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到了澳洲快兩個月了,意大利朋友們開始疏遠,我也不想,因為大家都要工作,想約吃晚飯也約不到,

現在主要跟一位香港和台灣女生做朋友,她們經常跟我傾心事,其中香港女生會跟我傾多點,

我是個悲觀無我的人,不愛跟別人衝突,無感情,不愛表露自己,不愛出席六人以上的場合,

若該場合是單數,我自然很識趣主動把步伐放慢溜後或隱藏自己來成人之美,

香港女生聽起來覺得很怪,為甚麼我這樣都有女朋友,而我和女朋友的相處方式也令她摸不著頭腦,

因我絕少把心事跟女朋友和朋友分享,因我已聽厭那些罐頭般的安慰說話:「唔好唔開心啦」「訓下啦,聽日會好d架啦」

而為何我不跟朋友相告,因為我觀察所得大部分人都不會真心聽你說話,所以不如算罷,

若朋友著緊你,你自然不捨得對方因你的事情難過,我回想起其實由中學時期開始我就是這樣,

今晚這程公車我跟朋友說,其實我好像有點問題,我覺得自我形象低落,沒信心,好像跟世界很抽離,沒感情這樣

她奇怪為何我老是要做一點事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價值,也建言或許是我把面具戴了太久,不擅表達自己,

有時我想到底這是否自己的感覺或是遷就別人的結果?

我想不到......我已切頭切尾成為一個無我的人了。

發表時間:2013年12月11日 | 評論 (5) | 全文

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轉貼]

http://www.punchmagazine.hk/?p=1663

文:葉梓誦

需要多久,才能忘掉一個人?需要多久,才能放手?你離去已久,我卻在生活的每個角落瞥見你的碎片:你的名字、你的聲線、你的笑容、你的氛圍、你走路的姿勢、高跟鞋的聲響‧‧‧‧‧‧總在我左右反覆出現,也總是這樣,僅你一個側面,你卻從未真實完整地呈現。

兩個人之相處,若似平行線,雖從沒相交,卻總有一固定的距離,無所謂親密或疏遠,也就無所謂得失;若是兩條獨立的線,則僅那一點相交,此前期待盼望,此後再不相會,說來大概悲喜各半。然而我又如何解釋,自你去後,碎散於生活的各種印記,總教我從這裡或那裡憶起過去的片段,甚或虛構出一些可能的情節,彷彿你的缺席更顯存在?又要到何日,我方能真切地,沉溺到底爾後醒悟,領會又抺掉過去,明白「淡淡交會過各不留下印」的心境?

恍如幽靈,你已不在,碎片卻鑲在我的現在與未來,待我碰上發現,再一次從中識認過去的片段,時時提醒曾經存在現已缺席的一片空白。「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我從不同的地方認出你的微枝末節,一切於你離席後呈現,彷彿都是你的安排,留下一片又一片的拼圖,猶如能就此拼砌出一幅完整的畫像;然而碎片總不齊全,我縱費力拼湊,終是徒勞無功。

而偶然一個個疊加,比如說:這天我讀了你從前給我的信,facebook上竟又見你罕有地更新了,同日下午看電影,女角恰巧與你有同樣的名字。這邊廂,一個新相識的朋友,輪廓有你的影子;火車上,又碰著一個途人,挽著你舊時的袋子。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小事,然而當你從交集的巧合中看出了重複的模式,便竟有因果的虛象,我幾乎就相信了,這是命運,我注定遭遇它們,而那終會領向某個結果。

大抵都是想多了吧,詞語皆有其隱微的意涵,我不該說你「留下」了什麼拼圖,又或者一切皆是你的「安排」,這些「彷彿」無非我的一廂情願。誰又能預料一個人的未來呢?如何能在別一個人的世界中,預早撒下種種提示,只叫他無法忘記?

或許,這樣的想法才趨近真相:把「你」的形象撕裂播散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我自己;因為缺失,才誘使我從記憶中拽出你的種種,撒進我的現在與未來之中。這無非一種臨床的應急處置,為治療自設,感情的暴露療法:要處理你的缺席,我必先把事實分成碎塊,如療程般循序漸進,逐口逐口嚥下,讓每一次咬嚙有足夠的時間,方能分次好好消化。我,既是受刑者也是處刑人,甘心延長受刑期以防崩潰,也能自行間隔每次的刑罰,待適當的時機來臨,又把你的殘影呼召出來,放進某個途人的形體之中,繼續自行折磨。我無法改變你離去的事實,痛苦卻可延擱攤還。

也於是,一切其實由我控制,容我決定劑量、時間、地點、乃至過後的情緒是痛苦或痛快。這莫不是自欺欺人,既是治療,也同樣是為了延長哀悼的時間,沉溺、醒轉、又重新上路,但人總愛低迴於低谷之中,哪怕結果從沒機會改變,都渴望沉淪多一秒。那當然,我再受苦、再呼喊,你也無從得知我的苦況,皆因一切於潛意識中默自運作,此中我連自己的存在操作也一併隱去了。無始於你,無終於我,就容我繼續兀自感傷,兀自哀悼,成就自導自演的一場鬧劇。
發表時間:2013年10月24日 | 評論 (1) | 全文

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已來了伯斯一個多星期了,開始會調節自己不要那麼急,因為......有些事情是急不來的,例如你沒有車子,要乘公車,時間被局限了,然而公車都是走得很慢,交通燈很久才轉,地方很大(應該是太大了),你會發覺自己雙腿太短,路總是走不完的。

這裡最不缺的是陽光,經常都是萬里無雲,最缺的是工作機會,你開始會想眼前工作中的人,他們的工作從何而來? 慢慢你會想到宇宙也是怎來呢?「不知道......」

在這裡認識的朋友(過客),出現過,開心過又離開了,你投放了情感,說過的話,一下子沒有了,你嘗試去找那些出現過的證據,但都不成功。我想起電影〈被偷走的那五年〉其中一幕,是男配角跟男主角分享他的父親跟他說的一番話:

「你人生的每一個重要場合並不都需要我出席,只要你在這些重要的場合知道我一直都在就好了。」

然而,現在我又回復很平靜的日子,不停跟自己談話,不太願跟別人眼神交流和談話的狀態。

當然人在外地不開放自己跟做人沒PR一樣「是會吃屎的」,我深明此道,所以我很會裝,裝熱情,裝健談,裝作甚麼事情都沒有,裝生活過得很好。

只是,接受不到忽然的寧靜。

發表時間:2013年10月24日 | 評論 (0) | 全文

太多

今天發生的事太多了,昨晚睡得不好,一大清早便跟母親出外辦事,但原來辦公室已搬到別處,只好趕去那裡。一件事辦完後跟母親分別,她回去看婆婆,我卻要逗留至下午三時(這刻的時間是早上十時)看大夫,然後我去了尖沙嘴看書,吃東西,嘗試把步伐放到最慢,就在乘小輪回中環的途中接連收到兩個消息......

外婆發高熱再次入院,我一位朋友出了事……

我想把時間永遠留在昨晚,睡不著也好,總之今天不要來便好了……

晚上送女友回家後,她那位篤信風水的樹木師父親終於知道我要去澳洲,從他臉上我看到茫然為何我要掉下香港的一切獨個兒跑到別國,hidden meaning是他認為我時間有限應伸出賺錢的觸角去賺最多的錢。

說真的,我對秋天沒什麼好感,因秋天從來都不會帶給我甚麼好事,現在我明白甚麼是「多事之秋」了……

發表時間:2013年9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

無題

上星期玩postcrossing抽到一位來自芬蘭的女生,她的頭像是一堆菇類植物,

於是告訴她香港的朋友也喜歡菇類植物,可是只是虛擬的......

於是畫了「Mushroom Garden」的菇菇給她





推了一張二千元的訂單,得到一張三百元的半製成品的訂單,信我,

準備功夫不比訂製一個少,有多沒少,寫清楚製作方法,又怕自己表達能力差,怕別人悶......

P.S. 昨天一位女生向我購買兩個銀包, 還差數百元便修補了二千元那個缺口




今天去了一位朋友家裡教她弄皮革, 以下是她(電話套)和她的姐夫(零錢包)作品:

上次我問過自己: 「一個人可以有幾不開心?」

我一直認為自己不用開心,身邊的人開心便夠了。

我一直把自己看得好輕,不敢直望別人(反正很多人談話都不會望人),

把自己想作透明,
是閒人,不值一提的,因為我知道無希望就不會有失望,

我不是對未來失望,只是,我喜歡出其不意對我喜歡的人好,不求回報,無私的對她們好,

我怎樣? 不重要啦......












發表時間:2013年9月6日 | 評論 (7) | 全文

交代工作進度

原來我成個幾月無寫過blog, 唯有交代下我呢個幾月做過d乜: 

JCCAC九月個手作市集搞唔成, 買落一堆皮頓時有種坐艇既感覺, 

於是靜極思動努力整野, 幾日前一次過整3個短銀包, 原來同時整3個月比起1個1個整係無分別........整到手指d筋有d痛, 但都要繼續做......




上星期教一個幾靚既女仔整銀包


驚喜, 因為instagram識左一個整皮既女仔, 由於間唔使我都會short起上來斷捨離, 我送左一堆皮碎同少少配件, 佢好好人整左呢個記事簿套比我, 我整野送比人就多, 人地整野送比我就第一次, 多謝! 


銀紙夾尚待改進, 質量還不夠穩定, 可以整第二個仲衰過整第一個, 可惡! 



有一個老實不客氣既朋友佢哥哥做廚師既叫我整左下面呢堆野, 一個人夜媽媽留係公司整野, 疑似撞鬼......




P.S. 可幸既係我整拉鍊既技術好左, 其實我好唔鐘意幫拉鍊剝牙呢個工作, 又唔可以好暴力咁扯, 因為會扯爛d布......總之就係煩

呢個之前已講過, 有個朋友參考名牌佢出材料同請我食飯我出時間同少少同左一個月夾手夾腳整好



多得instagram令我得到一張來自新加坡既訂單




又多得instagram令我得到一張香港既訂單,呢個人好奇怪指定要個銀包係深色, 我話無貨佢就好似等個老公放監咁話佢可以等我......



呢d賣左去台灣 (其實我鐘意賣去Etsy多d因為台灣網手續費好貴, 又會寫信過來產我點解運費咁貴, 局住要加價, 加價就會比客寫信產我點地加價......真係Welcome To Facebook! WTF!!!)



我有一位朋友要走了, 只好送d禮物比佢



因為造短銀包不好, 於是我不停做




發表時間:2013年8月24日 | 評論 (8)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