覺得自己出生係錯既地方錯既時間,但如無意外,我願意係香港死,香港人真係好厲害,可以好似泥膠咁被動適應外在既改變,佢地願意犧牲自己既私人時間去工作,賺錢,好似唔需要休息咁,行個慢少少都比人「嘖嘖嘖」,我去過既地方唔算多,但我覺得世上無乜邊個地方既人好似香港人咁有效率……

發表時間:2015年12月28日 | 評論 (3) | 全文

戰友們,你好嗎?

三月初離職,找了兩個月工作才找到現在那份工作,只是一個普通業務員,薪水比之前少了許多,


自己的皮革業務又少了許多生意,可能是同業的惡性競爭吧......所以我想了一樣天馬行空的東西,就是開了一條 課金link

即管看看會不會有人支持自己,你可以在上文那條超連結或者在此blog的右上角一個"Buy now"的按鈕,進入後隨意輸入贊助金額,即成!


最後送上昨晚完成的有皮革中的鑽石之稱的馬臀皮和意大利植鞣革弄成的錢夾。





發表時間:2015年7月10日 | 評論 (1) | 全文

YES!!!



YES!!!! 終於成功離開這間公司,又一次做了瘋狂的舉動,就是沒有找新的工作就毅然離職,實在受不了每天都要做無臉人,思想被操控舉止被監視,不見天日的以能安然渡過月底就可以的心態過日,但依然要泰山崩於前面不改容保持儒雅。


我知道朋友都說三十歲,是時候定下來,你知嗎,古時的人活到五十歲已經要焚香化寶慶祝,現在人均壽命達八十歲,要廿多歲才完成大學學位,距離所謂三十大限的死線只有數年,若你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事或伯樂已是萬幸,很多人為求安穩迫自己拿張證照成為會計師等專業人士,隨便買一套能茍且渡日的房子,往後三十年就已沒了。


我是跟自己過不去的人,老是要令自己活在一點危難才可以,一個人去打工渡假,一個人去旅行,一個人時刻要提醒自己保持警覺,不許庸懶渡日,接下來可能會找新工作,同事都問我想做葡萄酒公司還是設計公司,我不會規限自己只找一類,我會把決定交給上天,那一間公司找我就做那一間,不用計劃太多。看到這裡還未離開,其實我想說的是,想找我訂皮件的朋友請快下單,因以我兵貴神速的態度可能很快就有新工作(也許是很潦倒,那就更需要大力支持我!) 說笑,all is well. 我明白的。
發表時間:2015年3月9日 | 評論 (2) | 全文

你們好嗎?

很久沒見,都有兩個多月沒更新近況,結果我引頸以待的三個月試用期(15/10)就過去了,到了這天半點開心都沒有,這個多月裡一有時間就會去旺角坐坐,久而久之認識到一些你還是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但只要每天在這個時間這個位置他們就會出現的人,當中有一名學生和一名金融界朋友,學生經常都在努力做算術而金融界朋友每次都是拿著一本「證券分析」來看,至於我?大部分時間都在電話上找尋最新的資訊,現在好一點我會在白天準備一點皮件留待在晚上時縫製,縫好後便拿回家作邊緣處理。


現在我的生活都是離不開皮革,之前我發起了一個集資活動,因為我想買一套日本製名為〈築地活字〉的活字套裝,價值三千多塊,於是我在instagram和facebook問朋友有沒有興趣資助我,結果有兩個短銀包,兩個證件套,一條手帶的訂單,我沒有認真計過,大約自己還要付一千多塊而已。下面有效果圖。




其實現在那份工作薪水是不錯,當然越多越好啦,一個月大約可以儲一萬塊,當中會投放到股票戶口還要預留金錢為皮革事業那邊進貨,還會買一點銀幣銀條,下次才附圖現在有點累。

皮革製作方面,暫定目標每月有三千營業額就好了因為星期一至五都沒時間做皮件,今天完成了這個短銀包,有點開心是看到自己進步,因為終於衝破心理關口去買了一把「美貴久」裁皮刀,我覺得磨刀很難,但看老闆磨刀又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就是這樣有了她我可以輕易將皮件削得更薄因為製作銀包內格最好厚約0.7mm而我買的皮革一般都是厚1mm - 1.2mm。




發表時間:2014年11月7日 | 評論 (0) | 全文

回港快兩個月了

因有一親戚離世所以在五月底便回港了,期間都很冷靜如何把在澳洲餘下的兩星期變得充實,

訂機票那天我在墨爾本,記得幾天後我飛去布里斯班,留了幾天便去了雪梨,再留幾天便乘火車穿越澳洲,劍指珀斯,

沒錯,我從這裡來,應該從這裡離開,因為我在這裡留了半年,這裡有我的朋友,有我熟悉的街道,畢竟需要再花時間貪看一遍,跟朋友一一道別。

在四天的火車之旅說悶不悶,我已說過很多遍,只要你有足夠的娛樂,書,信紙,記事簿,你不會太悶;若有幸碰到美女坐在傍邊更好!

或者我是走晚運,上車未己便有一位金髮女生坐在我傍邊,她是來自德國,車上後不停在記事簿上寫,原來她在寫旅行日記,還有六天未寫要追趕進度,哈哈......

車上其他乘客以為她是作家,我問她:「有需要甚麼東西都寫下嗎?我比較喜歡做一個沒歷史的人,隨意把記憶玩弄。」「所以我只會記開心的事。」她說。

或者我應該學她把開心的事好好記著。然而,我提議不如我們各自寫一張明信片給大家。過了一天,她要在阿德萊德下車,我陪她去才找visitor centre,然後拍了張拍立得便分別了。

她離開後再沒人坐我傍邊,但在餐車上認識了一位Quentin Jacobsen的英國攝影師,他在南非坐過政治牢,他很愛說話,

感覺他的嘴跟不上他的思維,記得火車在Perth以東600公里外一個叫Kalgoorlie的著名礦區休息,他跟我在月台聊天聊到車快要開走,險些滯留當地。

他教我如何把照片拍出風格,說他的照片賣多少錢,他很強調"Humanity",不過每當我想深入點問他,他便輕輕帶過,或許有些事應該自我探索。

到達珀斯後便分別了,他說他正在建設自己的網站,在建成之日叫我寫封電郵給他。

在珀斯短短逗留了兩天,最後一晚朋友載我到機場,終於嘗到睡機場的滋味了,然後很快到新加坡轉機,晚上到達了香港。

所有東西像發生了很快,也像發生了很慢。

從我回來到未找到工作這段時間生活尚算規律,每天晚睡晚起,起來後便開始弄皮革,吃個簡餐又開始弄,生意沒有很好,

總好過遊手好閒,回來後過了一星期還是很不適應香港的生活,很多人,很熱,很快,於是我在六月中去了台北四天,

我找了一位朋友和兩位皮革達人,吃了很多東西,雖然是一個人但我一點都不覺悶。

我亦沒打算找工作,因我在等前公司老闆消息,他們說待我回來會重新聘用我。終於在9/7見面,他們說最近花費多了生意也沒有很好所以還是不打算增加人手,算吧,唯有在當天晚上略盡綿力找工作,

隨便送出了數份求職電郵,弄個晚餐,飯才吃了一半便收到電話說收到我的電郵想找我明天面試,試面了,再一天收到電話說我被錄用了,星期二上班,身份是------

手袋設計師





發表時間:2014年7月16日 | 評論 (3) | 全文

七個月回顧

在一個地方逗留久了,久而久之這個地方就會變成comfort zone,人慢慢會變得怠惰,時間越長,越不想有變化,最後會變得裹足不前,衰敗。所以我離開了相處了半年的城市去別的地方,這一個月時間經歷了乘火車飛機比公車還要多的生活,每個地方都不會逗留超過一星期,因為我覺得不可能無休止在一個地方待下去,我怕我會喜歡這個地方然後待下去,幸好所有地方我都沒有很喜歡。


 有人會說:「去XX,你一定要去這裡做甚麼,去那裡看甚麼!」我認為每個人去旅行都是獨特的經歷,你喜歡看的不代表我也會喜歡,反之而然。我只會挑自己有興趣的地方(Trip Advisor是一個很好用的東西)。我覺得不一定要把行程排得那麼緊密,不然很容易會錯過周圍的美麗。皮革店,博物館,墓園,藝術館,書店,二手市場,骨董店,唱片店等。這些都是我喜歡逛的地方,這些地方的人都是一個共通點,就是那些人都願意在你身上花時間,墓園也算,因為對方是被動的,不能不聽你說話。嘗試跟當地人聊天,說出你對該的城市的感覺,說不定對方也會有相同的感覺。走了很多路,也試過搭便車,朋友沒有認識很多,合則來不合則去。要求也不要太多,譬如說,一間價格相宜的backpacker,她能給你安靜整潔安全的環境,你還能要求甚麼?


 我聽過有人這樣評價香港人:


 「香港人很愛鑽空子,然而他們覺得你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沒有的話則頭也不回絕塵而去。」


 甚麼叫利用價值?


 顧客來買東西,銷售人員獻殷勤算不算「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


 一位有冤無路訴的人巧遇一位絕無僅有的聆聽者又算不算「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


 看來不是那個地方「盛產」這種人,而是會呼吸的人都是這樣,推論下去「地球人都很愛鑽空子,然而他們覺得你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沒有的話則頭也不回絕塵而去。」好笑嗎?這些狹隘的評語大可不理,人的思想很容易有惰性,很愛把東西標籤,用意是省卻思考這個過程。

 人在外地都是代表著自己所屬的地方,人家可能一輩子只遇到你這個國藉的人,你的印象直接影響到所代表的國家,人家沒有閒情去把那個國家的人民逐個去了解,別跟我說是人家不說道理,人家就是不講道理,你可以如何? 你會說是別人做錯影響到我,對,很無辜,有可能要比正常多花兩倍的力量去說服別人,誰叫自私的人舉目皆是?「該走的不走,該留的不留」這句話會否找到點黑色幽默和安慰?

 有個阿Q點的想法,就是若果所有那些自私,閣下腦中所想的壞人都死光,那......我們如何去區分好人和壞人? 都是這一句,只要所有人安守本份,那些標籤自然不攻自破。

 我們不需要做同樣的事,在甚麼年紀要做甚麼來證明自己達到某個年齡,賺到某個數字的金錢來證明達到那個社會階級,不用去討好別人去做自己不喜歡事。不用說同樣的話來表示自己屬於那個族群,不是鼓勵你去走偏鋒,而是你不用去從眾來掩飾自己懶於思考,嘗試去走一條與別不同的路,做一個真正有自由意志的人。


發表時間:2014年5月20日 | 評論 (3)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