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大學畢業後, 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職業, 因我主修的是心理學, 理所當然是當心理學家, 但因為家母患上抑鬱症, 身為兒子的我頓覺快要被壓力壓死。

 
每天晚上都聽到母親房間傳來啜泣聲, 有時房間明明沒有人但我也彷彿聽到......有時我害怕聽到在寧靜的晚上傳來巨響, 怕母親於房間跳樓......這幾年都被這些事情纏擾我。
 
退而求其次想, 一個病人我已是這樣, 若「不幸」當上心理學家會怎樣? 每天都會遇到林林種種的病人, 每個人都希望在你身上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
 
於是, 畢業後我也人云亦云遞交我的碩士報名表, 我十分清楚我不會被取錄, 我只想擺出一副我還想讀書的姿態, 好向父母交代。
 
畢業後因暗戀一同學, 得知其對葡萄酒有興趣, 還去上課, 於是因為我想向其拋書包所以毅然寫求職信給全香港的葡萄酒公司自薦, 終於被現在這間取錄了, 但被取錄後才得知她那個課程只是一個兩堂的短期課程......
 
夠黑色幽默嗎? 哈哈......(苦笑)
 
不要緊, 反正我希望以我的生命去測試我的適應能力, 你們理所當然去做一些跟學程相關的工作, 我偏走一條與別不同, 全不知曉的路, 成功比你們的難, 但滿足感遠比你們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