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房价有回调空间 开发商不要赌政策

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8月08日 10:16  深圳新闻网-晶报
 
昨日下午,王石做客晶报名人演讲周。 晶报记者 成江/摄
昨日下午,王石做客晶报名人演讲周。 晶报记者 成江/摄

  晶报记者 游细平/文 成江/图

  我国某些热点城市,房价已经高到中产阶级恐怕都难以承受了。如果这种情况蔓延到二线、三线、四线城市,将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情况,到那时候再怎么调也来不及了,就像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破裂一样。我相信,决策者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国家不会因为要刺激内需而中途终止正在执行的房地产调控政策。

  妥协是要容得不同意见,更深的含义,不仅仅听得不同意见,而且能够把不同的意见融入到你的观点当中去。因为你听不同意见,顶多表现你的大度,但是如何把不同的意见融入到你自己的意见当中去,这才是有修养。

  昨天,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王石做客晶报名人演讲周,尽管在演讲内容中没有涉及房价,但在读者提问环节,他并没有回避读者对此话题的关注。他认为,热点城市的房价有回调空间,开发商应该顺应市场趋势合理定价,不要去赌政策。

  关于楼市

  从来不忌讳谈房价

  王石演讲的题目原本是《尊重的可能》,与世博会万科馆的名字一致。但到昨天上午,由于受一位美国朋友环保事迹的影响,做事一向特立独行的他临时将演讲题目改为《梦的践行者》。王石讲述了自己今年登珠峰的经历和他队友的传奇故事,讲述自己如何演变成一个公益活动倡导者和环保主义者,还讲述了他如何将绿色环保概念引入到万科,在房地产开发中加以应用和发展。精彩的演讲不时赢得热烈的掌声。

  在读者提问环节,王石有问必答。听众问得最多的还是房价问题。王石“接招”说:“作为房地产从业者,谈房价,无论私下、公开,我从来不忌讳。但2008年经过了‘拐点论’之后,你们会发现,到2009年、 2010年,公开场合我不谈房价了。我不谈并不代表万科不谈,万科是很透明的。如果我不谈,万科也不谈,就不行。万科董事会秘书还有万科高管都谈到房价问题。但为什么媒体对老王谈房价还是这么穷追不舍呢?我想,这是‘娱乐’的时代,名人被‘娱乐’是很正常的,但也有风险。风险和教训就是断章取义。比如说我们在武汉有一个建了三层的项目要拆掉。经过比较发现,人工拆虽然比炸掉要慢,但是费用要便宜200万元,而我们就选择了人工拆。但尽管如此,武汉的媒体却发挥了想象力,第二天的新闻出来了,说‘万科要炸武汉’。”

  房价一直坚挺不现实

  王石表示,万科定价是比较务实的,今年一些新开楼盘确实以较低价格入市。从目前市场的情况来看,调整价格的肯定不止万科一家,但还有一些发展商并没有调价。

  “我个人认为,热点城市的房价肯定有回调空间。”王石说,“为什么?理由有两点:一,很多房产企业现在不调整价格,就在赌政策。我个人觉得,我国某些热点城市,房价已经高到中产阶级恐怕都难以承受了。如果这种情况蔓延到二线、三线、四线城市,将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情况,到那时候再怎么调也来不及了,就像日本的房地产泡沫破裂一样。我相信,决策者们已经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国家不会因为要刺激内需而中途终止正在执行的房地产调控政策。第二,由于2009年房地产业的突然爆发,全国所有的房地产企业都赚钱了,很多房地产企业高歌猛进,开始大量进行房地产的开发建设,这些企业推盘时间大多集中在今年9、10、11月份。这种情况下,房源大量增加,热点城市的房价还一直坚挺下去是不现实的。此外,从目前全国房价分布区域来看,部分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有些高得离谱,但大部分二线城市价格,不说它合理,至少还在可容忍的范围内。四线城市很多地方价格还有上升空间。”

  调控不用再出新政策

  对于未来房地产市场的发展变化,王石认为,这几年住房供应正在多元化。他个人认为,公租房、廉租房市场至少将占到30%的供应比例。原来都在商品房市场打架,今后公租房、廉租房供应不断增加,不用再出新的政策,就目前这些政策维持不变,持续性就会起作用。

  有听众问:万科是否会涉足公共租赁房?王石说,深圳如果推出廉租房的项目,万科也会积极参与。万科目前已在深圳、北京、南京、上海等8个城市介入了公租房市场。“我们会积极地来协助政府做这样的事情,而且我们的目标,不仅仅要做,而且是做成廉租房的样板工程。公租房、廉租房绝对不等于简陋,绝对不等于是不环保,我们做所谓的样板工程,前提是我们一定要住宅产业化。三星是达不到,但是绿色是前提。比如说,我们在深圳要开工的20万平方米的公租房,全部是用住宅产业化的方法来进行。”

  关于环保

  把探险和公益结合起来

  王石酷爱登山,2003年53岁时登上珠穆朗玛峰,今年5月22日,在他59岁的时候,他再一次登上了珠峰。王石说,5月22日登上珠峰的12人中有6名中国人,其中4名来自深圳。可以说,中国自北大山鹰社开展登山运动以来到现在,除了北京和深圳,一个城市登顶珠峰的加起来都没有4个人。“比如上海,就我现在掌握的资料有两个人,但深圳一次登上去就4个人。”

  王石说,作为一个梦的践行者,是有风险的,甚至危及到生命,但这种风险他觉得是值得的。“这么多年,登了这么多山,很多人都问我:‘你不怕死吗?’我的回答是:‘你不进山就不死了吗?’进山或许是不该死亡的时候死亡了,但是我们却知道了进山的意义在什么地方、我们为什么要进山。回到现实生活当中,我们为什么改革开放?改革开放没有风险吗?当时的改革开放要杀出一条血路。”

  2002年2月,王石登上了非洲的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乞力马扎罗给他的印象是常年积雪,但登上去没有看到很大的雪,有很大的反差,而科学家预测,50年内,乞力马扎罗会成为完全没有雪、没有冰的山。于是,王石开始关注全球气候变暖的问题。

  2005年,王石去穿越南极,出发前潘文石教授去给他送行,送了他一面旗帜和一封信。王石上飞机之后看了信。信很短,夸奖王石的登山精神很有社会意义,这种意义和潘文石从事生态保护、保护大熊猫的意义一样。

  读了这封信,王石两耳发热,他之前没有想过登山的社会意义。“但是老教授却按照这种标准来表扬我。我读出了他的话外音,就是说,你是一个知名人士,你可以在社会公益方面多做一些事情,不要仅仅停留在一个个性张扬、个人主义、英雄主义的水平上”。那次穿越南极和发起公益活动结合起来,募捐到100万元人民币。王石说:“从那以后,我从彰显个人英雄主义的英雄开始转变成一个如何把个人的探险和公益活动结合起来的实践者。”

  参加环保组织学会了妥协

  说到自己的转变,王石补充道:“也不是说,老教授给你机场送行,读了这封信就转型了,这有点夸张。之后发起的公益活动阿拉善SEE生态协会也给了我很多的启发。”

  当时,北京首创董事长通过董事会秘书给王石递信说,首都的沙尘暴很厉害,他们正组织一个企业家参加的协会去防止沙尘暴,希望王石参加。王石当时的反应就是面子要给他,准备一次性捐300万到这个组织。没想到对方的回答是100万,可以分10年给,一年10万,而且可以中途不给。这让王石觉得这个组织是有文化的,而且谋划得很巧妙,让你很舒服。做环保第一不是负担,第二显得很民主,加入不单是给钱。成立大会讨论章程时,一直开会到晚上12点钟,章程还通不过。由于当时三派人意见不统一,讨论得很激烈,争论不下,倡导者有点急。张朝阳建议,13条章程,一条一条表决,超过51%表决通过,不到51%的,这条就放弃。王石说:“我作为一名旁观者,当时突然觉得很可爱。作为一个公益组织,来自不同地方、不同行业的企业家可以聚集在一起,讲民主、诚信。于是,我突然从一名旁观者,成了公益事业积极的介入者。”

  那次,王石被选为几个副会长之一,很快又成了第一副会长。3年后的改选,他又成为第二届会长。他在接任会长的时候说过这么一段话:“1983年到深圳创业,一直到现在,我的词典里是没有妥协二字,一直就是战斗。但是参加阿拉善(SEE生态协会)我学会了妥协。妥协是要容得不同意见,更深的含义,不仅仅听得不同意见,而且能够把不同的意见融入到你的观点当中去,因为你听不同意见,顶多表现你的大度。但是如何把不同的意见融入到你自己的意见当中去,这才是有修养。我们来保护沙漠的生态,本身首先要治理心灵的沙漠。阿拉善防沙这么多年下来,本身是在心灵上提高自己。”

  2009年,中国企业家代表团参加了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王石代表中国企业家宣读了责任书,中国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谢振华宣布,中国的碳减排强度将提高。对此,王石非常开心。“因为在这之前,万科一直在致力推动绿色、节能、环保住宅,但是我们感觉到孤军奋战、势单力薄。这一次,我显然感到黄金(1206.10,0.80,0.07%)时代到来了。”

  深圳企业应走在环保前面

  谈到万科在环保上的实践,王石总结了三点:

  第一,全面地精装修。目前中国提供的住宅80%还是毛坯房,精装修才20%。万科到2009年精装修已经到了80%,今年预计精装修达到98%。毛坯房还是要精装修,请小队伍去装修,结果每一套多产生建筑垃圾2吨,中国目前提供城市住宅600万套,80%的毛坯房就意味着每年要多产生建筑垃圾1000万吨。

  第二,推动住宅产业化。传统的建筑方式是扎钢筋、搭木板、灌混凝土。万科在用钢模板。木模板一次就报废了,而钢模板可以反复使用。目前全球非法砍伐的木材70%流向木模板。

  第三,建的房子要绿色。2007年,建设部公布了不是强制执行的绿色三星标准,最高可以节能60%。到2009年,全国住宅项目类达到绿色三星的,申请批准下来的只有一个项目,就是万科的深圳万科城四期。到2010年,万科预计今年绿色三星级别的建筑开工面积将超过100万平方米,在上海、北京的房子都会参照绿色三星的标准,也会尽快地规划如何让深圳万科的住宅尽快地达到绿色三星。

  “我们不是唱高调,我们是把绿色当真,把绿色当做竞争力。万科不但做好准备,而且要走在前面。作为改革开放前沿,我们应该走在前面,作为特区的企业应该是在前面的前面。”王石说。

  □互动

  听众:

  登山让您收获了什么,失去了什么?

  王石:我没有从这个角度去考虑。如果直接回答,收获就是登顶了,再满足一次虚荣心。失去的就是那两个月的氧气,现在要恶补。进山前是73公斤,到了家里一称58公斤,掉了15公斤。

  听众:

  在推广绿色建筑进程中有什么阻碍,万科会如何克服?

  王石:阻碍首先来源于自己,比如刚才讲的住宅产业化。万科4年前精装修不到40%,我要求3年之内要达到100%精装修,一线老总都抵抗,他们说消费者不接受精装修。我的回答很简单:我们的毛坯房消费者也要精装修,我们是专做这个,做了精装修消费者不接受,是消费者的问题还是我们的问题?原来做毛坯房卖得很好,最大的障碍是自己。你不想做理由就会很多,你想做一个理由就够了。

  听众:

  你说追求梦想是战斗、战斗,但你有没有力不从心?累的时候有没有想到停下来休息呢?

  王石:我并不是说我来深圳的这几年都是在战斗、战斗。是不是战斗,是不是劳逸结合,都是个人的选择。你一直说战斗,5+2,白加黑,晚上不睡觉,星期天也不休息,这是一种选择。再一种选择,《阿凡达》要看,世界杯要看,这也是一种选择。再一个就是人对自己的选择,生物的多样性,生命的多样性,社会的多样性,这是我想说的。

  听众:

  能否简单地讲一下您对尊重的理解?为什么万科馆命名为“尊重的可能”?

  王石:尊重就是平等。万科为什么不说尊重,要讲尊重的可能呢?从这个角度来讲,民族和民族之间应不应该尊重?应该尊重。国家和国家之间应不应该尊重?应该尊重。我们对自然应不应该尊重?应该尊重。但我们尊重了吗?万科馆有两种可能:一种尊重是什么可能,可能尊重,可能不尊重,但是我们希望这一代能尊重,能反思我们的过去,哪些应该改正。

  到现在为止,我没喝一口水,不知道你们注意了没有。不是说没有给我准备,但准备的是矿泉水。矿泉水我是不喝的。矿泉水一瓶多少水?很大一部分开支是在瓶身上,而瓶子本身是一种石化产品,一个是瓶盖,再一个就是瓶,最难处理的就是瓶上的贴纸,把瓶盖拧下来很简单,但是把瓶盖上的东西拧下来是比较难的。我们要提倡不要过多用一次性筷子、一次性纸巾、一次性纸杯。提倡不用,保证就会很便宜。多次使用的瓷杯子比较好,而且比纸杯的成本要低,尊重不尊重、可不可能,从你自己做起。

  听众:

  没有王石的万科会是什么样子?

  王石:这是无法证实的。我现在的做法,就是做了一种没有我之后的做法。现在的公开场合我都不来露面,除了被娱乐的层面之外。不是我对万科很重要,而是万科对我很重要。现在,万科从某种角度来讲,80%缺了我是没有问题的。现在一些媒体要求采访我做封面,我说可以,一定是俩人。得有我的CEO在,而且CEO在前面,我在后面,一定要这样。差不多再过3年,我创业就30年了,我也很想去进修一下,去总结一下,这对我个人人生是很有必要的。

  听众:

  如果在不赶时间的情况下,您会乘公交车或者步行骑单车来支持绿色环保吗?

  王石:我一直在这样做。骑自行车并不是为了绿色深圳,是为了绿色自己。本人不经常骑自行车,但不时还会骑一下。公共汽车坐得少,但地铁坐得比较多。我觉得,到了一个城市,地铁一定要去坐,这样才会有感觉。比如北京、上海、香港的地铁,我都坐过。

  听众:

  万科取得成功的原因是什么?

  王石:谈到成功原因,简单地说,偏执加运气。做什么事一定非常执著地、专注地要做到。没有偏执和执著,就不可能。第二点是运气,我特别强调一下运气,为什么呢?偏执是一种极端的行为,很多人都偏执,都往下做,为什么不成功呢?就是因为你的运气。并不是你的智商比别人低,并不是你的能力不够,而是你的运气。我想说两个问题:一,你没成功也不要泄气,因为运气没到你身上,但至少你努力了你不会后悔。如果你没有努力,你会后悔。第二,也不要得意。你的成功带有偶然性,你要想持续成功,靠偶然也是不够的。一旦资源多了,你想做好就比较容易,你想高尚一点也比较容易,仅此而已。

  听众:

  梦想在您的人生几十年里占据什么地位?有过哪些梦想?

  王石:我小时候有很多想法,比如说,想过当福尔摩斯、当一名外科医生,也很想成为一个职业军人,但都没有实现,因为发现不适合。我也当过工人,上了3年大学,想将来有一番作为。到深圳之后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原想借深圳做跳板出国,但后来突然发现自己的一些想法还有一点竞争优势,并逐渐形成了万科的企业文化。比如说,从不行贿,这是商业的底线。我跟我的部下说,我宁可公司关门,做不下去,出国去当二等公民,我也不会做违心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