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能

人已半醉,由小魚扶著入房,稍歇一會:「要不一起洗澡?」

就在今夜,看到一個女孩是如何卸妝卸妝前後的她沒太分別,寬衣解帶,雙雙步入浴室白晢細嫩的肌膚和堅挺的身材透露了她的年齡,第一次看到這情景,已忍不住要先來水戰

大家裸著身子回到床上,邊看著電視邊聊天,談起她的家鄉和往事兩人說著說著,雙目交投…她把手伸進被窩裡,反覆撥弄

她趴在床上,迎著一道又一道的衝刺,溪水四流,高聲呻吟

二人相擁而睡

這一夜,你就是我的女人﹗

一覺醒來,看著她酣睡的模樣,便忍不住輕撫她的頭髮,手慢慢下滑,小魚也沒有抗拒

她有著某種魅力,總令人欲罷不能,生起一次又一次衝動。因為純粹出於本能而選擇她?自己內心深處真很喜歡這 type 嗎?

把錢親手交給她,是十足交易,就在她在進浴室梳洗時,放一千在她床頭吧﹗

小魚臨別時留下電話,叮囑再會

酒店 check out 後由團長開車:「你果條魚 O OK?我果兩個,真係好正,一條竹筍,一條吸手﹗尋晚叫聲此起彼落﹗」

OK 啦,唔係死魚,俾左一千佢,佢走前留底個電話囉」

團長皺起眉頭:「做乜俾一千?你做壞規矩﹗同埋你記住,同一條翻啅多過一次就係沉船﹗你對佢仲有一次 quota﹗」

「咁唯有刪左算,我見你拖住果兩條時,好多麻甩佬睇住你﹗」

團長:「哈﹗我好喜歡那些人又羡慕又妒忌既眼神,果種虛榮真係令人 high 爆﹗點似得阿青呢d,咁肉緊條菜就唔好帶出黎啦。回想當年,四五個戰友,訂間特大房,一人帶一條女上去交換黎玩大家插一個換一套,於是滿佈地雷﹗」

「咁真係要好似 Rambo 掛子彈喺心口咁多先夠你地用﹗」

團長:「算係咁啦,另一種玩法係車輪戰,試過有班台灣仔,找一個做代表落場,搵左件東北妹,帶上房先表明有七個人,然後氹條女同佢地每個人收五百蚊任做﹗」

「嘩﹗咁搞法唔係賺夠退休,而係成副偈散晒冚旗﹗」

團長:「嘿但佢地氹得掂,結果條女由晚上十點做到第二朝六點﹗」

「真係俾佢地玩到

話未畢,團長瞪大雙眼:「係喎,警告你﹗下次唔好叫 d 女唱埋果 d 歌,好難頂﹗」

「下次叫佢地唱國歌,等你肅立敬禮﹗」