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作為世界上一個主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在「一國兩制」下,既有「一國」的優勢,同時亦有「兩制」的優勢。香港成為人民幣國際化的介面,成為離岸人民幣業務的先行者,有「first mover advantage」,同時成為國內與國外之間的「超級連繫人」(super-connector)。

 

行政長官梁振英

 

梁振英在信報主辦的「香港經濟峰會2015」致辭時指出,香港作為世界上一個主要的國際金融中心,在「一國兩制」下,既有「一國」的優勢,同時亦有「兩制」的優勢。但令人遺憾的是,普遍香港人對「兩制」的感覺是漸行漸遠;而離岸人民幣業務的先行者,以至於開放滬港通等措施,除金融業界有所得益外,一般普羅市民所能分享的經濟成果卻十分有限。特首認為香港將成為國內與國外之間的「超級連繫人」(super-connector),但能夠演繹這個角色的,到底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還是所謂的「新香港人」﹖似乎都值得讀者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