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知道越多事情,看事情的角度越多,越發現不能三言兩語可以言明

浩然說要對自己坦白,然後把自己的心寫出來給自己看,讓自己成為自己最忠實的讀者......

-----------------------------------------

我有兩個朋友離開得好倉促,因為一位有車的男生忽然被開除然後他找到一份農場的工作於是找我那兩位朋友一起去那裡工作,一個月過去了,該男生說「不能把工作成為其生活的全部」所以毅然辭職,雖然男生沒責任跟我的朋友共同進退,但想做就做把兩位沒車的女生丟在荒野,我覺得有點不負責任......而早兩天跟該男生見面他說會跟「女神」結伴去別的農場找工作......

----------------------------------------

我有另一位朋友,她忽然要到農場工作,因為要集二簽(2nd Visa),她跟三位台灣女生會合,一位是很獨立,會打點一切的女生,另外兩位是姊妹。起初相安無事,慢慢發覺......該獨立的女生經常用我朋友向那兩姊妹傳話,而不幸的是只有那位獨立的女生跟我的朋友找到工作,那對姊妹一直沒有工作,出奇地她們的錢快花光了,似乎沒有著急的意思,每天在家望天打掛,飯來張口,要出外工作的人下班回來為她們煮飯,不主動,不會認識新朋友,我那位朋友跟妹妹聊天,發現她根本沒有計劃,也不知道來澳洲的目的是甚麼,只要不在台灣就好了。

至於姊姊因二月中要回台,現在若硬著頭皮要找工作,沒可能只工作幾天就辭職,因此舉會影響到其他的人在老闆面前的觀感,但她沒有跟天作仲介言明自己快要回台......

更不幸的是我朋友的工作一百小時的薪水不翼而飛......她懷疑被偷去但沒證據,只好想成掉了..........

--------------------------------------

至於我的女友背著一身屁股債,今天跟我說她的爸為她的新電話付了一半費用,我想到三個字------「無得救」,這是父親的溺愛? 縱容? 坦白講,此舉我更討厭她的父親。

---------------------------------------

我的母親,基本上每天都在facebook向我寫一張A4紙那麼長的信息,我真的覺得吃不消,字裡行間都是看到不開心,親戚是非,勞累等。你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因為你知道你打的一字一句只是挑動她繼續向壞的方向去想,基本上99%對話的時間只是她向我吐苦水,1%或更少的時間真的有打開耳朵去「聆聽」我說話,我是的敏感的人,人們都愛假裝關心你而打開話題,其實三句以後對方只想你做其聽眾,而說畢他們的事,他們便「首尾呼應」地再假裝關心你的事,通常當你剛想深入談下去時對方便會說要走了......

你的事情who fxxking c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