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监会披露1.5万亿平台贷款风险 超过全行业拨备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25日 23:51  《新世纪》-财新网
 

  金融 Finance

  监管

  融资平台、房地产、过剩产能领域,正成为当下最重要的三大信贷风险

  □ 本刊记者 冯哲 | 文

  7月20日下午,中国银监会召开第三次经济金融形势通报会议,会中通报了当下三大信贷风险敞口,也打消了业界对下半年信贷管控放松的乐观预期。

  商业银行截至6月末的地方融资平台贷款达7.66万亿元。银监会首次通报了这类贷款的风险状况:认为目前存在严重偿还风险的贷款,占比23%。这意味着融资平台贷款的风险敞口约在1.5万亿元。而同期银监会公布的整个银行业的拨备约在1.3万亿元。

  “这是为了警示银行和地方政府,尽快就化解地方融资平台贷款风险共商对策。”一位银行界人士称。

  房地产贷款风险也不容乐观。上述会议通报了前期压力测试结果,在房价下降30%、利率上升108个基点重度前提下,样本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率会上升2.2个百分点。

  产业结构调整造成的行业信贷风险被视为第三大风险,“目前部分‘两高’(高污染、高耗能)行业贷款的不良率已有所反弹。”银监会高层如是说。

  在此番会议召开前,业界一度预期下半年会放松信贷管控,建银国际甚至表示很可能会在7月放松对信贷限额的控制,预期三季度贷款增长强劲。有多名分析师更是明确指出房贷将是最先松动的领域。但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上述会议上强调:“政策不放松,要确保政策的延续性。”

  平台贷款过年关

  “年底就是一个坎。”一家大行授信部总经理不无忧虑。他担心对融资平台公司债务进行的全面清理中,地方政府会想方设法把债务摆脱掉,“合并一些城投公司,把没有收益的部分甩出去。”

  一位地方银监局负责人告诉本刊记者,银监会统计的融资平台正常项目贷款占比还不是“最后的数”,还需要各部门互相参照,年底才会有确定数据出来。

  他坦承,银监会对待融资平台风险清理的态度,相对其他部门更为严厉,如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分为因承担公益性项目建设举借和因承担非公益性项目建设举借两类,“按国务院的口径,对公益类项目不能再放贷,但是银监会新设有一个准公益类项目,是指一些现金流不够、资本金不实、抵押品不全的项目,也不能予以发放贷款。”

  “财政部和银监会正在制定针对地方融资平台贷款分类的具体标准。”知情人士透露,在银监会第一阶段“解包还原”工作结束的背景下,具体操作标准应会在近期出台。

  “(接下来)一个月内要完成清查分类,建立台账,推动银政对账,银政对话。”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在上述会议上要求,不仅要汇总各家银行的情况,也要汇总各个地区的地方债务情况。

  银监会初步统计结果显示,目前融资平台中项目现金流能够覆盖偿还本息的贷款约有2万亿元,占比27%,抽样检查后,可作为正常项目贷款;第二类是第一还款来源不足,必须依靠第二还款来源覆盖本息的贷款,有4万亿元左右,约占50%;第三类为项目借款主体不合规,财政担保不合规,或本期偿还有严重风险(贷款挪用和贷款做资本金)的贷款,占比23%。

  银监会在上述会议作出安排:9月与10月,银监会、银行业协会等将有债权的银行联合起来,选择风险敞口最大的银行做主牵头行,负责资产保全并与地方政府协调,主要针对第二类贷款和第三类贷款和地方政府谈判,以求做到“第二类贷款做实、第三类贷款规范”,并分类处理清理后的存量贷款,到年底前,依靠贷款的风险质量状况重新分类、提足拨备,做好坏账核销。

  “所谓对话,其实就是与政府沟通。因为有些项目主管部门并不知道下面的负债情况,有些省里不知道市里的情况,市里不知道区里的情况,逐级都要对应。”上述银监局负责人表示,对话是一个思想统一的过程,比如一些大型土地储备中心,政府就认为不是融资平台,又如有的平台公司里含有上市公司,那就要找其大股东国资委谈,“如此三番,估计要到明年的二三月份才能完成。”

  预防房企崩盘

  “房屋推盘量会继续上升,可能出现量价双跌。”有关监管高层在上述会议警示风险。

  银监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房地产信托融资成本高达12%-17%,赴香港发债利率为11%-15%。“部分房地产商存在资金链断裂现象。”监管高层人士称。

  “近期信托的融资成本多数集中在15%-18%的水平。”一位信托公司房地产部人士表示,银监会的数据较低,是因为大中型的房地产企业单笔融资额大,相对于信托公司议价能力比较强,从而拉低了平均水平。

  银监会内部人士表示,下一阶段,首先要控制好土地储备贷款,控制土地抵押率,贷款去向管理;其次要加强开发商的风险管理,对开发商进行名单式管理。

  银监会已将住建部给定的较好开发商名单下发给了商业银行,且正争取住建部提供资质较差的开发商名单,以要求银行对此类公司贷款更加谨慎,并结合实际情况控制贷款的乘数。

  刘明康则表示,国土资源部开展了为期五个月的集中整治,商业银行应密切配合,对闲置土地进行排查。他还要求进一步加强房地产开发贷款风险管理,持续深入开展房地产及相关行业贷款压力测试。

  银监会最新压力测试汇总数据显示,在房价下降30%、利率上升108个基点的重度前提下,样本银行房地产不良贷款率会上升2.2个百分点,税前利润下降20%,46家农村商业银行不良率将上升3.5个百分点、贷款损失率增加30%。

  “银行和银监会会持续开展房地产压力测试,关注房价跌幅较大的地区,做好跟踪分析,也要对房地产关联度大的三大行业,如钢铁、水泥、建材行业做压力测试。”前述监管人士表示,贷款/房价比在70%-80%左右的贷款近1万亿元,而银行体系与房地产上下游行业的贷款余额更大,且很多是信用贷款,与房地产市场密切相关。

  一位大行信贷部人士介绍说,最近主要针对囤地的房地产企业,有相关记录的企业,后期会受到明显限制,“各大行本身对房地产开发贷款就实行名单制管理,未进入名单的企业不放贷,与监管部门的名单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差别。总行层面一般只给2A以上的企业放贷,差一点的多数是分行层面在做。”

  在房地产政策一再收紧的情况下,二线、三线城市房地产商的拿地热情明显下降。“宁波市7月下旬挂出八块地,有六块流拍。”一位接近交易的人士表示,中小城市的地产商为保持现金流,已经主动收缩业务,除了部分前期高价拿地的地产商资金较紧,多数房地产企业现金流仍较为充裕,“只要不出台更严厉的政策,问题都不会太大。”

  过剩产能行业风险

  在产业结构调整的背景下,银行从产能过剩行业退出力度虽在加大,但风险也在加大。“这导致部分企业偿债能力发生变化,目前部分两高贷款的不良率有所反弹。”监管高层透露。

  多家银行此前已对一些项目的信贷状况进行摸底排查,如节能减排和淘汰落后产能项目,摸底排查情况已于6月底上报。

  监管高层介绍,今年要关停小火电机组1000万千瓦、炼钢600万吨、水泥5000万吨等,而节能减排的现状是“一季度反升、二季度持平,三四季度找回来,任务全压在三四季度。银行就面临涉及关停企业的债权风险。”

  “国家正研究差别性执行电价、水价,增加资源税的调控,这些政策正导致部分企业偿债能力发生变化。”该高层称。

  因此,银监会在上述会议上明确要求银行与地方有关部门密切联系和沟通,及时获取淘汰产能企业名单、违规企业名单,并严控“高耗能、高排放”、过剩产能、落后产能等“三类”行业项目的授信,严格进行贷款风险分类,相应提足拨备,加大核销和处置工作力度,并运用差别定价、经济资本占用、提取专项拨备等工具,有效抑制对“三类”行业的贷款冲动。

  根据监管要求,对钢铁、水泥、平板玻璃、煤化工、多晶硅风电设备等六大产能过剩行业及造船、发电设备、重型装备和通用机械等四大潜在产能过剩行业的新开工项目,其授信必须由银行总行统一审批。

  银监会相关人士已明确表示,对于已经发放的过剩产能贷款,如有坏账,就要及早暴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