髮廊

「怎麼這髮廊沒有洗髮水?」

路經一個住宅區,一家髮廊吸引了小弟的目光

從外面看,這髮廊十分簡陋,既沒有焗油機、也沒有洗髮盆、更沒有髮型師

店內透著粉紅色霓虹光,幾位衣著大膽的女子坐著閒聊

這燈光,就是指引,是玩家們在中華區的共語

孤身上路,大膽入內,幾雙妙目立馬轉到小弟身上

坐在收銀台的壯漢似笑非笑:「洗頭連小費一百五」

相比按摩,純粹洗頭實在貴得多…但人一世物一世,立馬挑一個合眼緣吧﹗

由小妹帶到上一層,那裡是一間又一間用木板間成的細房,房內只有一張床和一盞黃燈…暗暗黃黃的光線,令小弟不知道這房有多舊多髒

「你叫什麼名字?」

髮廊妹邊說邊幫忙解下褲子:「我叫小梅,從福建過來的」

閒談兩句,小梅幫忙落油,飛機進入跑道…她瞇起雙眼,咬碎銀牙地呻吟

同一時間,聽到隔壁的髮廊妹呼吸急促的大嚷:「呀…咿﹗呀…不要﹗你很壞﹗丫~~」

繼而聽到一把低沉的呻吟聲…

在這集體機倉內,髮廊妹缺乏按摩的時間和過程去熟悉客人,但她們卻有其他補足

表情和叫聲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18日 | 評論 (8)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推油

「推油不是推背」

深圳成了經濟特區,一間又一間工廠北上,成了廠佬們的英雄塚,另一方面,一檔又一檔的按摩場開壇,成了港佬們的花叢

在這別名按摩之都的地方,閣下可以找到腳底按摩…拔罐…中式按摩…泰式按摩…甚至法式按摩…

不明白如何分別?看看價格自然明﹗

這一切,都是從一個誤解開始

那天到八掛嶺批發書店一逛,滿載而歸後,應朋友之約到附近揼骨

入到去,兩兄弟排排坐,領班帶四至五位女技師進場,選一名合眼緣的,各自入房…

運作過程中,技師:「先生,您需要推油嗎?」

「呀?什麼是推油?」

技師:「推油就是推淋巴」

「哪個地方是淋巴?」

技師支吾以對,小弟:「那是推背嗎?」

技師:「嗯嗯﹗是呀﹗連香薰油只是額外加 50 塊,很舒服的﹗您就試一下吧﹗」

嘩﹗50 蚊就可以試新野﹗小弟當然一口答應,然後背脊朝天…

技師:「翻過來…」

「乜唔係推背咩……?」

未幾,技師以純熟的手法把短褲拉下,先黎個十指撫琴,再加油加汁﹗要來個憤怒鳥激射﹗

第一次總是緊張的,憤怒鳥很憤怒,燃料倉不停加壓,可就是不升空…

技師先用右手弄了五分鐘…再用左手弄了五分鐘…然後雙手合什五分鐘…

最後技師既不甘又無奈:「算了,我的手發軟了,這次只收您香薰油的費用吧…」

結果,第一次……升空失敗﹗

近年要找到正宗按摩是頗難的,大部份以此為輔,後生女也不甘身水身汗。尋尋覓覓,也只找到深圳張老足底按摩,內裡的技師,單看其手型已知功力深厚,有志正骨之士不妨考慮﹗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14日 | 評論 (16)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兩條路線

朋友們在上文也可能想過,含冤的人,也可以通過官方渠道申訴吧?很遺憾,在"一些"地方,貪腐網絡已延伸至那些渠道

另一種申冤途徑則叫上訪,即申冤申到京城信訪部,把意見傳入中央耳朵,這途徑在早年也令地方官有所顧忌

地方官員為了防止有人上訪,會在交通要點,如公車及火車站派人駐守,以防「滋事者」離開。地方又在京城開個駐京辦,這辦事處變成地方特警的地盤,有時會在北京城外抓人,有時更會在北京城內抓人,美其名曰調查。後來中央不給地方這樣蠻幹,地方就把這工作外發給保安公司,訪民一旦被發現,則被帶到一個不知名地方禁錮起來,現在已發展成一種產業

既然常規途徑不能表達問題,苦主只能靠網絡和傳媒,近年十分著名則有鄧玉嬌事件。鄧玉嬌殺了官員,公安局初時定其為嫌疑謀殺,但鄧玉嬌則自辯是防止被強暴而誤殺,事件經網絡和傳媒放大,最後道理說不清,但鄧玉嬌已被封成烈女,無罪釋放。民眾們認為,將事情擺在網上,至少能得到各方正視

互聯網日益發達,不少「離奇」告狀都掛上網,民眾得到這些消息,一方面感到不平,另一方面則懷疑地方治理能力,質疑中央管治能力,如果不能遏止這情況,又碰上維權事件,那可真的會造成一個又一個的社會運動浪潮

國家領導人對這種情況很著急,一方面先祭出綠壩,遏止這些訊息流通,另一方面則急謀治理地方的辦法

有留意新聞的朋友,也能看到溫總對改革屢次呼吁。溫總提出的方向是西化,即三權分立,黨由天上拉回人間,獨立監察機構規範黨人和官員

問題是,國內有多少人不貪?一窮縣也能貪上千萬元,甚至億元,連胡總的兒子也透過外銷保安系統予非洲的公司落格,似乎已爛入骨髓。一旦弄個三權分立,權歸誰?獨立機構歸誰管?黨內各方利益不統一的前題下,方向一個又一個,權力鬥爭不斷,呼吁歸呼吁,一個又一個的網絡則仍各貪各

另一條路線則是薄熙來為代表,他主張唱紅打黑,一邊高唱紅色仍為中國綱領,一邊打壓黑勢力,將打黑的人英雄化,令民眾仍相信紅色是正義的。在兼顧既有權力,加上維持紅色正統的前題下,這一路線明顯更可行

朋友們,這又回到雞生蛋,蛋生雞的命題了,貪腐的繼續貪腐,唱紅打黑的繼續打,問題仍是不能根治。可以說,唱紅打黑只能拖延問題

現實講話,是各派仍未找到一個有力而一致的方案

至於民眾,其實不少已認知了這情況,但他們寧可繼續搵食,但求不會成為苦主,否則只有嘆倒楣或上網上訪。在經濟大餅一直做大下,普遍民眾仍是忙於追食這個餅,如果齊齊有餅食,則大局上仍相安無事。美國和歐洲衰退,對中國而言無疑是一個巨大衝擊。小弟在工作,有感沿海地區傳統產業急速衰敗,如果中國不能成功轉型,人浮於事,人心浮動,那很可能發生大規模運動。而這些運動,在近年已經零星的出現,而且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只是大家心存恐懼,未敢宣之於口

以上種種,也是小弟極其擔心的,萬一真出現八九年那種大動盪,那麼中國會怎樣?廣東會怎樣?香港該怎樣?小弟猜這也是高官們也未想過的問題吧

一講這些問題,就把這網誌弄得十分嚴肅,小弟日後還是繼續講一些有趣遭遇吧﹗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11日 | 評論 (7)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黨大於國

昨晚寫了一次黨大於國,發現太斷續,決定重寫

不知大家有否聽過兩句歌詞?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這兩句歌詞,可說為國家體制點了睛,以黨行先,以國為後,有了黨才有國,是其邏輯

以其邏輯推論,黨代表了人民,利於黨的行政、立法和司法也利於民。說句難聽,是一切也為黨服務

黨凌駕於一切之上,令其沒有制衡,令黨員沒了制衡,官員沒了制衡,他們力量變成無限大。黨員就算被抓到犯錯,也並非直接受審於一般司法機構,而是紀委調查﹗在內裡,講的已是閣下歸於那一派?那位後台?若後台夠硬,則大事也不一定要死

此情況,於我們這幫生於三權分立之地的港燦,是很難接受的

八旗兄在《鐵竇》中所舉的文強,也就在這體制下生出。應該說,他是在這體制再配合以下情景生出。請注意,這只是一個特殊情景假設,按國家官方發言人用字,是個別性事件。如果普遍地存在,實屬不幸

一﹒官員人工偏低,名義工資比一個上海白領還不如,眼紅財富了

二﹒地方偏遠,中央難以監察

三﹒和其他官員相熟,甚至有共同致富目標

有了這些,不貪尤自可,一貪就以網絡形式擴散,在缺乏強力監察和獨立機構牽制下,官員們唯所欲為。可以說,官員們不單從黑勢力中拿利益,甚至把自己勢力伸展至黑暗那邊,黑勢力只能在這保護傘下才能生存;有時甚至是黑勢力積極培養某些官員,令其得以上位,代表自己的聲音﹗

文強因打黑出色而上位,他卻又代表另一黑勢力。是打了一黑換一黑。

無論什麼打,最後還是紅中生黑,紅黑雙依;問題得不到根治,紅越大,黑越多

打了這又要打那,與其說打黑,不如說是一派打一派,一黑打一黑﹗也正是如此,才出現小弟所說的鐵竇

練乙錚先生講得好,這黑就像癌細胞,依附著紅,無論如何也滅不掉

中央領導人看在眼裡,其實也萬分擔憂, 紛紛提出路線,卻不得要領,小弟將在下一篇將細講所見的路線

沒聽過那兩句歌詞的朋友,可參以下連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1qO3VyZ38e0&feature=related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9日 | 評論 (0)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鐵竇

當聽到鐵竇二字,閣下會想什麼?

守衛森嚴,不易讓外人發現?先進的通訊設備,好讓發現執勤人員即時散水?如果這是閣下所想,那是香港模式

在國內是怎麼一個模式?某日一仁兄帶小弟一遊,這位本地人說:「那是鐵竇,因老闆是當地掃黃組的老大」

同樣的邏輯…

「這場吸毒不怕,因掃毒組老大有股份」

「你告到天腳底也沒用的﹗我爸是…﹗」

小弟曾跟友人開玩笑,你以為胡錦濤最有權力?錯了﹗他比一個村委書記還不如﹗山高皇帝遠,又沒有制肘,只要事情罩得住,做什麼也沒人管﹗

當然了,一個錢幣有兩面。有了 Guanxi (關係),背景和後台,閣下各方面也會較順利

但如果閣下沒有,那做什麼也沒門,說到這裡,小弟猜不少做過廠的朋友也會明白一點

有志在國內發展的朋友,也可從這去深思

上期說起沒有道歉,反應冷淡,也不知是因為小弟太偏激還是沒人看

這只是小弟國內所遇所想,大家有意見請盡情發表

發表時間:2011年11月6日 | 評論 (3) | 評論() | 評論 | 全文

沒有道歉

「在這個國度,很難當好人,要當惡人;強權代表一切,能黑說成白,把非弄成是;若有人是其是,非其非,受懲罰的將是自己」

 

早上 7 到 8 時半,是返工高峰期,無論地鐵和公車都十分擠湧的。大家努力的擠,努力的擠,有時甚至會出現身貼身的情況

萬一出了什麼碰撞,聽到的多數不是道歉,而是責難,無論是肇事者還是受害者,也會互相責難,這是小弟最常見的

帶著他鄉之眼的小弟也想過為何如此?明明是不小心踏到人家的腳,卻怪人家站不好?

其他情況就是明明自己亂佔升降機,卻怪對方擠到自己?明明自己不帶眼睛撞翻人家東西,卻怪對方東西放不好?

也許有些人真認為自己很有道理,很執於自己有利站置,然後不停找理由去支持自己

更多的,也更可怕的,是他們畏懼,畏懼自己認了錯,就意味著對方正確,萬一對方得理不饒人,要求賠償甚至報復,那事情就沒完沒了

如果對方腳後說好痛,然後訛一筆醫藥費,那虧的不是自己?

如果對方說東西給撞壞了,要索償怎辦?把翻破的農家蛋說成土雞蛋,那不是虧大了?價格三倍呀﹗

遇到國人講道理,那是十分幸運的,但萬一倒霉碰上屈錢的…那真十分麻煩

相信大家也曾看過小悅悅被撞後沒有被救、司機開車走人的新聞,也看過老人家裝作被車撞倒後屈錢的新聞,這些都道出了這國家社會的病態,是一種道德的病

在此,小弟附上一段片,給各位看看國人如何對待被抓的小偷

http://video.sina.com.cn/v/b/23610349-1526802864.html

發表時間:2011年10月29日 | 評論 (6) | 評論() | 評論 | 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