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家具的收藏这么兴旺

由《收藏家》杂志和阅甫斋共同举办的“第一届明清家具研讨会”日前在京召开,曾经担任过中国古典家具研究会会长的舒乙先生对近二十年中国家具发展历史的风风雨雨感慨颇多。

他说,明清家具有两位先行者,一位叫陈梦家,一位叫王世襄。他们是从50年代初开始收集古典家具的,当时是闹着玩,一种雅兴。起因是看见北京街上卖的算盘珠有紫檀做的,大为惊讶。追根寻源搞明白了,那个时候旧家具不时兴了,紫檀的家具、黄花梨的家具很便宜就处理了。算盘厂用很低的价钱把这些家具买回去,做算盘架子和算盘珠。陈梦家和王世襄心疼啊,于是比赛收购各式各样的古典家具。淘来淘去,每个人手里都有一百余件经典的老家具。

“文革”后,百废待兴,王世襄产生了一个美妙的想法,何不把陈先生的家具借出来,编辑成册。就这样,《明式家具研究》和《明式家具珍赏》出版了,中国一下子出现了上万个家具作坊,模仿书中的样式制做仿古家具,中国的古典家具从此走向了世界。

舒乙说,那时,中国的古典家具在国外很受欢迎,我曾看见在法国的某个港口一天之内来了三艘大轮船,里面装满了中国老家具。美国西部的很多山洞里,储存了上万件中国古典家具,因为这里恒温。他们还堂而皇之地成立了中国古典家具研究所,出版中国古典家具研究杂志。而且非常逗,他们把王先生当做神来崇拜,其中有一个家具上写一行英文,中文意思是“王世襄先生说这个好”。他们的研究所里有很多研究中国古典家具的博士。我碰见一位博士,问他是研究什么的?他说我是研究中国家具绣墩上那个垫的,是坐垫博士。他说,这里类似我这样的博士有十几位。像这样钻研中国古典家具的人清朝的雍正算一个,他是大专家,为一件家具上什么漆、打什么榫卯要下十几道谕旨,这种精神我们应该学习。

现在,中国古典家具的收藏这么兴旺,有这么多专家,应该恢复中国古典家具研究会,进行研究、鉴定和普及工作。中国古典家具相当一幅名画,是为欣赏的,只许看,不准碰。 ’

發表時間:1月17日 | 評論 (0) | 全文

这个部分是一家庭的物化


 家具是家的一个部分。如果一个家没有家具还能叫个“家”吗?最多叫个“屋子”。人类远古穴居开始,就有了某些“具”。这么说好象 “具”的出现远早于那个“家”了。但家具的确是家庭里重要的成员,还没有说过哪个家里没有家具。若干年前我曾看过一些最简陋的家,譬如当年彝族人的家,又譬如海南黎族人的家,都是出奇的简陋。就是这样简陋的家,里面也是有可以称作“具”的物什。从简陋到奢华,不管是什么家具,它都是家的一个部分。时间一长,这些家具就打上了一个家庭的印记,上面有你的气息,就象家族的徽标。所以家具就成为这个家的成员。如果你家里有祖上留下的家具,你看到他们保管会想起你的祖母外婆或父母。
家庭如果大了成员就多,三世同堂四世同堂总有七姑八姨一大家子。现在家里地方大了,家具也就多了。一个家里总有客厅家具、餐厅家具、卧房家具、书房家具什么的,一套一套的。如果再从风格分,又有中式家具、西式家具、现代家具。从材料分又有实木家具、板式家具、金属家具、红木家具、软体家具等等,复杂啦。
总之,家具是家的一个部分,这个部分是一家庭的物化,是这个家的外延DPM床褥價錢合理,完美的舒適度能讓人擁有優質的睡眠,誰的好才能精神充沛,以便更好的投入工作,所以說,告別普通的睡眠工具,讓DPM點對點專利技術給你帶來優質睡眠。。


    家具是一种秩序。社会需要秩序,家也需要秩序,家的秩序是靠家具来体现,靠家具来维护的。那年我搬家,许多家具还未到位,新居的地方虽然比老屋大了许多,但没有家具的约束,东西都乱放着,反而显不出宽敞来,要找的东西也找不到。这种情况只有在家具逐步后到位才得以改变。
是家具使我们的生活空间、工作空间有了一定的秩序。我们按照这秩序睡觉、吃饭、起居、工作。在书桌上写画、工作,在书架上找书;在橱柜里取盐,在灶台上做菜……是我们生活方式的要求产生这些家具,这些家具又为我们的方式服务。
以那种方式生活就会就决定了那种家具的使用。我们祖先席地而居的时候,最普通的家具应该是席是几。正襟危坐下的礼仪,应运而生的是圆椅,同时这些圆椅也维护了封建礼教的秩序。
没有了家具,也就没有了生活中的这些秩序。

家具是一种艺术。家具虽然不如一些纯艺术那么高尚,但家具是一种使人痴迷的艺术。我认识的许多人,他们或生产或销售家具,或设计家具,总有被家具的魅力弄得神魂颠倒的。王明亮——上海博华展览公司的执行董事就是其中之一。他从展览家具开始爱上家具,发展到自己搞了一个公司“艾宝”,专门经营家具。他对家具的爱好总有些痴迷的成分。设计家具的就更不用说了。朱小杰是我认识的又一个痴迷者,他的执着不在于一时或几件作品,他的执着体现在若干年以来一种不变的追求。多年来“乌金木”再加上典型的个性化特征,成为朱小杰的代名词。
在二十世纪的家具设计中,除了包豪斯及北欧的影响外,潮流性的影响就数中国明式家具了。明式家具简洁、洗练的风格与现代潮流相吻,并受到众多大师推重而风行
家具成为艺术品还因为我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如果不是“小康”了,吃行尚有大问题,住也只能凑乎,至于住中之具更等而次之。
家具是一种艺术还体现在使用的过程。家具不是一般的陈设艺术品,家具的艺术性是在使用的过程中体现的,它还体现了使用者本身的艺术格调。
至于家具的线条、造型、色彩、款式等等更是艺术的话题了。
家具就是这样一种艺术備愛歡迎的Grohe水龍頭於1999年首次推出,現在已時第三代。。

家具是一种财富。家具对于个人来说至少可以从两个方面体现财富。其一是收藏,特别是红木家具硬木家具。自王世襄或其他什么大师认识之后,中国明清家具的价值突升,少则几万元几十万元,多则上百万元一件。从民间淘金的热情也飙升。好处是挽救了一批珍贵的文物,使中国家具的价值显露出来。缺陷是产生了一批制伪者。其二是显富,对于很多使用那些描金涂银金碧辉煌光闪闪西洋家具的,我冒昧以小人之心揣测大多是读不懂其中文化含义的,也不会知道里面是什么民族的纹饰有什么寓意,只剩下唯一的符号——象征。
家具对于生产所有者来说是一种生产资料财富,对于制作者来说是一种技艺财富,对于经营者来说是一种商品财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一种资源财富。一个国家能够有这样一笔财富是值得骄傲的。这份财富现在是世界的出口第一,是产量的第一。我们在二十年中走完了发达国家上百内走完的路。对于中国家具人来说我们创造了这样一份财富,也是值得骄傲的文件櫃

發表時間:2017年12月15日 | 評論 (0)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