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銀包煉成!


話左清晒d皮就算,但人係犯賤,要勞動既,

於是尋日(星期一)偷少少時間係見朋友之前去左深水步買左塊意大利植鞣革,

佢真係好靚......見到佢有種莫名既感動,製作時要好小心,因為好易整花,所以製作時要好慢,

好溫柔,例如落把鐵尺唔可以用手禁得太大力為免刮花,

台頭要準備紙巾隨時抹汗,唔可以飲凍野因為避免d倒汗水滴落皮面。

除此之外,要發揮小宇宙用盡所有皮碎。



今晚新鮮出爐既自用短銀包,終於可以掉左個Ex係十年前送個個Agnes B啦! 



另外而家fine tune過d size, 整緊另一個更好既短銀包賣~












What if?

一個人可以有多不開心?

若昨晚我跑上天台......世界會變成怎樣?

當然,世界不會因為減少一個人改變了甚麼,

一直認為當一個人不開心的時候應該自己躲起來,冷靜下,便好了,

不應打擾朋友(若我還有朋友的話),所以我很乖,對所有事都隻字不提

很嚮往有這個患情緒病的母親......

每晚回家都不知其心情是陰是晴,大概生病的人比我這種看似正常的人還波動,

你每天的工作就是要把她的生活逸事一字不漏照單全收,你不想繼續聽她發放負能量,嘗試加快對話節奏或者轉移話題,

她會說你沒耐性,裝好心,你回答任何一個字都是錯,然後她會說幾天前某件事你如何假定她的想法,

但當你嘗試想清楚那一句說錯她會說想靜靜,聲淚俱下叫你在其面前消失。

真的那麼想消失......?

維根斯坦說:「能說的都需要說清楚,不能說的,就必須保持緘默。」

很混亂

維根斯坦說:「能說的都需要說清楚,不能說的,就必須保持緘默。」

我很羨慕身邊的朋友遇到不開心的事都能像苦水般通通吐出

我便不能了,我不想朋友不開心,所以我努力去做一個合適的我

況且,自己認為重要的事,別人可能覺得不值一提,多談無益

有人說:「你不說出來,朋友會擔心你。」

自問自己沒有這樣福份有這種朋友,我曾經以為自己有,

但很可惜,沒有,你可以說生活迫人,可以說我封閉,

我認真跟朋友傾心事,她們可以無聲無色的離開,數天後才回覆......或者乾脆不回覆......

我實在覺得自討沒趣......


 

唉........

自外婆出事後每天生活都離不開跟她有關, 

自她由醫院轉去護老院後每天都會去探望她, 那裡環境說真的, 很糟......

護理員跟推銷員無異, 都是向你噴口水花, 推銷你要買這個那個......

而每晚回家後都要聽著媽媽的吐苦水, 有時候你真的很佩報她, 

也許女士就是有這種喜愛分享的本能, 自問我沒有這種能力, 

因我有心事都絕少跟別人分享, 我不想別人因我而不開心, 

我不想我真心向對方細訴時對方卻沒真心聆聽......

所以......每天要當母親的聽眾, 自己卻默默承受......

這事發生後, 也看清其他親戚的真面目, 我覺得很煩......

很想找個地方關起自己, 每天醒來都很不開心心想為何不讓我一睡不醒要我回來這個世界......

乾脆叫無題罷


看看自己的紀錄, 原來自從昨年九月開始我就不停弄皮革, 十二月一個去了台灣, 今天, 我為自己作了個決定, 報名去澳洲參加工作假期, 早在二月我已開始毀滅自己擁有的東西, 過餽贈和捐獻等, 物品依然還有很多......但是有一個人是我最放不下的......外婆......

其實心裡很矛盾, 樂觀的自己會跟自己作美好的思想準備, 什麼事情都會順順利利, 但另一個悲觀的自己卻把事情想得要多壞有多壞......我想一年前我說過「破釜沈舟的確需要勇氣」, 像我這樣自斷城池又算是什麼? 

我只跟身邊幾位親密朋友我有這個行動, 因為我知道其他人根本只是裝聽, 不會把你當作他們心中的誰, 概然是這樣我說和不說都沒關係, 反正命是我的, 學鄰近地區口吻說, 別國不應對本國說三道四, 干涉本國內政, 傷害人民感情。

又完成一個短夾

今日完成了一個短夾, 

我記得黃子華說過, 做一個藝人最慘是沒人找你, 沒人告訴你做得怎樣, 

沒人批評你稱讚你, 你仿佛就是不存在或者只像透明人般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這種人, 我知道自己想法有點悲觀, 

我覺得自己永遠都有進步空間, 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做多久, 亦不知自己可以去那裡, 

只覺得所謂的大師跟絕招一樣就是把簡單的事做到極致, 

這個世界很奇妙, 大人每每都想自己子女成為這個師那個師, 

但試問當整個社會的人做到大人所想那種這個師那個師後, 那誰賣三文治給我們?

做一個皮革工匠發達的機會有限, 根據猶太經典<塔木德>說, 

有些職業因本身所限如補鞋匠很難成為富人, 但他們敬業樂業的心應該得到別人尊重, 

只可惜這種會尊重的人太少......少得可憐......

這幾天我在思考一個問題: 

「如果你太累, 及時地道別是否真的沒罪?」

我真的有點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