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訴福島核電 法院裁定日本政府和東電賠234萬元

 中新網3月17日電 據日媒報導,關於因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而疏散至群馬縣的居民等向日本政府和東電索賠的集體訴訟,本月17日,前橋地方法院17日做出裁決,認為政府和東電在海嘯對策上存在過失,命令政府和東電支付3855萬日元(約合人民幣234萬元)賠償。
  此前,因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被迫前往群馬縣避難的避難民眾等130多人將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賠償約15億日元等,前橋地方法院於17日就此作出判決。
  在審理過程中,日本政府和東京電力公司是否能預見大規模海嘯,防止災害發生,以及東京電力公司向避難者支付的賠償金額是否妥當等成為爭議焦點。
  原告方指出,日本政府的地震調查研究推進本部曾在2002年表示有可能發生巨大地震,這表明海嘯所造成的損失原本可以預測。原告方還認為,迄今為止支付的賠償金額不夠充分。
  日本政府和東電則表示,2002年發表的預測結論曾遭到許多研究人員質疑,即便依照上述結論推算高度、修建防潮堤壩,也無法防止“311”規模的大海嘯肆虐。而迄今為止支付的賠償金額也並無不妥之處。
  據瞭解,圍繞核電事故,日本全國已有1.2萬多人在該國18個都道府縣提起集體訴訟,但同類訴訟得出審理結果的尚屬首次,對日本政府和東電的過失,法院這一判斷頗為令人關注。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international/2017-3-17/news_content_146486.shtml
發表時間:11日前 | 評論 (0) | 全文

回憶著屬於彼此的點點滴滴

你說你喜歡和我走在那不知名的小路上,我們一起並肩前行,述說著彼此心中的一些感動。看著你大大的眼睛,望著你側面的神情,我的心真的被你迷住了。我在想,不論青春在你的臉龐劃過多少痕跡,我依然會為你著迷。你時而執著堅強,時而柔情似水,我常常想:來這個陌生的城市與你相識、相知、相戀……真好!  我說你很任性,你從不否定,我說你很純真,你總是笑而不語。我享受著與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和你在一起真有點不可思議,也許是得到了上帝的偏愛,我才能和一個這麼漂亮,這麼有情調,這麼有內涵的女孩子認識!掂量著我心中的想法,在無數次的揣度中,讓我對你心生愛慕之情!  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愛你  你說我們兩人真是奇妙的,本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卻能夠最終走到一起。你也不知道自己的心裏在想著什麼,你也不知道為什麼就那輕易被我俘獲!當我向你表白的時候,你也不知道為什麼毫無猶豫的接受了,你說你的思緒很亂,我可以理解,因為這關係到你我一生的幸福!  你總說我像個孩子,在你的面前總帶有幾分的稚嫩,你還經常跟我開玩笑說我們的關係就像姐姐跟弟弟的關係。你不知道的是,每當我聽到這個時候,內心總會感到一種莫名的失落。此時的你是那麼的可愛、純潔,又帶著一絲靈動、狡黠。我想你永遠不會知道,我有多愛你。  我愛你,不為別的,只是因為我愛你。  每次和你約會,你一直降低著自己的標準。你擔心去一些比較高檔的地方讓我破費,令我的生活變的拮据。因為我知道你是非常講究的,去的基本都是高檔的場所,可能對於我感到高檔的地方,對於你來說是上不了層次的。就是因為你太體諒我了,太在意我了,你說和我在一起不敢去說太多的要求。  這樣我會感到壓力無比的巨大,總感覺我不能滿足你的需求,就好像我不能給你最好的幸福一樣。但是請相信我,我愛你並不是因為你的家世,而是你的低調、你的內涵,讓我真的被你所吸引,我喜歡的就是你這個人,僅此而已。如今我們選擇在一起,我就想把屬於我的快樂分享給你,讓你天天過的開心幸福。  光陰荏苒,時光會見證我們的愛  你曾跟我說以後不想懷著孕,帶著小孩子,擠著公車而奔波。其實這些我都知道,我也是和你一樣的想法,我也不願意我愛的人受一點點苦。但是現在我能力有限,給不了你想要的生活。但是我會努力,為了我們的愛情,我會給你一切你想要的。不管時光怎麼變遷,歲月如何流逝,我會永遠愛你,讓時光的刻痕印上我們的愛情,見證我們的幸福。  春暖花開時,我們在一起  如果可以我希望在下一個季節,向你求婚!我愛你,就一定會給你一個承諾,給你一生的依靠。我不想說空話,我只想向你證明,我愛你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下一個季節,不知道離我們還有多遠;下一個季節,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並肩走在那個我們曾走過的路口。此刻我許下一個願望,願上帝為我做一套天國最美麗的嫁衣送給你,我要親手為你戴上那寓意一生一世不離不棄的樂維斯,和你一同步入屬於我們的幸福天堂!
發表時間:2016年12月13日 | 評論 (0) | 全文

待到夕陽落山時,回眸一笑話來生

  一年一秋,一秋又一秋,在淺知淺覺中,今年的秋又從身邊匆匆溜過,秋連秋,秋接秋,如流星般刷刷穿梭。在隱約嗅到秋的氣味時,在稱讚秋的美景時,在淺吟秋的韻味時,在感歎秋的淒涼時,它的腳步,未曾為你的喜悅或傷感而絲毫停留。喜也罷,悲也罷,贊也罷,歎也罷,你有你的方向,它有它的目標,你也許為它駐足,但它從未為你留步,這就是秋的秉性。品秋,不也就是品人生嗎?秋如人生,人生如秋,來也匆匆,去也匆匆,一歲歲,一天天,分分秒秒如鏢梭。
  
  說一秋容易,談人生難。秋,畢竟看得到摸得著王賜豪醫生,而人生,不能。話說人生,是抽象得無影無蹤,讓人摸不著頭腦,使人捉摸不透。什麼人生如歌、如雲、如戲、如夢······五花八門,或許有道有理,但大多抽象難解,仿如一頭霧水。
  
  人生幾何,從何而起,路途啥風景,何時何處是終點,更別提細節點滴,一切無從談起,一切百思不得其解。昨天可知,明天不得知曉,經歷了,方可明瞭。可是,越是迷茫,求解的欲望愈加強烈,每個人都迫切想知,急忙去問父母——不知,去問長者——不曉,翻書尋找,答案覓不到。占卜先生街邊嘮叨,生意紅紅火火,也許就是這個原由吧!反正,無人能一一解答,是對是錯,就此求一解又何妨,說好就存著,說錯隨手拋。
  
  人,是萬物之靈,充滿好奇,凡事都想弄個明白,追個根問個底,包括自己的人生。這不奇怪,反而更體現出人性的特點,好奇,好奇,還是好奇。人生的答案一定是有的,因為世間事物都離不開因和果,有因定有果,有果必有因。依我看,既然已有“果”了,就好好品嘗吧,不必尋尋覓覓,苦找那個“因”。不然,“果”沒品好,又添,尋“因”之苦,有點不值當。
  
  若把人生化整為零,分章分節落到實處,無非就是一生二人三餐四季這麼簡單。為了更好品味人生,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應該稍好些,難道不是嗎?總比那虛無縹緲的空洞概念要實在些許吧,總有點滴路跡可循可依,感覺更加踏實。
  
  人有幾生?一人一生,就如一歲一秋,想多要也絕不給你。好也一生,劣亦一生,富也一生,窮亦一生,就這麼定了,沒得商量。歷史上,不知多少達官顯貴,想千方設萬計,就為這僅有的一生延長點滴,上帝都未曾答應。為此,珍惜生命,過好此生,顯得更加彌足珍貴。許多人是大徹大悟了,從感歎聲中可以知曉,時常聽其念叨“好死不如賴活著。”此話雖然不太高雅,但亦值得稱讚。人生在世,比死還容易的事,已經難以覓到同珍王賜豪,但“賴活”著,就不那麼簡單,有許多學問,有太多奧妙。
  
  是的,一人“賴活”是不易,那就找個伴吧,人多力量大嘛,凡事有個照應也好些。其實,人,生來就有伴,關鍵是想不想去找,找到了又能不能相處好。母親,是人生起點的第一個伴,每個人都是由母親帶到這個世界的。首先要處好而且必須要處好,需要用一生去感恩的人就是母親。沒有母親,就無從談論人生。人生的各個時期,均需要不同的伴。孩童時期,有個情投意合的玩伴,一起擺弄玩具,一同堆雪人玩泥巴,人生定有快樂的童年;年少時期,有個志同道合的同伴,朝夕讀文識字,同樂同長,人生定有難忘的少年;中青年時期,找個知己互訴衷腸······找個戀人花前月下······找個愛人廝守相纏······老年有個伴同賞夕陽······人生路上,將會少了孤單多些樂歡,少了單調添了情調,少了勢單多了互幫。
  
  人生在世,茫茫人海,一人孤單,人多太亂,大多時日,或許都是倆人世界,一個屋簷下,同一天地間,要麼忙活,要麼忙樂,要麼忙吵,僅此而已。
  
  鳥無食不活,天明開始,除了片刻歌唱,大多時間都為食物奔波忙碌不停歇,人生不也是這樣嗎?俗話說“民以食為天,”正是這個理吧。生,必有食,有食就具備了生的能量。山珍海味是很好,粗茶淡飯亦不賴,一日多餐不必要,三餐一日不可少。吃粗或吃好,無關緊要,無非就是蛋白質、維生素······吃多或吃少,全依身體之需要。能力強大,多多聚集亦無妨,能小力弱,量力而行也可以,夠一日三餐足矣。莫問人生有多長,一日三餐是必要。活一天——食一天,食一天——活一天。大千世界,身體好最重要。
  
  一年分四季,春夏和秋冬,四季色不同。人生,人生,只不過與此大同而小異。童少青老,完整人生不可少,不同時節,各有各的忙活,景色千秋是必然,所感所受、所收所獲定有差異。人生之季節仿如歲月節令,忙時忙忙,閑時樂樂,反正節令得抓緊。該備耕要備好,該播種及時播,該收時不耽擱,該沉澱就沉澱。“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一路播種一路收,種瓜得瓜種豆得豆,花開時賞花,瓜熟了摘瓜,凡事不強求,順勢而謀才理真。四季溫熱涼寒是當然,人生酸甜苦辣和悲歡離合那肯定。哪有一路鮮花掌聲,哪有一路陽光平坦,練就意志和堅強,沒有過不去的坎。人生,生著——活著,活著——忙著,忙著——樂著,僅此而已,僅此罷了!
  
  人的一生,說難也難,說易也易。莫問有多長,莫管道路崎嶇和平坦,年年歲歲有個伴,時時日日有三餐,緊跟一年和四季,遮風避雨有處擋,粗茶淡飯亦是香,忙時忙忙活,閑時把景賞同珍王賜豪,找點樂呵來開心,快活一生打發著,不枉來世一小趟。活著樂,樂著活。
  

發表時間:2016年11月18日 | 評論 (0) | 全文

只想安靜的生活,慢慢的直到老去

  夏天的季節是悶熱的,是炎熱的,是殘酷的,而生活也跟著這般殘酷來到自己的生活中,卻找不到冰涼的作物來冰凍罷了,或許說是心中的火焰沒法熄滅,也或許說是這個社會對自己的考驗,沒有什麼來作為比喻,只能隨著傷勢的傷口慢慢殘炎下去,每年的夏天都會有這麼一個毛病,而這個病即使是有什麼法子來醫治或許也好不了,以為這是心病,坦然說是舊疾復發罷了願景村 退費,何嘗來的舊疾呢,也是某年的夏天,那是因為生存才促使自己去掙錢,在茫然的大街,遊人來來往往,頭頂又是紅紅的太陽,身無分文的自己,口也是饑渴難耐,或許說是為了錢而在外面幹活,導致中暑,卻沒有誰來幫助,這樣下去心裏就有些不自在的陰影,為何人變得如此,我也不知。
  
  隨著生活的腳步,人們的欲望也就高了,已經不像是從前那樣,都變的虛榮,驕傲,為了金錢而不顧一切,出賣生活中的利益,即使達到目的或許也不放過那地上還殘喘著的,或許說是人的變質,或許說是生活中的樂趣,都沒法去解釋這一切的現狀,有多少人為了錢拼命的掙錢,而導致患了一身的病,最後還得用錢去買命,這樣做卻好像是一種遊戲,每個人都會去嘗試著玩遊戲,或許說最後遊戲結束了,才知道生命也就這樣的沒了,或許說活的不夠激烈,也或許說是活的太累,最終沒有得到些什麼,至少安慰的話語總該有吧,也然沒有,就這樣複雜的心裏現狀又導致太多的人不想去嘗試遊戲。
  
  人活著很多人都走錯了路,或許說是選錯了目標,為何如此說呢,其實現狀也曾告訴我們,多少人活著都是為了錢,為了錢而努力的活下去,為了錢而堅持的奮鬥著,最終得到錢,而後悔一輩子,多少人會說,沒有錢會沒法生存,沒有錢會不開心,沒有錢會被別人瞧不起,或許說這是一種虛榮,也或許說這是一種攀比,才出現這樣的心裏,如果說不為了錢,而平靜的活下去,沒有什麼而促使自己有很大的勇氣去奮鬥,只能苟延殘喘的活著,或許說別人是這樣認為的,或許說是自己認為很開心的生活罷了,只能說是自己悟透了,活自己的讓別人說去吧,都已然不是這樣,因為一個人的驅力鼓動不了全部人的動力,那是因為被蒙蔽了雙眼,或許說是錢的利誘,都說不清楚,也解釋不清罷了,都是作為一種推論,人活著主要的是思想,思想而控制自己怎樣去活著,或許說是被別人而促使這樣活著願景村 邪教
  
  因為很多人活著都是為了使命,何為使命,那是一種囑咐,是一種包袱,那即是父母的囑咐,很多孩子很小就出來工作,有朝一日能出入頭地,能做出一番事業和成就,回家後也是揚眉吐氣,可誰又知這等人在拼命的同時也是在衰竭生命呢,因為種種困難讓這些人會吃不飽穿不暖,也不曾分享給父母,這導致身體有很多的毛病,可有了錢又能怎樣呢,生命也離金錢不遠了,都是一種空幻,不曾屬於自己擁有的,錢再多終有一天也是成為空矣,命再久終有一天也會逝去,所以說這一切都是空幻罷了,只能說是活著為了自己認為開心的活著,而不是為了跟自己不相干的事情而活著,那這樣即使得到自己想要的,但始終滿足不了生命的需要,那即是時間和青春。
  
  這一切好像一場戰爭,煙火漫天,每個人使用的武器都是時間,看誰的時間多,或許說是勝利的前夕,或許說沒有時間只能作為犧牲的對象罷了,因為沒有人去可憐你,沒有人去關心你,只有自己默默的感覺到,這一切的改變罷了,錢乃空幻,視為空矣,命乃珍貴,時間乃是補給,而自己活的自然,哪怕是不開心,那也是一種活著的一種方式,也不是為了別人活著。
  
  活下去需要很大的勇氣,何況是已經活了很久,所以說會很珍惜,可多少人不知道珍惜,而浪費時間和浪費青春,做出了一些無謂的事情,太多的黑暗都是心裏而導致的,而變質的,或許說太多的話語只能隨著時間流逝罷了,把話語形成文字或許能記住些年華,當逝去後也曾知道活著做了些什麼,這也不枉生命探索四十

發表時間:2016年9月27日 | 評論 (0) | 全文

任時光如何偷走靈魂

輕拈一顆素心,心亦沉靜,思緒也跟著飛揚。碧水長天,盈盈一笑間,伊人紅妝,共我在水一方,依著一縷陽光,淡看前塵過往,風過,回眸不言殤。素默,清幽,於一個寧靜的午後,淡看日光傾城,翻閱舊時光,曾經的記憶泛黃了紙張,過往裏的光芒卻濃不過茶香。
  
  盛夏裏的情染,偶爾顯得孤單,溫婉,安然,只願在角落裏靜默,安守門前的半畝花田。七月,已經走到了末端,一場花事已老,芬芳了然,於是許下一個心願,等待綻放的瞬間。
  
  細雨如織,綿綿墜下,聽風在哭泣,隔岸腋下脫毛觀花。琴瑟相和,臨摹一幅傾情圖畫,雨潤荷塘時,蓮心若非塵,淡淡的不擾一絲驚露,倒影裏靜默無他,眉彎間的朱砂,依然鐫刻著款款情話。
  
  念你如初,心會隨風飄逸,牽著流年的手指,溫暖也會從指縫悄悄流逝。回憶是牢,鎖上了往昔的鐐銬,背影漸漸模糊,留下清晰的痕跡,不再奢望,不再逃離,如此淡淡的而已。你不懂我,我不怪你,因為還有一種相處叫做恰好的距離。
  
  欲將愛深藏,情字染上了霜,一片晴天的嚮往,風卻承受不住他的重量,星子也隱藏了光芒。永遠,不過是承諾撒的謊,抹去眉間一痕燙,無所謂原諒,消逝了 的過往,近了,遠了,三千微塵不言殤,我依然唇角輕揚。愛太芬芳,會遺落暗香,不敢再思量,悄然隱藏。不平行的腳步,突然有些彷徨,詞行裏的承諾,終不抵 心的思量,隨風而逝的,是那些滄桑了的過往。
  
  時光給了一片剪影,偷得一刻歡愉入夢,即使葉落隨風,我依然情有獨鐘。秋,還不劉芷欣醫生那麼濃重,一縷心緒已漸生,縱然落花成塚,秋風旋起時,還是那樣的暗香逸動。懂,始終是奢望的虛空。
  
  一葉知秋落,歎一場花事已淡漠,只是那首離歌,彈唱的如此蕭瑟。不過歲月蹉跎,你終似白駒過隙,彈指如昨。縱有千萬牽扯,來的,過客,於這紅塵紫陌, 誰又能奈若何。在光陰裏淺酌,笑看一場場紅塵糾葛,我把自己喬裝成過客,於時光裏定格。對與錯,什麼都不想說,只是喜歡沉默,默已了花事如我,曾經什麼顏色,似乎已經不記得,風起了,你是否來過。
  
  年華向左,心情往 右,從沒有一種清愁會隨流光飛走,鑄心夢依舊,只是喜歡一種安逸的感覺,落醉在故人裏的清秋。如水往事,繾綣了誰的幽思不休,安享清韻裏的散淡,寂寥也是 掌心呵護的暗香殘留,空濛,隨意,別來打擾我與時光靜默,與孤獨煮酒。暗香獨守,情似夕顏,莫求朝朝暮暮,惟願一夕嬌豔,足可暖膩了一生的回憶。留駐心底 的是涓涓細流,呵護的寵溺,諾允了此生不換,心懂了,處之淡然。那一瞬間的回眸,演繹著昨天的風花雪月,看慣了世間緣聚緣散,香盡了,一切都是雲煙。
  
  初凝雨露時,反而害怕了安靜,害怕聽到自己的心跳聲,似乎那裏突然多了個洞,將靈魂擺渡,激起了無數個漩渦,只剩下無盡的空,空,空。回首過往,卻是雜草叢生,不敢輕觸寂寞,眉目間閃躲著愁容,開始是錯,結束是懂。過程,依然是痛,醒了的夢,一切都是那麼的雲淡風輕。
  
  有時候可以看得很淡然,有時候又執著得有些不堪,逝去的東西,最好不見,最好不念。別人再好,關我什麼事,我再不好,關別人什麼事。
  
  靜靜地等待一樹花開,在與不在,用淡然的心來面對不被珍惜的愛。來或不來,無論選擇沉默或者離開,我都會讓自己站成無所謂的姿態,依然獨一無二,無可替代。
  
  夏日濃情,懷揣一花一遇的香港 夜景清寧,看光陰沉澱,享受獨有的一份雅靜,那朵待逝的流雲,詮釋著走過的整個曾經,窗臺下的剪影,也只是一個美麗的夢,淡定,從容,一切皆空,只想與陽光牽手,單車隨性,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發表時間:2016年7月19日 | 評論 (0) | 全文

歲月如水,淡淡的不留痕跡

歲月的風拂過盛夏,潺潺的生命之河,在心湖裏開出了一片蒹葭,走過春花爛漫,看過夏荷燦燦,生命中總有一個人安靜的來,安靜的去,卻始終不離不棄。熱烈過 後便是清寂,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個過程而已,有些話說未必出來就是好的,不如就這麼靜靜的坐著,突然喜歡一個“淡”字,淡中識得人生味,靜中品得日月長,淡是一種靜美,一種超越凡俗Pretty renew 雅蘭的淨化。
  
  不懂茶道,偶爾也會喝茶,喜歡鐵觀音的醇厚內斂,喜歡普洱的溫和穩健,也喜歡龍井的香鬱清爽。你來,為你沏盞茶,不須言語寒喧:好久不見。然後,一席 茶事,一段時光,裁一寸光陰,畫一地月光,再讓那爐火光,燃於心底。我會記著那些茶語,那顆茶心,那縷嫋嫋茶煙。有些茶,相遇不早卻一見傾心。相遇時間不算長,卻總佔據心底。仿如生根落地,固執的蔥蔥鬱鬱。
  
  清水煎茶,新綠初開,是水給了茶葉第二次生命,從茶樹梢上的一抹嫩綠,繾倦成茶葉罐中的一生蒼老,然後在滾水中重生,片片新綠,在水中舞蹈,盡情綻放。
  
  給自己沏一杯淡淡的茶,靜品清茗,把所有的心事,委屈,思念全都穩妥地安放。情在心裏,無言也溫暖。
  
  晚風清爽,一縷花瓣雨,搖曳出淡淡的清香,執一杯清茶,隔窗遙望,幾盞燈火,落滿了相思的軒窗。七月的花事未央,誰又在夜色裏凝神,任一懷柔情在茶香裏起舞?一朵嫣紅的美麗,沁醉了誰的一紙闌珊?將所有的祈願,綻放成清新含香的花露,風月情長,衣我華裳。
  
  日子,一直清淺著,沒有波瀾,亦無太多的Pretty renew 雅蘭感念。回眸處,一片片的翠綠,一朵朵的花紅,仿佛在說,無論是相思還是重逢,都是美好的溫暖所在。我只想安靜 的坐在這裏,寫一箋小字,想必,你也能隔著天涯海角的距離,讀懂我的心語,我一直就在這清幽的小院裏,聞花香,聽鳥語,等一個人來彈高山流水。守著一方靜 謐,只為初見時的心動,無論守望還是期許,你始終就這樣不聲不響的在我心底。
  
  月色朦朧,樹影婆娑,風從紗窗跑了進來,吹散了一天的煩悶,一個人靜默著,什麼也不想說,看了半頁字,也沒讀出個啥意思來,或許此時的心也沒在文字裏。給自己泡一杯茶吧,水是沸的,心是靜的,看鐵觀音卷縮的葉子在熱水的浸泡下慢慢舒展開來,輕輕呷上一口,一絲淡淡的甘苦沁入心底……
  
  夜涼,星子無光,靜靜地坐在窗前,詩意的念想便在這一盞綠茶裏,淡淡的茶煙嫋嫋,若有若無,一縷暗香浮動。喜歡獨享一個人的清涼時光,此刻,時光安恬,心安然向暖。禪茶一味,心留餘香。其實,茶與我有不可言喻緣分,茶,喝的是心境,品的是人生,還有,那一盞茶香裏等待的那個人。偶爾,會選擇合適的時間,靜下心來品品茶,情用水調,茶需靜品,讓我們把心變成一壺茶,包容百味,吐故納新。
  
  歲月詩不盡江南的黛瓦粉牆,光陰唱不完燕北的秋水天長。盛夏如煙,迢迢水遠,隔著一水的距離,讓等待如詩。隱約,是誰在耳邊喃喃細語,輕輕,剪一段素 白的時光,裁一縷月的清輝,給心一片明媚。心靈的相伴,是一種默契,一種心照不宣的感應,無需言語,絲絲縷縷的情愫,脈脈流淌在彼此那清澈的心溪裏。那種 感覺,如一縷柔風,若一杯淡茶,清潤了斜風細雨的時光。我只願這般安靜的想你,把美好的情愫繡刻在月白風輕的日子裏。
  
  七月未央,看紫藤在季風裏瘋長,瞬間彌漫了清幽的長廊。在這清淺的時光裏,只想擁有平淡安恬的生活,靜坐,看陽光穿過藤蔓,斑斑駁駁的影子落在我的碎花裙上,品茗,寫字,聽風,想一個人。與時光對酌,用思念硯墨,用心做素箋,將光陰裏的山水美眷,寫給自己,也寫給心裏的那個人,惟願,這一份溫潤的情懷,不負韶華,在生命的長河裏永存。
  
  當年華遠去,青春的容顏不再,無力與窗外的花花草草交談時,而那時,獨坐在黃昏的幽夢裏,聽風吹起清亮的旋律,那時的人,那時的景,依然是溫存在心裏的美好。
  
  那鏤刻於時光深處的情深,在記憶的門湄總會泛起淡淡的念,任冰涼的液體的打濕眉彎,於默默的守望裏溫暖了流年。花事三千,從不問因果緣由,只需在那份感覺裏訴說心念。低眉的故事,從不去想悲喜長短,只在心裏默默掛牽。想來,生命就是一場無盡的等待,等春風綠了北川,等夏荷紅了南岸,等你,青燈相伴,花落水邊……
  
  時光溫良,花兒依舊在每個季節散發著芬芳,橫目觸斜千萬朵,賞心只需兩三只。能夠放在心裏的,是沾染了清露的色澤,與日月共長。光陰的路上,總會有些人,讓你念念不忘;總會有些事,讓你忘記了悲傷。那些走過的日子,馨怡了人生,溫暖了時光。
  
  真的下雨了,聽著雨聲隨風的方向時大時小,隔著窗外,看傘下靜靜等待綠燈的路人,看他們靜默的臉,心頭有溫暖升起,突然想起我和你有過的心靈交集,其 中有多少的故事,只是無從說起。當我用溫和的方式在一盞茶香裏裏懷念我們的故事,不是已經忘記,而是更深的刻在心底,懂得,最好的相守是相安如在。
  
  習慣了在一杯淡茶裏,安然與時光對坐,看白雲悠然在藍天上,聽一首清心的曲子,讀喜歡的文字,於心上種一朵荷,晨起日落,都是詩情;花開花謝,皆是清喜。
  
  將塵世喧囂沖泡成手中的一杯茶,任湯色一點點淡去,慢慢讀懂茶的品格與韻味。當你用心品茶時,茶葉綻放出的美麗、茶香亦是不同。守一懷清靜,盈一眸恬淡,因為懂得,所以慈悲。茶若人生,沉時坦然,浮時淡然。待這茶盡之後,自有人會記得你是如何的真香Pretty renew 雅蘭滿溢。
  

發表時間:2016年7月14日 | 評論 (1)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