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人士认为高风险预期促成银行再融资潮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7月26日 01:45  经济参考报
 

  光大IPO后,预计工、中、建、华夏、浦发等银行将再融资,分析人士认为高风险预期促成银行再融资潮

  记者 刘振冬 吴黎华 北京报道

  证监会发审委将于今日审核中国光大银行首发申请。此时,距离“超级航母”农行正式上市仅仅过去7个交易日,光大银行的IPO进程有些出乎市场意料。在光大银行IPO之后,预计还会有工行、中行、建行、华夏、浦发等银行的再融资行为,其中工、中、建三大行的再融资规模或超过2000亿元,而此前中行、交行、兴业、招商等银行今年在A股市场已完成了一波近千亿元的再融资。

  对于银行业这轮募资潮,分析师认为,前期信贷扩张造成的资本金压力和监管标准的提高是直接原因,而根本原因则在于对银行业未来风险预期的提高。

  光大银行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行的资本补充已经迫在眉睫。截至2009年12月31日,该行资本充足率与核心资本充足率仅为10.39%和6.84%,离10%的资本充足率监管红线仅一步之遥。该行此次拟发行不超过61亿股,所筹资金将全部用于充实资本金。同时,该行还将采用“绿鞋机制”,若全额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则至多发行70亿股。

  “初步估计光大的发行价格应在2.8元左右,市净率(PB)为1.5倍。”国泰君安银行业分析师伍永刚对记者说。以此测算,光大银行若全额行使超额配售选择权,在发行70亿股的情况下,募集资金将达196亿元。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3.57,0.00,0.00%)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对记者表示,同国有四大行相比,光大银行作为股份制商业银行,成长性应更高一些。WIND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五,A股上市银行周平均市净率为2.05倍。

  光大银行200亿元融资,其实仅仅是今年以来银行业汹涌融资潮中的一朵浪花。就在农行上市刚刚尘埃落定,工、建、中三大行再融资风声再起。有消息称,建行750亿元A+H配股计划将有望于10月份完成,中行公布的600亿元A+H配股方案也有望在8月20日股东大会结束后的1到2个月内获得监管层批准,而市场传出的工行700亿元可转债加“A+H”配股方案,则可能安排在11月份。与此同时,A股刚刚从2319.74的低点中走出。投资者不禁要问,IPO加上再融资,银行业这种融资盛宴何时才能结束?

  对于银行业这轮募资潮,分析师认为,前期信贷扩张造成的资本金压力和监管标准的提高是直接原因,而根本原因则在于对银行业未来风险预期的提高。国内评级机构——新世纪(25.15,0.58,2.36%)资信的《2010中国银行业信用分析报告》称,中国银行体系信用风险上升。银行业在经济刺激政策实施过程中承担重要作用,在保障经济稳定的同时,亦面临较大风险隐患。银行信贷结构失衡加剧,资产质量因资产价格泡沫隐患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负担加重面临考验,而信贷规模的迅速膨胀使资本充足度下降,风险抵补能力受到削弱。

  “银行监管标准的提高和2009年至2010年银行的信贷扩张是造成银行资本金压力的主要原因。”中原证券银行业分析师南汉馨对记者表示。为应对金融危机,在积极的财政政策和宽松的货币政策背景下,银行信贷规模超常增长,2009年信贷投放量达到9.59万亿元,2010年上半年新增信贷总额已经达到了4.63万亿元。与此同时,2009年10月下旬,银监会向各商业银行下发了《关于完善商业银行资本补充机制的通知》,要求发行次级债务及混合资本债券等补充附属资本时,主要商业银行核心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由此,商业银行资本金不足的问题便凸显出来,各大银行都有了充实资本金的要求。

  “最根本的可能还是商业银行对于未来风险的担忧。”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银行业分析师对记者表示。银监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二季度末,我国境内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4549.1亿元,不良贷款率1.30%,继续保持“双降”。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达186.0%,比年初上升31.0个百分点。但记者接触的分析师普遍表示,由于宏观经济的增速放缓,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未来都有反弹的可能。“双降是贷款核销以后的结果,并不意味着高风险类的信贷投放大量减少。况且银行的项目贷款目前还没到还本期限,金融危机以来的信贷高速扩张的风险还远远没有暴露出来。”前述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分析师对记者表示,“拨备覆盖率的大幅提高可能也是出于这个考虑。”

  在商业银行面临的诸多风险中,地方政府融资平台最为引人关注。在银监会日前举行的2010年第三次经济金融形势通报会上,银监会主席刘明康强调,“银行业持续健康发展面临多方面的挑战,特别是政府融资平台、房地产、过剩产能等领域的风险值得关注”。

  地方融资平台的融资额的存量目前仍未有确切数字公布。中金的一份报告显示,2009年底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余额达到约6万亿元至7万亿元,此后还进一步上升。而另一位分析师向记者透露,目前地方融资平台的贷款存量约为7.45万亿元,贷款集中度高达17%。“这些融资平台本身多数并不具备还款付息能力,且其还款意愿较弱。同时地方政府往往通过多个融资平台公司从多家银行获得信贷,银行无法真正掌握偿债主体总体负债规模和偿债能力。”“不过也不用过于悲观,最后很可能还是财政来买单。”前述分析师表示。

  一位银行业从业人士对记者表示,我国主要商业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从2003年的17.9%下降至2009年底的1.6%,不良贷款余额从2.1万亿元下降到了0.4万亿元,期间除了银行业自身的改革和不良贷款的二次剥离外,“宏观经济的繁荣客观上也起到了稀释银行业风险的作用”,但“中国银行业的经营模式单一,主要依赖放贷规模的扩张来获取利润。经济繁荣的周期内,企业经营状况普遍良好,还贷不成问题,风险会被掩盖。现在(宏观经济)放缓了,企业利润下降,银行的风险也会随之增大。”


留言

這篇文章暫時未有留言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