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仁安一位來自法國的年輕好手。雖初到貴境且不黯英語,但憑其鬥志與身手為香港沉悶的馬場跑法帶起一陣漣漪。小弟因工作關係已較難抽出時間細閱賽績、狀態等基本原素,加上小弟喜愛的杜鵬志失意離開,固近年參與的賽事日子只限於快活谷賽事的方仔。(念口簧都有云:睇戲要睇周潤發;戴錶請戴英納格;谷中要買方嘉柏;贏錢飲杯嘉士柏)由於高手駕臨,當然要以銀両捧場。自其第三次出賽日起,每場紀仁安的座騎皆以贏位兼投(1W3P)的平注下注。截至23/12號那天的賽日為止,收穫不俗,並曾命中逾千元W「紅珊瑚」,可算是一輩子也難逢數次的。但在27/12號那次賽事,小弟卻對此君的座騎起了戒心!原因為報章熱唱,說甚麼四重彩(連環)必捧紀仁安、且其座騎的賠率不合理偏熱(猶以位置賠率更甚)...在前一次即23/12的谷草賽事中,紀仁安策騎的七駒中,只有「火燎腚」、「金添好運」和「愛睦善」跑入位置,但由於派彩夠冷(兩隻約3倍半、一隻接近3倍),固能保本之餘仍能免費娛樂。但27號那天他的座騎如「越戰越勇」、「甜蜜至上」、「鐳射槍」等邊線馬,隔夜位置只有1.9至3倍左右;具有較佳機會的「聚豪精英」、「森淼獵鷹」、「真奇寶」更有兩匹捧為獨贏不足3倍的大熱...心暗忖:倒灶的日子到了。結果當天除了「森淼獵鷹」勝出外,餘下8駒全告落第。直至現在執筆時為止,此君明天(元旦日)的座騎仍略嫌偏熱(也是以位置賠率為明顯),但因為經過上次殺倉趕客、更兼且是次座騎當中有些大冷馬,以平注下注的理論中較為值搏,而且紀仁安已不止一次化腐朽為神奇,故明天的賽事中,小弟願意落叠!當中最喜歡「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