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好今后十年的医疗业

(2010-07-28 23:23:44)
转载

标签:

医疗

新增长点

财经

分类:看中国

上海市领导曾召集海外金融机构的驻沪负责人,探讨强化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吸引海外专才之道。令他们惊讶的是,外资银行最头痛的不是租金昂贵、监管严厉、环境污染、高所得税,甚至不是人民币无法自由兑换,而是在上海难以找到真正具有国际水准的、令外派人员放心的医疗服务。

对于金融机构,无法将自己的外派人员及家属妥善安置,再多的生意机会也只能慢行。对于追求高楼、高效、高GDP,强调灵活政策与积极监管的上海官员们,这是始料不及的。

医疗保健,其实已经成为中国经济的“短板”,社会发展的滞后因素,民众不满的源头之一。在过去的十年中,中国几乎在所有领域都有所进步,唯独医疗卫生的质量倒退了,费用却一涨再涨。

可以说,本世纪初实施的医疗改革,已经以全面失败而告终。见死不救、没病看出病来、贪污受贿,成了这个行业的潜规则,广为民众所诟病。在多数公立医院,拥挤、混乱、低效成为常态,医生、员工在压力之下,早已将为人民服务置之脑后。作为拾遗补缺的民间医疗机构,一方面受到监管、条例的限制,另一方面又存在着自身资质上的缺陷。现行的医疗体制离人性化、专业化、国际化、个性化,还有很大的差距。中国目前的医疗环境,与中国经济的崛起不相称,与改革的要求不相称,与民众的期望不相称。

改革开放三十年中,中国经济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一跃成为世界加工厂。在今后的二十年,笔者相信经济会由出口主导转向内需主导,中国的消费增长将是拉动经济的主要引擎。预计在2020-2025年之间,中国的消费总量会超过美国,位居世界第一。中国消费进入快速轨道不仅是中国的故事,转型的故事,而且是世界的故事,全球贸易再平衡的故事。

在消费起飞的大时代中,医疗业是笔者十分看好的几个行业之一。医疗保健业的落后,恰恰为它今后的成长提供了空间和可能。首先,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中产阶级主导的消费社会,在住房、汽车、吃饭、穿衣等基本需求得到满足之后,选择性消费(discretionary consumption,包括医疗、健体、教育、旅游)成为下一步开支的主体。以其它新兴国家经验看,中产消费出现爆炸性增长,往往在家庭收入达到5000-7000美元前后出现。其次,我们将面临一个个性化的时代,医疗服务的个性化、人性化、多元化乃大势所趋。公共医院以外的选择和扩展空间非常大,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没有垄断的领域,机会与挑战共存。再者,医疗业有其特性。消费者在其它产品选择上也许会比较价格,但是接受心脏手术、癌症治疗时,一定选择在可承受范围内最好的医疗服务。医疗业具有在中国社会中并不多见的定价能力。

看好医疗行业的另一个原因,是中国人口结构的变化。过去四十年的人口政策,使得老龄化变成一个无法回避的社会趋势。至2020年时,退休人口预计较十年前多出一倍。超高龄人口(年龄超过80岁)预计增加四倍,而超高龄老人每人所需的医疗费用是一般退休人士的八倍。同时中产阶层对独生子女保健的要求会越来越高,支出也越来越大。

和谐社会,在医疗改革上意味着1)全民保健逐渐推出,2)医疗服务趋多样化、人性化。前者将带来市场的爆炸性增长,后者使具有竞争力的医疗企业有更大的发展空间及定价能力。

目前医疗行业(不包括保健部分)占中国消费开支不到7%,而欧美国家多在15-20%左右。笔者预计在2020年时,中国的医疗开支将达到11万亿元,乃各个主要行业中增长最迅速的领域之一。如今无论房地产还是银行,都强调多样化、专业化、个性化的增值服务。期待着中国的医疗业,也在多样化、专业化、个性化的过程中实现价值、走向繁荣、造福社会。

 

本文原载于大公报,为个人观点,并非任何劝诱或投资建议。


留言

這篇文章暫時未有留言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