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換錯心”致死案 護士長:“想阻止不幸的事件發生”


  瑪麗醫院於一三年發生“換錯心”的嚴重醫療事故,一名58歲的末期心臟衰竭女病人獲安排心臟移植保命,惟血型屬A+的女病人卻被移植了屬AB+血型的心臟,出現了血型錯配的情況,及後需以p洗血漿及打強心針續命,女病人其後因肺炎去世。死因庭今為女死者袁惠芳之死展開聆訊。

  於葛量洪醫院心臟深切治療部任註冊護士的曾慧芬指於13年5月20日接伊利沙伯醫院來電,稱有多種器官,包括心、心肺、肺的捐贈,而從伊利沙伯醫院傳來的資料得知捐贈者的血型屬於AB+,她曾查看當時的器官輪候名冊,發現不包括死者在內,有兩名人士適合器官捐贈。

  曾其後收到葛量洪醫院心臟內科主管範瑜茵醫生查問當時女病人袁惠芳的情況,在得悉女病人情況後,範表示袁的情況很差,若無心臟移植的話很可能會導致死亡。曾指袁的血液屬A+,範即詢問曾“AB+比A(心臟)得唔得?”曾對範的疑問感疑惑,回應“得架?”。曾於下班後向接更的陸惠貞姑娘提及袁的血液屬A+。

  同於葛量洪醫院心臟深切治療部任護士長的陸惠貞稱當得悉範醫生選擇了袁惠芳作心臟移植時存有疑問,認為捐贈者與受贈者血液不同是不能進行移植的,但當時陸開始忙於處理器官捐贈程序而沒有向範提出疑問,病人亦於當晚3時轉達到瑪麗醫院進行器官移植程序。陸於早上約7時40分下班後,於回家途中醒覺捐贈者與受贈者的血液不吻合,回家後即致電護士長通知醫生,稱“想阻止不幸的事件發生”。

  案件將於明天再續。 

原文地址:http://www.imastv.com/news/hongkong/2017-3-7/news_content_143686.shtml

照片裏的故事


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記錄著當時形象和傻氣的照片跟隨著那些往事,不經意的被遺忘在塵封的角落裏面。那些隨著快門聲定格的、不願遺失的美好確在慢慢長大之中和那些故事壹樣經不住時間的流逝,慢慢的在腦袋中淡忘dermes 投訴了。

前幾天回父母家無意中看到了那陳舊的相冊,隨手翻開,卻發現記憶的閘門轟然壹下打開,那些片段,那些故事,曾經青澀的笑容……壹切的壹切,本以為淡忘的故事在片刻間擠滿了腦海,思緒在不停的翻滾,壹時間,百感交集,心裏霎時溢滿了溫暖和喜悅,壹張張捧起來,細細地摩挲著品味著,回憶中彌漫甜甜的酸酸的氣息。翻開那曾被遺忘的照片集,壹張張照片,記錄著壹個個故事,或悲傷,被歡喜……看著看著,我眼睛定格,嘴角不由漾起了壹絲微笑,照片上的三個女孩正微笑著望著我,童年那些事似乎又沖破黃沙,翻飛在記憶的深處,牽引我回到了30多年前。

兒時的我特愛美,每逢看到電視或電影裏我喜歡的女主角的發型,我都會琢磨在自己頭上嘗試,記得在我十三四的時候被電影《青春之歌》中的女主角林道靜那齊耳短發所吸引,便用兩個鏡子面對面對著,我站兩個鏡子中間,這樣可以看到自己整個頭的全部,於是我便開始在自己頭發上動起了手術,先把自己的兩個大辮子狠心剪去,將自己修剪成為壹個地道的學生頭,齊耳短發,筆直的劉海,令同學和父母姐妹稱奇,都誇我的理發技術不錯,於是心裏也就萌生了要當壹名理發師的夢想。由於這次剪發的成功,父母或是左鄰右舍的嬸子、阿姨或是奶奶們便會來找我理發,畢竟30多年的農村是沒理發店的dermes 脫毛價錢,幾乎都是自己家人給隨便剪下,根本沒有發型好看的說法,當大家發現我理出的發型是如此漂亮時,大家紛紛相告,我成了我們整個胡同的“有名”理發師,成了“名”理發師的我更是沾沾自喜,自以為了不得。看到電影上出現的我喜歡的發型,不僅在自己頭上嘗試,也開始琢磨在自己的兩個妹子上動手。

就在我理了林道靜那學生頭之後不久,我又在同學壹個畫報上看到了壹個新的發型,張瑜在電影《小街》上的劇照,張瑜那假小子形象,這個“張瑜頭”發型深深地吸引著我,但看著鏡子裏剛理了沒多久的林道靜學生頭,我還真有點不舍,但喜歡理發的我手卻癢癢的,於是便在自己的兩個妹妹身上打主意,小妹比我小5歲,好忽悠,於是我便找來和她商量,但我好話說盡,小妹就是不同意剪掉她的兩根大辮子。幾天過去了,如何才能理出壹個張瑜頭已經在我腦海裏演了無數次,但卻沒人讓我嘗試實驗,心裏就像是熱鍋上螞蟻。

周日,父母都下地幹活,吩咐我在家照顧兩個妹子,看著熟睡中的兩個妹妹,我有了主意,拿起剪刀將正在熟睡的小妹壹個辮子給“哢嚓”壹下給剪了去,之所以選擇對小妹下手,是因為她年齡小,好哄也好騙,大妹呢,有點厲害,不敢輕易得罪。

在我膽戰心驚的期盼中,小妹揉著惺忪的眼睛來到我的面前,我故作吃驚大叫:“小三,妳的辮子呢?怎少了壹根?遇到”鬼剃頭”了dermes激光脫毛?”小妹聽到我的叫嚷嚇得“哇哇”哭了起來,於是我趁機說道:“沒事小三,有大姐呢,咱不怕,姐姐會理發,給妳理個電影明星的發型,妳就成電影明星了,妳的小夥伴都會羨慕妳的……”不到十歲的小妹在我的哄騙下,乖乖就範,於是壹個假小子的發型在我的手中誕生了。

畢竟是我為了過理發的手癮騙了小妹,心中終是於心不忍,在壹次我們結伴探親的歸途中,經過壹家照相館,我拿出自己積攢了很久壹直也不舍得用的零花錢帶兩個妹妹去照相,要知道那時在我們農村照相是很奢侈的。

如今30多年過去了,壹直喜歡理發的我終究沒成為壹名理發師,而被我哄騙滿足我過理發手癮的小妹卻成為了當地有名的理發師。

托起歲月

看到“911”,這個數字,聽到“911”人們或許有恐怖之感,肯定會在腦海中出現2001年9月11日美國五角大樓的被飛機撞毀的場面。而我說的911是石嘴山師範九壹壹級壹班。

彈指壹揮間安利傳銷 ,我們九壹壹班的同學畢業已經二十二年整了。自畢業以來,我們各奔東西,為事業為家庭努力著,奮鬥著。有的同學從畢業以後就沒有在見過,而有的同學過早地離開了塵世。

2014年7月同學聚會我沒有參加。2010年我想象寫了根本不存在的同學十五年聚會。文字發在紅袖添香文學網,還被其他網站轉載文字內容如下:

題目《托起歲月》

歲月不停地流過,壹如那亙古燦爛的星空,永恒不變。

曾幾回承諾,壹如即往,回想我們朝夕相處的歲月,我們的歡欣和豪情,像壹叢綠草點綴在我們的生活裏,綠草上那晶瑩透亮的綠珠,閃動著我們的友情,捧起來,壹片溫馨,永遠恬適。

三年了,三年的師範生活使我們的友情終生難忘。人們說:相聚的日子蘊含著別離。是啊,記得詩人舒婷說過:“要是沒有離別和重逢,要是不敢承擔歡樂和悲痛,靈魂還有什麽意義,還叫什麽人生。”十五年前我們有緣相聚在師範,而後,我們駕著人生的七色彩虹奔向各自人生的定點。雖然我們的相逢如同流星,但卻同樣能閃爍生命的火光,雖然我們的相處如同壹現的曇花,但卻能散出永恒的花香,就是這樣,我們在聚也依依,散也依依的時光中,共同昂奮走向青春,走向我們各自的輝煌!

如今我們再次相聚,相互敘說十五年的人生歷程。

青春無悔,歲月無悔!我們不會再為自己過去那些千絲萬縷的失意而痛心疾首,因為痛苦只不過是天邊的壹抹微雲,而快樂卻永遠是天空中那五彩繽紛的朝霞,我們之間有既有起航,又有穿越時間和聯接友情的電子郵件,能點綴我們如詩如畫的生活,有自由傲飛的和平鴿能播下我們絢麗多彩的夢幻,又有激動人心的長帆能托起我們遠大的理想!

理想是火,曾點燃我們旺火的遠大理想,正因為這樣才使我們永不放棄“愛上層樓,愛上層樓”的淩雲壯誌,永做搏擊碧空的海燕,做掙脫線軸的束縛,比翼白雲的風箏,在湛藍浩瀚的宇宙中探求更廣闊的人生前景!

有緣相聚,何必怕分離,不要忘了這段情意,盡管求學期間我們有時恩恩怨怨,磕磕絆絆,但同學間溫馨的真情就似那綿綿春風Amway呃人 ,永遠是那麽和諧,永遠是那麽恬適。

不要忘了這段情意,人生本是個大舞臺,我們已經分別十五年了,今天我們再次相聚,說明我們的情誼不變!希望三十年,四十年後,當我們再次相遇或想見,不要吃驚的問:妳是誰。

不要忘了這段情意,聚散總是兩依依。雖然昨日的秋夢已經失去,但這畢竟曾是壹個輕易默默愛心寬寬的七彩夢!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親愛的同學,縱然妳是遠走高飛到海角天涯,縱然妳是達官顯貴,縱然妳是鮮花簇擁,人生何等輝煌,都不要忘記這段情意。

人生雖短即長,但真心愛心永在人間放光輝。天長地久,地久天長,讓我們為社會的和諧繼續努力,在人生的征程中托起歲月,但願我們再次回首之時,能時時憶起我們共同有過綺麗的夢,那麽,朋友請莫忘我們這段情!

想象終歸是想象,而那個時候,我根本沒有 號,更別說電子郵箱了。我只是壹個網盲。後來工作的需要我到了2013年才真正上網。近壹年多來我有了微信號第壹個加的同學是自娟妹妹。後來逐步加了小琴,揚子,劉秀,俊芳,彩虹,徐磊,,桂花,阿毛,曉玲。每壹次看到同學們在微信空間中的動態我很是開心。這壹次我又被加到九壹壹班的微信群“永遠的911”。我明白這種同學情誼是沒法忘懷的。

桃花潭水唱友情,碧波蕩漾有溫情,朗月照花有濃情,深潭微瀾透中美,坐視紅塵微微笑,網線架起友誼橋,空間友情真而純,時空寫意真善美,小橋流水傳永恒,詩情脈脈傳真情。網線是橋,是壹座美麗的彩虹橋。空間是人生的另壹種風景,擴展了我們的生活。風兒為橋剪了裁,花兒向橋芬芳了歲月,真誠的網橋是微笑的橋,是理解的橋,是善良的橋。網橋,是折不斷的翅膀,支撐起堅定的信念。

夏天的清晨,是如此婉約靜美,透過窗子,滿眼蔥綠,我心中的紫色花耀眼奪目,將芬芳婉約在季節的眼眸裏,清寧,安暖。壹場雨,萬物更顯蔥蘢,生命的美好依然是對未來的希冀和憧景。這個清晨,我折疊壹枚紙船,放飛所有的想象任紙船駛向蔚藍色的大海。我用燙金在船舷寫上滿滿的祝福,用紅色做船帆在晴空麗日之時到達空間之海。此時陽光明媚。空間的山,空間的的海壹樣生動。碧空如洗,雲淡風清,親愛的同學壹定是陽光染妳,山巒祈福與妳。

每個人的壹生註定不是風平浪靜的。現實與虛擬虛虛實實,我們始終沒忘記自己的責任和使命認真過好日子經營生活,寫意人生,鑄造靈魂的強大。然而,泥土之中,踟躕與雨裏,會讓讓自己的背影染上更多的淒寂。再多的情感需要傾心,需要清醒,我們的理性與真理,獨立於傳統,讓疲憊的心遠離內心的喧鬧和憂郁。

雨來的時候Amway傳銷 ,斜陽染上醉金。我的紙船依然歌唱歲月,想象中黃樓師範的林蔭小徑,想象黃樓師範的大操場,想象九壹壹班課堂課下的情境,想象中的空間銀河,獻出想象中的美好:微風細雨,碧波蕩漾,在綠意盎然鮮花爛漫的夏天,藍天依舊,我踮起腳尖,眺望遠方,看到我們九壹壹的未來依然生機勃勃。親愛的同學,當秋鳥寄壹片落葉與妳,當不知名的紫色小花綻放於白天黑夜,當我們白發銀光,妳們的歸隱高貴與未來清醒和悄然,雨不在乎禮節為妳們彈唱:祝妳們幸福,祝妳們快樂。紙船在星光下載著鮮花,載著祝福,駛向遙遠。


神秘瀘沽湖


瀘沽湖是清澈的,平均水深45米,透明度達11米願景村 退費,最大能見度為12米。透過清澈、晶亮的湖水,可見那顆顆卵石猶如粒粒寶石,水草似在碧空中飄蕩,魚兒像在空氣裏穿梭。瀘沽湖是多彩的,如果說清晨是幅淡雅的水墨畫卷,傍晚變成流光溢彩的油畫畫面,夜晚又幻成壹幅神秘的剪影。就是湖面,也壹日多變:晨曦初露,湖水如染;朝陽升起,變為翠綠;夕陽西下,又變成壹片墨綠。風靜時,積萬頃碧玉;風起處,則浮光躍金。瀘沽湖是寧靜的,平靜的湖水,倒映著延綿起伏的山丘,雪蓮般的白雲,珍珠似的牛羊;倒映著湖邊摩梭人的木屋,和木屋頂上升起的裊裊炊煙。唯壹的聲響,就是徐徐飄飛於水天之間的曲曲摩梭民歌,和緩緩滑行於碧波之上的壹艘艘豬槽船……無論晨昏,摩梭女都駕著船,唱著懷念母親的歌謠,把壹個湖、壹片山裝進歌的搖籃夢的港灣。

瀘沽湖的美麗,不僅在於湖水的純凈,摩梭人的淳樸,更在於女兒國的傳說,那種男不娶、女不嫁的原始氏族公社遺留下來的婚姻制度。

在全人類普遍實行壹夫壹妻制的今天,而瀘沽湖仍然保留著古代早期“阿肖”的婚姻形態:親密的伴侶之間不存在男娶女嫁,男女雙方仍然屬於自己原有的家庭。婚姻形式是男方到女方家走訪、住宿願景村 邪教,次晨回到自己家中。因為是由男方的“走”而實現的婚姻,所以當地人又稱這種關系為“走婚”。

但“走婚”並不是亂婚、群婚,而要遵循壹定的原則:有親戚血緣關系的嚴禁走婚;不能同時結交多個阿肖;男女雙方有好感就可“走婚”;感情破裂標誌“走婚”關系的結束;若女方有小孩走婚關系就穩定下來。

經過壹段時間相處,雙方如果覺得性格不合,感情淡漠或破裂,無論男方還是女方,任何壹方都可以結束這種關系。假若男方不願再維持“阿肖”關系,只要對女方說壹聲“我以後不來了”;或者長期不走訪女方,婚約自行解除。如果女方不願意。就可以當面告訴男方“妳不要來了”,或者男方來走訪,她表情冷漠或拒絕男方進入花房,男方自覺沒趣,就會理智地退出。結交“阿肖”期間男女雙方任何壹方,如果知道對方另找“阿肖”,就送其壹個用麻布包著火炭、辣椒、雞毛的小包,以示警告或絕交。如果對方願意改悔,就該向送包者賠禮道歉,這樣就可以言歸於好。

所以,摩梭女人並不是水性楊花、風流成性,男人也不是三心二意、朝秦暮楚,摩梭男女感情特別專壹。壹個結束了才能走另壹個,很多人壹輩子只走壹個。沒有壹紙婚約,沒有財產糾葛,完全憑道德的約束,這種根深蒂固的道德觀比任何法律還要有效,感情不專的摩梭人最被人瞧不起。壹旦敗露,他或她便無法在村子裏待下去。

摩梭人每壹家的家長都是女性,家庭成員的血緣也都是母系血統,祖輩只有外祖母及其兄弟姐妹,母輩只有母親、舅舅和姨母願景村 邪教 ,因為男的只住自己家,孩子歸女方養育,男人以舅舅的身份養育自己姐妹的孩子,而錢財歸老祖母統壹分配管理,大家共同合力維持壹個大家庭。

有社會學家認為,摩梭人的走婚,以自我為中心,以女人為中心,女人壹生只為自己的骨肉付出。這樣的婚姻形態,使男女關系變得輕松,家庭成員親密友好,社會生活簡單和睦,這是壹種科學的、人性化的家庭組合方式。

因為摩梭人的婚姻生活,不存在夫妻反目,不存在第三者、二奶,也不存在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的說法。男人、女人各住各的家,妳不靠我養,我也不靠妳活。結合和離散,都以感情為前提。在摩梭人的世界裏,沒有離婚、沒有寡婦,沒有單親家庭,也沒有婆媳不和、孩子流浪、老人無人贍養等社會問題。

摩梭人的走婚,是世界種種婚俗中,絕無僅有的壹朵奇葩,這種至今保留著唯壹的、亙古獨存、淳樸獨特的奇俗,在21世紀的外界社會看來,簡直不可思議,著實讓人感到撲朔迷離,充滿了神秘的誘惑。

謎壹樣的瀘沽湖,謎壹樣的女兒國,人們把瀘沽湖比喻成人類的最後壹方凈土。但是,隨著現代社會的發展,摩梭家庭結構、婚姻形式、婚姻觀念也在悄然發生著變化。早在上個世紀中期,隨著男子趕馬經商,掌握了家庭經濟大權,把走婚的“阿註”帶回家,而把自己的姐妹排擠出去,形成事實上的“壹夫壹妻制”,在當時已占當地人口的7%。到如今,隨著全球化步伐加快,物質世界大軍壓境,傳統的夢幻鄉村節節“敗退”,瀘沽湖邊的摩梭族也不例外,摩梭青年對婚戀的選擇正進入壹個“多元”時代。

如何保留好人類母系氏族的最後壹片縮影,保存好最後壹塊“活化石”,事關壹種文化的興衰,事關瀘沽湖的存亡。因為瀘沽湖的美在於她的原始與質樸,在於她的清純與脫俗,在於摩梭文化的古老,在於摩梭風情的神秘。

作家拉木嘎吐薩曾對自己生命的“母海”瀘沽湖有這樣的評價:“在外地人的印象中,那是釀在時間深淵的壹壇美酒,讓所有的過客陶醉在往昔的歲月中,讓懷舊者聆聽消逝的腳步,讓憧景者領悟初升的太陽。在我的感覺中,那是壹個黑色的陶罐,裏面裝滿了悠遠過去的風聲雨聲、滄桑山湖的生命輪回,以及摩梭人的歌聲、淚光、祈禱、猶豫、回憶、展望。”

老食堂的上海美食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我家常有本單位的上海知青來做客,那些知青們個個都能下廚做壹手好菜,特別是在食堂工作的上海知青,把從他們長輩、鄰居以及同學、朋友那裏學到的上海美食做法如新nuskin產品,融合到食堂大鍋飯裏,形成了那個年代特有的美食風景。

雖然早有八大菜系的美食,但受當時客觀條件的制約,人們不能經常享受八大菜系的美味佳肴,所以老食堂的上海美食,就成了本單位職工家屬們美食的主流。

那時單位機關食堂的早點菜肴不合我家人胃口,聽說二食堂的上海知青顏衛國、金炳榮制作的上海風味早點和上海大鍋菜味道非常好,只要聽到二食堂改善夥食,我父親就會派我去買,趕早上六點鐘本單位上下班接送車,到二食堂買好香蔥花卷、粉絲包子、豆沙包子等,二十分鐘後坐返程車回家,家人吃過早點後,不耽誤上班上學。周日招待客人買下酒菜,父親就指令我趕中午十二點的接送車,在二食堂打好菜,二十分鐘後坐返程車回家。

顏衛國和金炳榮以及三食堂上海知青辛成安等,休閑時也會來我家串門,即興展示他們的食堂廚藝,有幾道菜如糖醋小排骨、粉蒸五花肉、清炒空心菜、肉絲炒百葉(蔬菜組合百葉)、蝦仁韭菜炒雞蛋等,那滋味,口感鮮美,余味無窮……

1975年11月30日,我父親邀請單位排球隊的上海知青們到我家裏做客,大家壹起動手,徐涵澤、王鴻強、童小龍、吳儉安、孟龍泉、馬仁寶等負責洗菜切菜,曾在食堂工作過的辛成安和金炳榮掌勺,烹制了壹桌色香味俱全的上海食堂菜,有糖醋鯉魚、紅燒鴨芋、鹹魚燒冬筍、肉絲炒芹菜、蝦仁韭菜炒雞蛋、香菇面筋(香菇和小白菜合成)、清炒空心菜、香蔥拌豆腐、薺菜豆腐羹等八菜壹湯,那壹天是辛成安24歲生日,也是我11歲生日;那壹天,我父親吃醉喝醉了,好幾個上海知青也醉了,那場景實難忘懷。想起那桌美食,至今聞有余香……

建築公司食堂的阿康師傅也是上海人,職工們都中意他的廚藝。早餐的燒如新集團麥、南翔包子甜發糕,正餐的紅燒大塊肉、紅燒大排、獅子頭,特別是紅燒蹄髈,嫩得像豆腐,油滑香爽;還有四喜肉圓、豆腐幹炒芹菜等,無論早點正菜,樣樣拿得出手,口感不壹,香味醇濃。

建築公司晚上加班,阿康師傅會為加班的職工做爛糊面,把白天沒賣完剩下的面條,用涼水泡脹冷卻濾出,職工下晚班後,把剩泡面煮成糊狀,再把白菜切碎,混入肉末煮熟後給職工吃,湯清味鮮,二兩就有壹大碗。阿康師傅說這是三年自然災害時期,他在上海大食堂為了不浪費糧食,精心琢磨出來的壹道美食。

曾在三食堂工作做小竈、後在建築公司開飯館的上海知青楊金根,也有幾道拿手的上海食堂菜,有炒鱔絲、冬筍肉絲、糖醋排骨和鐵板蠔油牛肉等。其中冬筍肉絲是用四兩肉絲,切的象火柴棍壹樣粗細,冬筍絲二兩,恬淡爽口;糖醋排骨用番茄醬作色,紅光油亮,酸甜可口;鐵板蠔油牛肉,鮮嫩無比。每次想跟同事朋友下館子改善夥食,我都會不自覺地光顧楊金根的飯館,點名叫他親自下廚,品嘗他的手藝,次次都是盤掃光。

有壹次我去上海華通開關廠采購,廠供銷科王科長聽說食堂今天有腌篤鮮,激動壞了,說請我吃食堂菜,邊說邊拉我趕去排隊等候。王科長邊走邊跟我講:腌篤鮮味道老好了,這道菜是由腌肉、鮮肉和鮮竹筍合成,自家做成本老高了,家裏做不起,味道也不如食堂,只要壹有腌篤鮮,家家戶戶都會來買,晚了就買不到了。那頓飯還有清燉黃魚、烏賊炒鹹菜,王科長又到附近裏弄食堂打了壹盆那個食堂的拿手菜小白蹄砂鍋,那白蹄切得像發糕,嫩得像豆腐,香噴四射,吹彈可破。這四道上海大食堂美食,讓我美美的享受了壹夜……

現我已有二十多年沒享受老食堂的上海美食了,雖然夫人也會做糖醋鯉魚、糖醋排骨、米粉蒸肉、炒鱔絲等上海菜,但無論如何也感覺不到當年老食堂的上海味道,回想起那些美食,回味大於滋味。如今建築公司的阿康師傅也已年屆八十,而當年那些上海知青們大都回到了上海,老食堂的上海元素也在逐漸淡化。

這幾年我常與顏衛國、楊金根、金炳榮等老食堂的上海知青們聊侃,聊起過去的上海食堂菜,甚是懷念。他們壹致邀請,說下次我再去上海,壹定要多呆幾天,到他們家裏做客,他們會親自下廚,做幾道當年拿手的上海食堂菜,讓我盡nuskin 香港 情享用,這份盛情饞得我無比歡悅!

如果有人問我:中國美食八大菜系之外哪個能排第九大菜系?我會無限留戀的告訴他:老食堂的上海美食!

溫地公園


陽光明媚,秋高氣爽。沈秋,沈香,夏麗三位姑娘關節痛症,沿著灃河南灃峪來到新建中的原生態濕地公園綠色走廊,河流,湖泊,沼澤,山崖石窟,樓臺走廊鳥飛近。

在茂密的銀杏樹邊,穿著白色長袖的夏麗,穿著緊身褲,甩了下飄逸柔順的長發“沈香姐,好多黃燦燦的金葉子,鋪滿了整個空間,好美好美”,苗條的身材,姣好的面容夏麗在地面上舞動起來。這個時候穿著牛仔上衣的格子紅裙,腳登白鞋,短發齊耳,看上去羞澀清純沈秋和系著圍巾披著長外套,著寬松長褲,戴著眼鏡,書生氣味十足的沈香同時說道“夏小姐,悠著點,別摔到了”。“我是快樂的天使,我要舞動青春和活力”夏麗頑皮應答。

來到了白色水泥路上,夏麗也瘋累了,遠眺著壹排排銀杏樹。路燈下的長椅在馬路上延伸,透過枯樹的陰影,地上面散落著三三兩兩楓葉,秋天舒適的陽光,馬路中央盤腿而坐的夏麗,沈秋二位姑娘,笑容燦爛各拿枯萎的葉子,想像著以前楓葉翠綠新鮮。是的,有繁華似景,終會留下殘缺的美,是那樣的不舍,而此時的沈香正關節痛症專心的拍著照。

秋天的天空雲淡風輕,寧靜的湖面上。湖泊成群,綠色走廊,曲折連綿,菊黃梅紅香氣怡人。江面上突然飛起壹群白鷺,在蘆葦蕩和紅樹林飛翔。壹會兒高壹會兒低,有時掠過水面,蕩起壹陣陣浪花。“快看,快看呀,鳥兒飛起來了”夏麗,滿臉欣喜手舞足蹈的跳起來。沈香微微捂下了嘴冷靜地說道“夏小姐,妳的表情太誇張了”“就是,就是,這瘋丫頭瘋起來沒完”沈秋,皺著眉頭,微笑的搖搖頭。“好妳個沈秋,竟敢數落我,看我怎麽收拾妳”接著夏麗抓住沈秋不停的抓癢,體重控制 惹的沈秋哈哈大笑,滿臉的通紅。周圍的人群好奇的看著她倆,開始跟著起哄,沈香趕緊制止她倆胡鬧,三個人坐在長椅上,終於安靜了下來。

河邊的小野菊正盛開,小魚兒不時在河面上冒著泡,看著美妙的風景。遠處的白樺樹邊,路燈,長椅,熟悉的三個女孩,悠長的背影依偎著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