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多

今天發生的事太多了,昨晚睡得不好,一大清早便跟母親出外辦事,但原來辦公室已搬到別處,只好趕去那裡。一件事辦完後跟母親分別,她回去看婆婆,我卻要逗留至下午三時(這刻的時間是早上十時)看大夫,然後我去了尖沙嘴看書,吃東西,嘗試把步伐放到最慢,就在乘小輪回中環的途中接連收到兩個消息......

外婆發高熱再次入院,我一位朋友出了事……

我想把時間永遠留在昨晚,睡不著也好,總之今天不要來便好了……

晚上送女友回家後,她那位篤信風水的樹木師父親終於知道我要去澳洲,從他臉上我看到茫然為何我要掉下香港的一切獨個兒跑到別國,hidden meaning是他認為我時間有限應伸出賺錢的觸角去賺最多的錢。

說真的,我對秋天沒什麼好感,因秋天從來都不會帶給我甚麼好事,現在我明白甚麼是「多事之秋」了……

發表時間:2013年9月16日 | 評論 (0) | 全文

無題

上星期玩postcrossing抽到一位來自芬蘭的女生,她的頭像是一堆菇類植物,

於是告訴她香港的朋友也喜歡菇類植物,可是只是虛擬的......

於是畫了「Mushroom Garden」的菇菇給她





推了一張二千元的訂單,得到一張三百元的半製成品的訂單,信我,

準備功夫不比訂製一個少,有多沒少,寫清楚製作方法,又怕自己表達能力差,怕別人悶......

P.S. 昨天一位女生向我購買兩個銀包, 還差數百元便修補了二千元那個缺口




今天去了一位朋友家裡教她弄皮革, 以下是她(電話套)和她的姐夫(零錢包)作品:

上次我問過自己: 「一個人可以有幾不開心?」

我一直認為自己不用開心,身邊的人開心便夠了。

我一直把自己看得好輕,不敢直望別人(反正很多人談話都不會望人),

把自己想作透明,
是閒人,不值一提的,因為我知道無希望就不會有失望,

我不是對未來失望,只是,我喜歡出其不意對我喜歡的人好,不求回報,無私的對她們好,

我怎樣? 不重要啦......












發表時間:2013年9月6日 | 評論 (7) | 全文

交代工作進度

原來我成個幾月無寫過blog, 唯有交代下我呢個幾月做過d乜: 

JCCAC九月個手作市集搞唔成, 買落一堆皮頓時有種坐艇既感覺, 

於是靜極思動努力整野, 幾日前一次過整3個短銀包, 原來同時整3個月比起1個1個整係無分別........整到手指d筋有d痛, 但都要繼續做......




上星期教一個幾靚既女仔整銀包


驚喜, 因為instagram識左一個整皮既女仔, 由於間唔使我都會short起上來斷捨離, 我送左一堆皮碎同少少配件, 佢好好人整左呢個記事簿套比我, 我整野送比人就多, 人地整野送比我就第一次, 多謝! 


銀紙夾尚待改進, 質量還不夠穩定, 可以整第二個仲衰過整第一個, 可惡! 



有一個老實不客氣既朋友佢哥哥做廚師既叫我整左下面呢堆野, 一個人夜媽媽留係公司整野, 疑似撞鬼......




P.S. 可幸既係我整拉鍊既技術好左, 其實我好唔鐘意幫拉鍊剝牙呢個工作, 又唔可以好暴力咁扯, 因為會扯爛d布......總之就係煩

呢個之前已講過, 有個朋友參考名牌佢出材料同請我食飯我出時間同少少同左一個月夾手夾腳整好



多得instagram令我得到一張來自新加坡既訂單




又多得instagram令我得到一張香港既訂單,呢個人好奇怪指定要個銀包係深色, 我話無貨佢就好似等個老公放監咁話佢可以等我......



呢d賣左去台灣 (其實我鐘意賣去Etsy多d因為台灣網手續費好貴, 又會寫信過來產我點解運費咁貴, 局住要加價, 加價就會比客寫信產我點地加價......真係Welcome To Facebook! WTF!!!)



我有一位朋友要走了, 只好送d禮物比佢



因為造短銀包不好, 於是我不停做




發表時間:2013年8月24日 | 評論 (8) | 全文

短銀包煉成!


話左清晒d皮就算,但人係犯賤,要勞動既,

於是尋日(星期一)偷少少時間係見朋友之前去左深水步買左塊意大利植鞣革,

佢真係好靚......見到佢有種莫名既感動,製作時要好小心,因為好易整花,所以製作時要好慢,

好溫柔,例如落把鐵尺唔可以用手禁得太大力為免刮花,

台頭要準備紙巾隨時抹汗,唔可以飲凍野因為避免d倒汗水滴落皮面。

除此之外,要發揮小宇宙用盡所有皮碎。



今晚新鮮出爐既自用短銀包,終於可以掉左個Ex係十年前送個個Agnes B啦! 



另外而家fine tune過d size, 整緊另一個更好既短銀包賣~












發表時間:2013年7月9日 | 評論 (1) | 全文

What if?

一個人可以有多不開心?

若昨晚我跑上天台......世界會變成怎樣?

當然,世界不會因為減少一個人改變了甚麼,

一直認為當一個人不開心的時候應該自己躲起來,冷靜下,便好了,

不應打擾朋友(若我還有朋友的話),所以我很乖,對所有事都隻字不提

很嚮往有這個患情緒病的母親......

每晚回家都不知其心情是陰是晴,大概生病的人比我這種看似正常的人還波動,

你每天的工作就是要把她的生活逸事一字不漏照單全收,你不想繼續聽她發放負能量,嘗試加快對話節奏或者轉移話題,

她會說你沒耐性,裝好心,你回答任何一個字都是錯,然後她會說幾天前某件事你如何假定她的想法,

但當你嘗試想清楚那一句說錯她會說想靜靜,聲淚俱下叫你在其面前消失。

真的那麼想消失......?

發表時間:2013年6月23日 | 評論 (2) | 全文

維根斯坦說:「能說的都需要說清楚,不能說的,就必須保持緘默。」

很混亂

維根斯坦說:「能說的都需要說清楚,不能說的,就必須保持緘默。」

我很羨慕身邊的朋友遇到不開心的事都能像苦水般通通吐出

我便不能了,我不想朋友不開心,所以我努力去做一個合適的我

況且,自己認為重要的事,別人可能覺得不值一提,多談無益

有人說:「你不說出來,朋友會擔心你。」

自問自己沒有這樣福份有這種朋友,我曾經以為自己有,

但很可惜,沒有,你可以說生活迫人,可以說我封閉,

我認真跟朋友傾心事,她們可以無聲無色的離開,數天後才回覆......或者乾脆不回覆......

我實在覺得自討沒趣......


 
發表時間:2013年5月25日 | 評論 (2)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