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飛佛

 

When the Nazis came for the commu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commu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 democra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 democra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W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When they came for me,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out.

                        <Martin Niemoller>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

犀牛與人

 

我們對於正常與不正常都沒明確的定義,裡面存在許多不確定性,起了一些擲地有聲的理由: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

「大家都遲走沒理由我當逃兵」

從前有兩條村莊,村A有100人,日子耐了,人們慢慢變成犀牛,最後該村有99人變了犀牛,請問剩下的那一個人是否正常呢?

至於村B也有100人,日子耐了,人們慢慢染上吸毒的壞習慣,最後該村有99人變了癮君子,請問剩下的那一個人是否正常呢?

我想講的是,問題不在於一件事情是否多人去做,而是有多少人還清醒,他們甘作奴隸是他們的事,你是有血有肉的人有智識有獨立思考......最重要是你有能 力去表達自己意見去表現自己。不是有能者居之而是能者多勞,不公平與否,who fuckin' cares? 當閣下有能力去定遊戲規則的時候,閣下還會去想公平與這些問題嗎? 問題是閣下有沒有這種思維? 或者閣下已被眼前的工作把精神和身體撕成碎片,身心俱疲,但請緊記,時間是你的,有心要劑總能劑出一點,那怕只是十五分鐘,問題是閣下有沒有想改變的心。

共勉之

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

[轉貼] 火車站發財眾生相的背後 - 李兆波

http://hk.biz.yahoo.com/111026/366/4bsmr.html

火車站發財眾生相的背後

不知大家平時會否經過上水港鐵站呢?因為它是個與眾不同的港鐵站。原來不少人都在此站找到工作。

我有不少時候會乘坐港鐵路經上水。基本上,此車站由入閘開始,你會看見有很多穿白衫的保安員看管住閘口的秩序。到入閘後,在月台、大堂,你會看到很多中年男人,10-20人左右,大概40-60歲,他們都會聚集在一起,全都不是搭車,因為有火車到來時,他們都不上車,看似等什麼。後來,有一次在無意中發現他們原來是在等待一些接頭人,接頭人會派給他們一些布袋,再將一罐罐奶粉由一行李箱取出,再分發給那些中年男人們。跟著他們取完奶粉後,就再衝上火車離開。有一次更看見一班男人把十多個電腦硬碟繫在每人身上,再把裝硬碟的紙皮箱棄置在月台。

這些「水客」都是為了賺錢而在此逗留,但對小市民造成不便及困擾。他們常常拉著一些手拉車,車仔上面再放著袋及貨物。上下車時,橫衝直撞,給撞倒了便要花醫藥費。又會有一些水客聚集在升降機內分貨,令有些真正需要使用升降機的乘客不能使用。我曾看到一些坐輪椅的人士,他們等了很久都無法使用升降機,情況令人關注。這亂局背後說明了又喜又悲的一面。

可喜的是水貨現象顯示了由香港而來的產品吸引力。因為香港無論在產品安全及質素方面都有保證,所以才有大量的水貨客把產品運往內地。又因為有那麼多水貨客帶來的安全問題,港鐵才要聘請大量的保安員,以防止意外的發生。一個水貨原來帶來了龐大的就業市場。

可悲的是香港有這麼多的人參與看似合法的走私。水貨客一般學歷不高,又沒有特別技能。這類人士在香港有不少數目。要為他們解決生活問題談何容易。若內地的產品水平可以給予人像港貨那樣的信心,他們便會失業,於是又多了一批貧窮大軍。

同樣的情況在油麻地果欄每晚也在上演。那些苦力們花了不少氣力把一車車的生果由貨櫃車運往各果欄。他們一晚要運上多車才可以糊口。如果果欄搬往別處,多些自動化的機器,這些工種便會消失。這便是職位的周期性了。

李兆波

中大酒店及旅遊管理學院會計及財務高級導師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0) | 全文

時間無多

左起: <那些年, 我們一起追的女孩> 是奉我夫人之命要買的。

<彼得林區選股戰略> , 這一本其實之前已經看過一次, 再看無妨。

<打噴嚏>:

妳身邊那人,也許不是妳的真命天子,但他或許是妳的專屬超人。
妳對他輕輕一笑,就會有一萬個天使在他的笑容上飛舞著。

摯愛的女孩愛上完美的城市英雄,
平凡的你只能低頭認輸、含淚給予祝福?
或用盡所有努力,日夜期盼有個機會,
可以在心愛的人面前逞一次英雄、盡一次心力,
一切只為了讓自己在愛情的位置與情敵平等……

就是因為那兩段文字我買下她......

<景氣為什麼會循環>, 這本書是之前做CD-ROM看見湯sir推介, 所以靜悄悄把書名抄下再去圖書館借閱。

<皮革工藝 #7>, 不用說吧, 增值自己

<圖解NLP自我溝通練習書>, 聽Phemey的話買了本關於NLP的書

<Crash Proof: how to profit from the coming economic collapse>, 見封面的豬挺美所以借下。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12) | 全文

玩物養志

又有新作品啦!! 這個是自用的文件套, A4 size的 :

前面:

後面:

給自己的話:

共勉之!!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2) | 全文

這次跌市我學到......

 

這次跌市我學到其實許多事情不是那麼好(壞), 眼前那個股價其實只是咖啡上的泡沫, 泡沫雖美, 但是虛浮, 不真實的。你可曾想過可以睡在雲上, 在上面看書, 午睡, 雲雖美, 但都是虛浮, 不真實的。只有在叮噹的卡通世界才能實現這個荒誕的願望。那些虛浮, 不真實的股價可以在短時間跌個稀巴爛, 這就是跌市, 每天拿著計算機計算自己賬面賠了多少, 說多不多, 一萬而已, 但已經是我三分一的投資, 無聲無色的沒了, 在農業銀行(HK: 1288)跌到$2.26那天, 我笑了, 笑市場的不理性, 笑自己為何不早早止蝕, 無錯, 人只會不停重覆事後孔明, 跌市時他們會說:「如果再跌一點我便買!」但到股市上揚又會說:「現在太貴, 不買了!」

 
市場上就是有許多盲從附和的羔羊, 渴望有一位摩西帶領他們走出紅海, 聽信許多財演, 奉若神明, 但湯sir的blog已經寫了不少他們的「豐功偉績」, 在此不談太多。他們不停在股市裡搶進搶出, 像極一位兼職交易員, 幫證券行賺錢, 以小聰明發展自己的偽理論(如賭徒穿紅色內褲便能贏盡天下), 聽得最多的理論有: 「這隻股票已跌了許多, 再跌的空間有限, 現在買一點明天便能爆升!」別忘記一句話, 跌處未算低......
 
另一個得著是, 許多事情取其中庸之道最好(請放下你們手上的番茄), 試想, 在大跌市時候閣下不幸有一兩萬元閒錢, 買少許股票, 我想今天你可以買一瓶香檳慶祝。另一個得著是, 投資組合永遠不要全部持有股票或現金。手執現金等於手執機會, 一個改變的機會, 她流動很慢, 於是要把她換一些能快速獲取盈利的東西, 股票, 外幣, 工藝品, 做點小生意都是讓盈利起飛的途經。我們再不能呆在這裡, 浪費時間, 賺一點蠅頭小利, 要賺便要賺個夠! 
 
我也要成為一個很厲害的人!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8日 | 評論 (2)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