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宇宙

有人說,平行宇宙之說是那些逃避現實的人的一扇逃生門,讓他們塑造一個完美的自己和劇本在那個世界裡滋長,用以支撐他們在殘酷的現實世界裡生存。

若平行宇宙是存在,那麼不知道還未回來的自己在那邊生活如何?若平行宇宙是存在而且是相通,那麼我想跟那個還未回來的自己說:「我在這裡過得尚可,自身方面只要能安然渡過15/10的三個月試用期便好了,家庭方面,外婆情況開始差,母親月底要動手術。」除此以外,其實我挺滿意現在這個狀態,只是……開不了心,有點鬱悶,一種說不出來的鬱悶。你呢?你在那邊生活好嗎?有否想家?安定在一個城市專心弄皮革?還是繼續當遊牧民族?

朋友說我算是一個奇蹟,我想是因為我切頭切尾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吧,我不知道,總覺得回來後驅殼可以適應環境,但心裡其實不能,矛盾是在於覺得人家的話題很庸俗,置業,投資,保險……但自己也不見得有多高雅,好像口袋裡沒有那些話題便跟世界斷了線那樣,這種拉拖簡直是折磨,浪費我的時間寧願跑回家創作…… 我在想其實應該有些人是蠻討厭我,因為我像那些每天都悲天憫人怨東怨西人那樣,只是內容不一樣,貼的都是關於皮革,自己的感受,不過對不起!在這個通訊成本那麼低的年代,人人都可以無的放矢,沒邏輯地放下一句罵人的話便逃之夭夭,我不會再討好別人沒了自己,這裡是我主場,我是賣皮革和自己的感受,緣來緣去,根本不需要也沒可能討好所有人。

最後,致所有找到自己有興趣的事的人,請不要放棄,因為你不知道何時才找到下一件你感興趣的事,跟興趣博鬥的過程你會想過放棄,身邊也會有層出不窮的問題纏擾你,而你卻愛把問題放大打擊自己,好讓自己順理成章成為失敗,甚麼「得不到是最好」,「一天沒下場比賽一天我都有機會摘冠」那些屁話,若你有這想法,其實你根本不夠愛這事,這個是give and take的世界,你有多渴望一件事,便要放棄對等或更多的事來交換,你會問,為甚麼要不公平的付出更多來換一點?我的解讀是,這多出的一點是要讓世界知道你有多想達成這事(上餐廳也要給加一小費啦……)。 我放棄了時間金錢來換取我弄皮革這個興趣,你呢?共勉之
發表時間:2014年8月16日 | 評論 (2) | 全文

回港快兩個月了

因有一親戚離世所以在五月底便回港了,期間都很冷靜如何把在澳洲餘下的兩星期變得充實,

訂機票那天我在墨爾本,記得幾天後我飛去布里斯班,留了幾天便去了雪梨,再留幾天便乘火車穿越澳洲,劍指珀斯,

沒錯,我從這裡來,應該從這裡離開,因為我在這裡留了半年,這裡有我的朋友,有我熟悉的街道,畢竟需要再花時間貪看一遍,跟朋友一一道別。

在四天的火車之旅說悶不悶,我已說過很多遍,只要你有足夠的娛樂,書,信紙,記事簿,你不會太悶;若有幸碰到美女坐在傍邊更好!

或者我是走晚運,上車未己便有一位金髮女生坐在我傍邊,她是來自德國,車上後不停在記事簿上寫,原來她在寫旅行日記,還有六天未寫要追趕進度,哈哈......

車上其他乘客以為她是作家,我問她:「有需要甚麼東西都寫下嗎?我比較喜歡做一個沒歷史的人,隨意把記憶玩弄。」「所以我只會記開心的事。」她說。

或者我應該學她把開心的事好好記著。然而,我提議不如我們各自寫一張明信片給大家。過了一天,她要在阿德萊德下車,我陪她去才找visitor centre,然後拍了張拍立得便分別了。

她離開後再沒人坐我傍邊,但在餐車上認識了一位Quentin Jacobsen的英國攝影師,他在南非坐過政治牢,他很愛說話,

感覺他的嘴跟不上他的思維,記得火車在Perth以東600公里外一個叫Kalgoorlie的著名礦區休息,他跟我在月台聊天聊到車快要開走,險些滯留當地。

他教我如何把照片拍出風格,說他的照片賣多少錢,他很強調"Humanity",不過每當我想深入點問他,他便輕輕帶過,或許有些事應該自我探索。

到達珀斯後便分別了,他說他正在建設自己的網站,在建成之日叫我寫封電郵給他。

在珀斯短短逗留了兩天,最後一晚朋友載我到機場,終於嘗到睡機場的滋味了,然後很快到新加坡轉機,晚上到達了香港。

所有東西像發生了很快,也像發生了很慢。

從我回來到未找到工作這段時間生活尚算規律,每天晚睡晚起,起來後便開始弄皮革,吃個簡餐又開始弄,生意沒有很好,

總好過遊手好閒,回來後過了一星期還是很不適應香港的生活,很多人,很熱,很快,於是我在六月中去了台北四天,

我找了一位朋友和兩位皮革達人,吃了很多東西,雖然是一個人但我一點都不覺悶。

我亦沒打算找工作,因我在等前公司老闆消息,他們說待我回來會重新聘用我。終於在9/7見面,他們說最近花費多了生意也沒有很好所以還是不打算增加人手,算吧,唯有在當天晚上略盡綿力找工作,

隨便送出了數份求職電郵,弄個晚餐,飯才吃了一半便收到電話說收到我的電郵想找我明天面試,試面了,再一天收到電話說我被錄用了,星期二上班,身份是------

手袋設計師





發表時間:2014年7月16日 | 評論 (3) | 全文

七個月回顧

在一個地方逗留久了,久而久之這個地方就會變成comfort zone,人慢慢會變得怠惰,時間越長,越不想有變化,最後會變得裹足不前,衰敗。所以我離開了相處了半年的城市去別的地方,這一個月時間經歷了乘火車飛機比公車還要多的生活,每個地方都不會逗留超過一星期,因為我覺得不可能無休止在一個地方待下去,我怕我會喜歡這個地方然後待下去,幸好所有地方我都沒有很喜歡。


 有人會說:「去XX,你一定要去這裡做甚麼,去那裡看甚麼!」我認為每個人去旅行都是獨特的經歷,你喜歡看的不代表我也會喜歡,反之而然。我只會挑自己有興趣的地方(Trip Advisor是一個很好用的東西)。我覺得不一定要把行程排得那麼緊密,不然很容易會錯過周圍的美麗。皮革店,博物館,墓園,藝術館,書店,二手市場,骨董店,唱片店等。這些都是我喜歡逛的地方,這些地方的人都是一個共通點,就是那些人都願意在你身上花時間,墓園也算,因為對方是被動的,不能不聽你說話。嘗試跟當地人聊天,說出你對該的城市的感覺,說不定對方也會有相同的感覺。走了很多路,也試過搭便車,朋友沒有認識很多,合則來不合則去。要求也不要太多,譬如說,一間價格相宜的backpacker,她能給你安靜整潔安全的環境,你還能要求甚麼?


 我聽過有人這樣評價香港人:


 「香港人很愛鑽空子,然而他們覺得你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沒有的話則頭也不回絕塵而去。」


 甚麼叫利用價值?


 顧客來買東西,銷售人員獻殷勤算不算「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


 一位有冤無路訴的人巧遇一位絕無僅有的聆聽者又算不算「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


 看來不是那個地方「盛產」這種人,而是會呼吸的人都是這樣,推論下去「地球人都很愛鑽空子,然而他們覺得你有利用價值才會跑過來裝是好朋友,沒有的話則頭也不回絕塵而去。」好笑嗎?這些狹隘的評語大可不理,人的思想很容易有惰性,很愛把東西標籤,用意是省卻思考這個過程。

 人在外地都是代表著自己所屬的地方,人家可能一輩子只遇到你這個國藉的人,你的印象直接影響到所代表的國家,人家沒有閒情去把那個國家的人民逐個去了解,別跟我說是人家不說道理,人家就是不講道理,你可以如何? 你會說是別人做錯影響到我,對,很無辜,有可能要比正常多花兩倍的力量去說服別人,誰叫自私的人舉目皆是?「該走的不走,該留的不留」這句話會否找到點黑色幽默和安慰?

 有個阿Q點的想法,就是若果所有那些自私,閣下腦中所想的壞人都死光,那......我們如何去區分好人和壞人? 都是這一句,只要所有人安守本份,那些標籤自然不攻自破。

 我們不需要做同樣的事,在甚麼年紀要做甚麼來證明自己達到某個年齡,賺到某個數字的金錢來證明達到那個社會階級,不用去討好別人去做自己不喜歡事。不用說同樣的話來表示自己屬於那個族群,不是鼓勵你去走偏鋒,而是你不用去從眾來掩飾自己懶於思考,嘗試去走一條與別不同的路,做一個真正有自由意志的人。


發表時間:2014年5月20日 | 評論 (3) | 全文

六個月回顧

六個月後自我發現的改變有:


- 由只會炒飯和煮方便麵的我,到現在經過反覆測試自己有信心的菜有:


  - 滷肉飯

  - 日式咖哩

  - 日式牛肉飯

  - 炒飯 / 方便麵

  - 意大利麵 / 飯

  - 蕃茄馬鈴薯湯

我的心得是,當有一天你發現原來每天吃方便麵已經食到很悶,像我這樣有點時間,你便會開始google一些食譜,把自己當成垃圾桶,甚麼食譜都看,看不懂乾脆刪掉,也許是你理解能力低也許是他寫得不好也許是你跟她沒緣也許是客觀因素家裡沒相應的工具。

然後找一道不用太多調味料之餘你也想吃的菜,嘗試製作,一次不成繼續嘗試,我經常說:「給自己十次機會,若第十次比第一次還差則以後不要做。」若發現自己有進步則繼續做下去,做到自己瘋掉,做到極致。

- 開始對於定長期計劃有困難

令我奇怪的是香港很多高樓大廈,看到的天空只是殘破的,但大部分人都愛從眾去計劃未來,30歲要結婚,工作工作工作賺錢賺錢賺錢儲錢儲錢儲錢到65歲退休。

經常把這個比喻掛在嘴邊,假若閣下64歲364日,就在退休前那天踏出公司一刻你被一輛車輾斃,請問你生存那六十多年有沒有真正活過?

別再跟我說要找份高薪而穩定的工作,世間上最穩定的是「死亡」,因為每人都是穩定地每天向死亡進發。我認為上帝是個愛聽故事的頑童,他要我們死後向其報告生前做過甚麼得意的事,而不是像千篇一律的電視劇般的劇情變的只是裡面的人物不同而已。

我這個人就是愛破壞自己建立的東西,由一個自己認識的領域跳去另一個未知的領域,看看自己能否生存,心態上是為自己的失敗開脫,因為在未知的領域失敗的概率很高,但若果能半死不活之餘還找到些滿足感,情況便很不同。

現在我大概只能訂兩星期的計劃,我不能答你兩星期後我會在那裡,反正我在與不在都沒甚麼不同,像靈魂般在城市中遊走。

然而,我不希罕別人寄東西給我,無謂令大家心理負擔太多,閣下會覺得去郵局排隊很累人,我也不想為了等待別人寄的東西令自己留在一個地方,等待是很痛苦誰都知道,所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然而,我極討厭自己的時間被佔用,沒完沒了地佔用。

有時候寫一句話,比物質來得珍貴,有心便夠。

- 每天只能做一兩件事

以前愛把日程排得密密麻麻,現在每天大概只能完成一兩件事,僅此而已。

共勉之

------------------------------------------------------------------




上週去了南邊出走去了爬53 米高的樹梯,後來我發覺原來我是有點畏高,但敵人不是高度而是自己,腦內不停閃過意外的畫面,也會「客觀」的計算餘下多少體力,然而上到一半時腿不停抖,也許是累了也許是害怕,每登上一級都要吸一大口氣,我需要多點氧氣鎮靜情緒,不要向下望,集中看眼前那一級。

也許成功就是只集中眼前默默向上,不要膽前顧後太多,總有一日會登頂。
風景雖沒心中那樣美,但對於能順利登頂很滿足。

在樹屋上休息,手臂還是很緊張,休息了很久才可以下去


發表時間:2014年4月18日 | 評論 (3) | 全文

[轉貼] 朋友,永不會分手

http://hk.lifestyle.yahoo.com/%E6%9C%8B%E5%8F%8B-%E6%B0%B8%E4%B8%8D%E6%9C%83%E5%88%86%E6%89%8B-034634401.html

總會遇上一些人,彼此志趣相投,很有默契,彷彿心有靈犀。


卻,始終無法成為戀人。


剛認識時,妳已經覺得妳說的話,他全都聽得懂;妳所有感受,他全都明白。


而且,他說的話題,妳每次聽都覺得津津有味。


妳看著他的眼睛,只覺得他的視線可以直刺進妳心裡,無處不是感情。


妳心想,自己終於找到了。


他常常約妳逛街,說妳眼光好。


他邀妳一起去博物館,說其他人都不懂欣賞。


他每天下班沒事做都打電話給妳,問妳要不要一起吃飯。


妳以為,這是天造地設的緣份。


偏偏,逛了大半個香港,每間博物館的展覽都看過,吃了好幾十頓飯,他還是沒有任何表示。


妳開始心急,妳開始打聽端倪。


他避而不談,妳卻從字裡行間發現,提到某個女生時,他的眼光特別明亮。


原來,他喜歡的人,從來,就不是妳。


妳想過暗示,也想過拋媚眼。


妳想過去爭、去搶,想過先下手為強。


但妳卻發現,原來自己連一句「喜歡你」,都說不出來。


妳心裡總有一把聲音說,如果他知道了,妳的紅顏知己地位,終將不保。


男女朋友會分手;夫妻會分手;


紅顏知己,卻永遠不會分手。


於是,妳仍然常常陪他吃飯,常常跟他傾電話。


直到有一天他跟妳說,他要去追那個女孩。


妳的心裡,酸得發抖。


現在的話,還來得及。


讓他知道妳喜歡他,讓他放棄那個女孩。


憑自己跟他的合拍,妳相信他必定無法拒絕。


然而,妳卻開始擔心,那女朋友的寶座,未必會像紅顏知己那麼穩。


妳太清楚他的過去,妳太了解他的情史。


妳看得太清楚,有太多太多的擔心。


算了,妳跟自己說。


朋友,是永遠不會分手的。


就繼續當他的紅顏知己吧。


就算他真的交了女朋友,自己也肯定是最了解他的人、最明白他的人。誰都取代不了妳。


於是,妳以軍師自居,鼓勵他去追那個女孩。


為了商量那女孩的事,他跟妳談心事的時間更多了。


妳覺得自己越來越重要,暗自慶幸。


還好,我選擇了做朋友。


直到那一天,他終於追到了那女孩。


妳竟突然發現,自己的電話,出奇地安靜。


他不再找妳逛街,不再找妳去博物館,也不再約妳吃飯。


妳鼓起勇氣,打電話給他。


他的聲音有點尷尬,滿口抱歉。


「Sorry啊,我約了她去看電影……」


「Sorry啊,我跟她book了餐廳吃飯……」


「Sorry啊,我答應了她早回家……」


「Sorry啊,我……」


妳苦澀一笑︰


「沒關係,她是你女朋友嘛……我是你好朋友,我明白的。」


自己的話,卻像利刃插回自己胸口。


每一個字,都在淌血。


妳卻知道,自己必須繼續扮演這個角色。


因為,紅顏知己,永遠不會分手。


可是,也永遠得不到他對情人的溫柔、關心,和愛。


永遠,永遠。


發表時間:2014年3月14日 | 評論 (2) | 全文

生活點滴

我同好多人講我係香港從來都無煮過飯,但無人信,不過係呢度我每日都會煮飯,同埋會煮埋比我個台妹朋友食,佢來緊呢個星期日要走了,呢次係我地第二次分開......講真,真係有d唔捨得

所以想煮多d好野比佢食,好係前日我煮左台灣滷肉飯比佢食,今日煮左意大利飯比佢食。

我地有共識,就係一日會食飯,第二日會食麵隔住隔住咁。

煮意大利飯既心得係最重要是耐性,因每次只能加半杯雞湯待米吸收後再加雞湯,這個過程為時半小時至一小時不等,其間要試米的硬度會否太硬,太硬則要多加點湯,太軟則……sorry沒救了,我很榮幸可以為我身邊的朋友煮菜,因為你總不知道明天他們會否離去,聽過一句話:「人對於氣味記憶是很強的。」

或者我有點私心,想別人記得自己,但我這個人很矛盾,一方面想人家記得但一方面努力毀滅自己的過去。




發表時間:2014年2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